第172章:新剧组试镜(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72章:新剧组试镜(二)

他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要如何演绎。 佀海严和丁嘿也没有打搅他,反而满怀期待地等待着。 五分钟,很快就到了。 林啸甚至不用记剧情,他刚才在调动自己的情绪。 二线,是演员身价的体现,但是很多人也被评为“二线的身价,三线的演技”,说的就是那种运气演了一部大戏,然后成功上位的好运新人。 真正的二线演员,已经达到了戏跟着他走,极为配合的地步。 这种演员,要达到一线,少的是一种积累,一种磨练。 不过,他可以说积累已经够了,上一世的沉浮,给了他丰富的生活阅历,可惜,因为种种限制没有他的用武之地。 他达不到一线,一线那种多层次多角度的心理,肢体配合爆发,他知道自己现在还表现不出来。而真正的一线艺人,能把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演成台词的传递,让观众身临其境。 他现在还欠缺这种火候。这也是当初和高兰春对戏时感觉到莫大的压力原因所在,对方给他的感觉,就是明珠,而他,是演员,是在演胤褆。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佀海严和丁嘿的眼睛都瞪圆了起来,全神贯注地等待着他的表演。 房间里万籁俱寂,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林啸的眼眶,很快地红了,他看着佀海严和丁嘿的桌子,就像看着安心的墓碑。 佀海严和丁嘿一个表情都不放过,他们试图在林啸脸上找出一丝的不自然,毕竟对着两个大男人红眼眶,这也相当不易。 但是,他们失败了,林啸此刻就像面对着他自己最爱的人的墓碑,现在,他就是杨瑞。 “好!”“不错!”两人心里同时给出了评语。 他们没有急,林啸在康熙上的表演远不仅如此。 林啸缓缓地蹲了下来,红着的眼眶并没有滴下泪水。 在下蹲的过程中,丁嘿忽然眼前一亮,碰了碰佀海严的手,朝林啸的手和腿使了个眼色。 佀海严看过去,心里不禁暗叹一声,好一块好料子! 林啸的手,仿佛无知觉地颤抖,他的腿,在下蹲的过程中,甚至有一点打滑的现象。 那是内心悲痛到了极致,导致神经已经难以控制身体。 他的喉头哽咽了一下,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想要抚摸眼前根本不存在的墓碑。 手,抖地厉害,几乎就在手停下来的同时,两颗泪珠夺眶而出。 肢体,面部表情,完全是一个整体!没有一个地方破坏了这种平衡! “厉害!”佀海严终于忍不住轻呼了出来“好自然,尽管平时用这种姿势蹲着,看起来很怪异,但是他身上那种悲痛的气氛,完全冲刷了这种怪异感!” “这还只是试镜,如果配上场景,这个镜头完全可以一次过!” 就在他开始幻想着场景搭配上的时候,旁边的丁嘿身子都前倾了过去。 他的两手死死按在桌子上,眼睛紧盯林啸,不放过一个细节。 只是,两人都既有默契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一阵轻微的鼻息声,从林啸身上传来,他的鼻翼在轻轻闪动,那是眼泪已经压抑不住的标志。 “安……”他仿佛梦呓一样说出一个字,但下一刻,就被悲痛撕碎,沉到了海底。 一声明显的喉头哽咽声传了出来。丁嘿和佀海严差点拍案而起,大叫一声:好! 无声中的一丝声音,反而让人记忆清晰,在以身体表达“悲痛”这个含义的主旋律中,这个忽然拔高的音符,丝毫没有让人觉得突兀。 “画龙点睛啊。”丁嘿喃喃自语。 这就是行家眼中的世界,任何一个动作,都有他们存在的意义,甚至因为一个眼神,人物层次感就要深一层。 林啸现在的表现,也许达不到眼“神”的层次,但是确实已经在往这条路上走了。 丁嘿甚至担心,最后一集的时候,林啸再发不出这个声音来。 安心的心字,他没有说出口,因为此刻的林啸已经泪流满面,脸上的泪水就像小溪,是缓缓流淌,悲痛就是一个闸门,悄无声息地拦住了奔涌的泪水。 尽管他没有说完,但是身为编剧的佀海严,已经感觉到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林啸的头低了下去,眼睛死死地闭在了一起。 他想缓和这种悲痛,闭上眼睛不让眼泪流得太厉害,但是可惜的是,眼泪仍然往外缓缓流淌。 他的上半身都微微颤抖起来,手开始慢慢往下滑,直到滑到了地面。 一阵低沉的,极度压抑的声音,从他喉咙中挤压出来,甚至听不清那是什么声音。 但佀海严和丁嘿一点点不自然都感觉不到,他们的感情经历丰富得多,自然明白,人在极度悲伤之下会做出来什么举动。 佀海严如释重负地仰起头,长长地,轻轻地叹了口气。 丁嘿则是紧紧看着林啸,从他开始表演就没有变过。 “这个艺人,一定要招到!”这是他们此刻同样的想法。 渐渐地,林啸的眼泪止住了,身体也停止了颤抖,整个人像失了神一样面对着眼前虚无的墓碑。 结束了。丁嘿和佀海严正想站起来鼓掌,但立刻坐了回去,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他们看到林啸竟然笑了起来。 竟然能从短短几句话里捕捉到人在极度神伤的时候该有的表情?佀海严不知多少次感到震惊了,对方的笑,失神中带着不甘,笑中带泪,有一种让人心酸的味道。 紧接着,他竟然轻轻吻到了面前,那个应该是墓碑的位置,缓缓闭上了眼睛。 “好!”“漂亮!”丁嘿第一个忍不住了,根本不管这是不是在演戏,站起来就拼命地鼓掌。佀海严几乎是同时起立。 两人的掌声完全发自肺腑,一个20岁的年轻人,出道不到一年,竟然能有这种让很多二线艺人看了都脸红的演技,不仅仅是不易能表达的! 如果说,前面的铺垫都是为了最后,那前面就可以说是“月圆之夜,紫禁之巅”,而最后的一吻,则是“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一个扫墓,仅仅是扫墓而已,临场发挥了几次情感的潮起潮落,简直可以说是神作! 在他们的心目中,这是已经登堂入室的演技,也许他们还在其他人身上看过,但那些全都是一线或者二线以上的艺人。 新人身上,这是第一次! 林啸已经被他们那一嗓子惊醒了过来,他发现现在自己越来越容易带入了,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已经完全入戏。 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鞠了一躬,嗓子有点嘶哑地开口了“丁导,佀老师,我演完了。” 这一幕,不能说完全是他的演技所致,毕竟有佟大卫的珠玉在前,他加以了改进,融入了自己的考虑,这才有了刚才一波三折的扫墓。 令他惊讶的是,丁嘿和佀海严竟然对视了一眼,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 “两位前辈,难道是我演的不够好?”林啸愣了愣,怎么忽然冷场了? 丁嘿苦笑了一下“我很想对你说,回去等消息,但更想马上把你签下来。不是演的不好,而是演得太好了。” 佀海严也长叹道“好得我不知道要怎么签你了……我怀疑看过你演的这个角色,别人再来演,我恐怕都提不起兴致来看……” “林先生,你先回去吧……我……再和佀编讨论一下……”丁嘿极为不舍地看着他说。 佀海严嘴唇动了几动,终究还是长叹一声,什么都没说。 林啸点了点头,推开门出去了。 房间里,两人面面相觑,感觉嘴巴发苦,什么都说不出来。 “怎么样?”丁嘿想笑却笑不出来,最后扯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你简直在说废话。”佀海严也苦涩地回答“他要不行,新一代谁能行?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说出心里最大的担忧来。 最终,还是丁嘿开了口“老佀,你说吧,多少钱一集合适?” “按照价格,这种演技起码是一万以上,他的名气也值这个价。但是……”佀海严苦笑“咱们这剧组,大多经费用到拍摄上,你知道,要去云南,甚至外国,这些是最大的开销,要请他,27集就是接近三十万。” 他看了丁嘿一眼,无奈地说“三十万,不是拿不出来,不过拿出来了三十万,咱们要再遇到什么,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两人连连摇头叹息,97年开始影视生涯的丁嘿知道,剧组里起码要准备一定数量的后备金来应付突如其来的各种事件。而且,在国内拍摄的还好,在外国拍摄的那一段,还要给当地政府缴费,交的那可是外汇!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款子。 要三十万请林啸,就等于把剧组抽空了,经不起一丝风浪。多拖延几天,资金链恐怕都有一个地方要告急。 三十万请一个明星,对于投资不到六百万的剧组,二十分之一的价格,确实是一个天价了。 “老黑,放过他,你舍得?” 丁嘿连忙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怎么可能!这个人物非他莫属!” “那……那怎么办?”

下一篇   第173章:谈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