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和熹贵妃的对手戏(一)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85章:和熹贵妃的对手戏(一)

电影电视拍摄,有几个大家都熟悉的办法,为了统筹时间,也为了节约资金。 拍摄先后无顺序,什么地方拍什么戏,不是顺着流程来,而是看那个地方适合拍哪场戏。也就是说,同一个地方的戏要一起拍完,更有甚者,机器同一个角度的戏都要一起拍完。 而这些打乱了的场次,都被场记板记录下来,到时候要剪切的时候再核对。 先拍什么镜头,后排什么镜头,和剧本的走向根本没多少关系,唯一有关系的,就是演员的档期,所以,才有一部片子需要几个演员拼档期,都调到了一起才能拍摄。 林啸他们这场戏,就是原版中前期的一场,但绝不是开头。 在丁嘿他们的计划中,玉观音的开头是富有都市气息的,要回到北京拍摄。 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整个剧组都忙碌了起来。 美工组,摄影组,是拍摄现场除了导演以外最忙碌的小组。当听到准备的时候,连忙拉着林啸和孙丽去化妆,换衣服。而摄影组的掌机,副摄影师,助理都开始指挥着机械员推机器。灯光师和助理则调试起需要配合夜晚的灯光。 拍摄地在剧组不远的一条小巷,之前已经被丁嘿为了拍第一场特地装饰了一下,为了配合所有剧组都极为看重的第一场戏,他们的开机地点就在附近,只等两人化上妆就可以直接开拍。 化妆的时间不长,而且是现场化妆,20分钟左右,两人都站了起来,目光再次交错。 孙丽画的是淡妆,如同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的目光中,充满了自信和挑战,她就不相信,自己在文工团磨练了这么久,一个快要到第二年的人能把她的气给压住! 这名日后红极一时的熹贵妃,从出道开始就自信满满。 林啸微微一笑,第一场,是开门红,他已经决定要在第一场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他眼前视网膜上,已经看到了二级系统的影帝级药水。虽然价格让他很是肉疼,但是这也算用到了刀刃上。 签约金的钱,就这么没了啊。他叹了口气,接过道具组递过来的车钥匙,和孙丽一起走进了车里。 开机仪式刚完,所有人都围在了周围,李浩,何闰东,范玮……以及一些群演,当然,群演只有远远地站在最外围,他们连龙套都不是,开机仪式都不可能有他们的位置。 “这个新人不简单。”范玮忽然说。 何闰东愣了愣“哪个新人?林啸还是孙丽?” “当然是孙丽!林啸都是第二年的人了。”范玮笑道“她一点都不怯场,而且充满自信。我很好奇她的演技到底如何。” 对这一场戏充满期待的,远不止他们两人,丁嘿和佀海严的目光也一刻没有从两人身上移开。 “你说,孙丽和林啸对戏,怎么样?”佀海严问道。 “那可是你挑的人。”丁嘿笑了笑“你当时不是排了好几个人,甚至还有很多二线艺人才定下来的她吗?” “是啊。”佀海严也感叹了一声“别看她是个新人,但是演技真的很可怕,一点都不输二线艺人,部队还真是培养人才的地方。” “那依你看,他们谁会更出彩一点?” 佀海严思考了一下,摇摇头说“很难说,林啸的演技咱们都看过,惟妙惟肖,不过我觉得,如果是以他当时的状态来演,就算胜也是险胜,压不住孙丽出风头。” “两人可算是棋逢对手,伯仲之间。” 车启动了起来,开到拍摄地点要几分钟,这个场次的开始就是两人开车,杨瑞从车上下来。 这段时间,林啸在脑海里回忆着,他不是在回忆玉观音的剧情,而是回忆佟大卫的演技。 在他看来,佟大卫和李亚朋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演出的人物灵性不足。或许和他们憨厚的长相有关,不过他的观点,两人演绎的角色都略显木讷。 这部戏里,杨瑞本身是一个顽主,一个花花公子,但是佟大卫的刻画并没有演出那种浪荡子的气氛来,反而把痴情的一面演绎得相当不错。 但是这样做,就少了一个心变的过程。戏里,杨瑞是从一名花花公子到痴情人的转化,这个心变没表达完美,人物就略显单薄。 他要演的,是一个不同的杨瑞,一个比佟大卫饰演的杨瑞更浪荡的杨瑞,不仅要花,还要纨绔! “玉观音,第一场,开始!” 随着场记板“咔”的一声,全场寂静。 车缓缓开了过来,灯光师的灯光也偏了过去。 “请问,是否要购买影帝药水。” “是。” “滴……”随着一声轻响,第二次服用辅助药物的林啸,再次感觉到自己经历了第一次的情况。 眼前能看到一切,身体却不是自己的,就和灵魂出窍一样。 所有摄像机里面,都看到了林啸忽然瞄了孙丽一眼,眉毛微微一挑,嘴角半翘了起来。 但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回复了平静。 导演椅前,丁嘿和佀海严对望了一眼,这个细微的表情,只有用摄像机才能看到!其他人因为太远,太晚,又被车挡住,没有镜头的说明,他们看不到这一丝变化。 至于孙丽,开始的安心一直是“怯怯”的感觉,她都低着头,也没看到。 “老丁,看到没有?”佀海严问“谁给他讲的戏?” “是副导。”丁嘿眼睛紧盯镜头“你知道,讲戏我们只会告诉他们需要一种什么效果,动作,甚至台词都会现场发挥。” “他……他刚才这个表情,很不错啊……”佀海严有点愣愣地说“看他资料,也是平常人家的孩子啊,按道理没接触过这类圈子……刚才那个表情,我就像看到了其他官二代一样……” “先看看,也许是一时的神来之笔。” 车已经开到了指定的地方,安排的场务连忙做着收拾,示意他们停车。 “谢谢。”孙丽低着头,从车里走了出来。 “等等。”林啸忽然开口了,目光深沉地看着她,近乎全神贯注。 孙丽心猛然间动了一下,这是剧本上没有的台词!剧本上,她转身离开,杨瑞默默地看着她走出车外。 而且刚才讲戏,走位的时候,他都没有说! 竟然临时想到新场景了? “这怎么回事?”不光她吃惊,几名掌机助理都吃了一惊“没这句话吧?” “愣什么!继续拍!”掌机只看了丁嘿他们一眼,看到对方眼睛鼓得像鸡蛋,却没有喊停,立刻示意副摄影师不要停。 丁嘿一边盯着镜头,一边喃喃地赞叹“可以啊,这小子,几秒钟一个表情一句话,杨瑞这人花心的性格完全被凸显出来了。” 孙丽的惊讶已经过去了,她强压下心神,低着头问“有什么事?” 林啸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仿佛对待情人的柔情,但上翘的嘴角,不太安分的眼睛,却显示他内心并不那么专情。 沉默了足足两秒,他才轻声说“没什么。” “哦。”孙丽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却让她刚平静的心再起波澜。 刚才一直低着头,没看对方的表情。但是现在这么近距离的注视,她忽然感觉,自己有危险! 那种危险,就像野兽的直觉一样!准确地说,她不是感到孙丽有危险,而是安心有危险! 这种欲说还止的暧昧,略带挑逗的眼神,活脱脱一个正在追求女人的男人,但却并不安分!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了孙丽的危险! 在这种几乎完全还原的场景下,她竟然一时找不到下一步如何应对! 气场被压了。她有点瞠目结舌地愣在座位上。 这才多久?才不到二十秒的戏,自己一共五个字的台词,还有一个字是自己临时发挥的,竟然不知不觉就跟着对方的步伐走了! “cut!”丁嘿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她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啸。 丁嘿和佀海严,此刻已经燃烧起来了。 这场戏,很显然林啸的气氛在带动,而孙俪几乎被压到无形!任何看这一场的人,目光只会追逐在林啸身上! 演的太好了!但是这样的好,却造成了一个大问题。 男女主角,男主角竟然不着痕迹地把女主压成了隐形人,这后面对戏要怎么演?! “丁导。”两人从车里出来,孙俪深深地看了林啸一眼,转头对丁嘿鞠了一躬“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丁嘿搓着手站起来说“你两过来一下。” 两人走过去,刚坐下,丁嘿正要开口却犯难了。 怎么说?夸林啸,那就伤了孙俪的自尊心,他可是知道这名部队里出来的女子善恶分明,自尊心很重。 他想了一下说“林啸,你可以压一下自己的演技,这是两个人的戏,不是一个人的。” “我知道了。” “孙俪。”丁嘿沉思着说“这个卡不怪你,毕竟刚才临场发挥了一下,但是你要记住,安心现在是一个表现地很平静,害羞,怯生生的女人,你往这方面想就好了。” “嗯。” 而场边,许多人都议论了起来。 “怎么卡了?挺好的啊。”何闰东疑惑,他是想看看两人的演技,毕竟自己日后和对方的对手戏不少。 范玮却看出了一点苗头“我也没看出问题,但是这样卡,只有一个解释。有人太出境了。” “是谁?”何闰东惊讶,平常的出镜,只要不是太狠就过了,导演都喊卡,那么肯定是一方已经压得另外一方气势乱了! “不知道。”范玮眯起眼睛说“太远,太暗,看不清楚,不过,我想我们很快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