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投资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94章:投资

其他的人,都非常识趣地离开了,晚上发生的事情,太突然,太富有冲击性,他们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以后怎么和林啸相处。 “过一会儿吧。”他拍了拍秦心的头。 秦心眼泪已经止住了,从他怀里离开,瞪着他问“你还管我干什么?她呢?” “我和他没什么关系。”汤维终于走了上来,刚才的一幕,她也看明白了,这个女孩,她惹不起,没必要在这里和对方对上。 “刚才只是逗你而已。”汤维笑着说“不过以后,可就说不一定了。” 两个女人的目光对撞了一下,都从眼里看到了敌意,尤其还是两个外形都如此完美的女人。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在这里压力太大。 “你现在信了吧?”林啸苦笑。 “你……她……真的没什么?”秦心揉着眼睛怀疑地问。 “真的没什么。” 秦心看了他好久,才哼哼地说“我还是不信。” “行了,小妹,信哥的一句话,他们现在真没什么。”秦忠过来笑着说。 “现在没什么?”秦心此时异常敏感,气呼呼地喊道“那就是以后会有什么?” 秦忠耸了耸肩“你看,你又想多了。” 吃醋的女人是最不理智的生物之一,现在的情况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 解释了足足二十多分钟,秦心才气鼓鼓地暂且放下这件事。但显然气没消下去,撅着嘴沉着脸就离开了。 现场,就剩下了秦忠和林啸。 “很大胆的女人。”秦忠喃喃地说“不过很漂亮。” 听到他试探性的问话,林啸笑着说“我不大胆就行了。” “走走吧。” 两个人就像一对积年好友一样走在夜晚的丽江郊区。 “风很清新啊,和北京那雾蒙蒙的天气是不一样。” “你们怎么会来?”林啸忽然开口了,直奔主题“也没打个电话?” 秦忠愣了一愣,回头诧异地说“你是在不满?” “当然。”林啸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情绪,直视着秦忠“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在掀她的伤疤?我都尽量避过这件事,你既然要处理他为什么不直接抓他回去?你就不怕秦心难过?” “我做事需要你教?”秦忠冷冷地看着他“还是说……你就不怕像那两个白痴一样在监狱里呆段时间?” 林啸脸色也沉了下来“我要怕就不会问了。从知道你们底细的那天起,我求过你们什么?有求你们为我的道路铺一块砖头吗?” “我走到今天,都是自己一步一步走上来的,问心无愧,我为什么要怕你?” 秦忠眯起眼睛看着他,忽然笑了“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不多,你算一个,不过我上次就说了,我喜欢。” “记得你一个多月前打的电话吗?你说过有人对秦心不利,你没说是什么事,我也不想问。有人对小妹下手,那他就该死。” “我们今天到的,小妹本来给你打了电话,但是还没说出口就挂断了。然后她就想给你个惊喜,到了剧组知道你们出去吃饭,我们就开车到了这儿,说等你们出来。” 林啸愣了一下,想起被汤维挂掉的电话,原来就是那个电话被挂断,秦心才会自己过来。 真是可怕的蝴蝶效应。 “对小妹下手的,就是那两个人吧?”秦忠淡淡地问。 “其实只是那个胖子,投资方是他的后台而已。”林啸说。 “都一样。”秦忠无所谓地说“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说实话,小妹的感情得她自己去把握,我们介意的,只是脚踏两条船而已。既然你没有,那么别人也有追求你的权利。这件事我的意思是这样的,谨代表我个人。” “只是,我完全没想到那两个人居然敢当众说这种话。”他的声音狠厉起来“等我冲过去的时候,已经让他说出来了!” “我承认,这件事,我没处理好,早就该把那两个王八蛋拖下去处理掉的。” “我会好好地照顾他们一下的,让他们知道什么人是他们不能惹的。”他咬着牙笑道。 说完,他朝着林啸说“你这也算是借东风了啊。” 不等林啸回答,他继续说“不过,借的方式还算正确,我不抗拒。这手玩得不错。” 林啸点了点头,既然对方认了错,再追究也未免太过了,他也没否认秦忠刚才说的话“那么剧组能尽快恢复吗?一天不拍恐怕都很耽误进度。” “走个形式而已,两天。”秦忠给了他一个答复。 “那好,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林啸也不想多呆。 “行,好好哄哄我妹妹,另外,这一年你发展得不错。” 哄的方法有很多,比如吃。 吃得干干净净之后,在惫懒情绪下的床头私语,几乎百分之七十的女人都会中招。 尤其在她还喜欢这这个男人的时候。 “你能呆多久?”云雨之后,林啸摸着秦心的头发问。 “这么快就赶我走了?”今天的秦心格外敏感“我就不走。” “哪是赶你走,是巴不得你多留一会儿。”他笑着在秦心香喷喷的脸上亲了一口。 “说得好听……” 屋外的风吹在酒店的窗户上,就像情人的呢喃,屋里昏黄的灯光下,两个人低声说着情话。 “以后不要跟她走太近。” “嗯。” “也别和其他女演员走太近。” “嗯。” “还有……” 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林啸环抱着秦心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他早早就起来了,早睡早起已经养成了习惯,本来今天他有戏,但是李局的勒令停拍,让整个剧组都瘫痪了。 刚出门不久,他就接到了丁嘿的电话。 “小林啊。”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大自然“起床了?” “起来了,马上回剧组。” “嗯,来了之后你马上来找我一趟。” 就算他不回去,也完全可以想象到丁嘿他们着急成什么样子。剧组就这么大,昨晚的事情肯定已经传开了,一个投资方私藏毒品,连他背后的公司都要受到调查。 更重要的是,剧组怎么办?原本的资金放在这里,是用一点去财务划一点,就是俗称的“计划投资”,是计划了这么多,不过得一点点的拿。现在徐自姚这么一没,整个剧组的资金链就出现了大缺口。 当天晚上,丁嘿就急忙给了投资方电话,一个都没拉下,所有人都震惊了。 徐自姚公司的负责人几乎是在尖叫“他怎么可能吸毒?!你们不会是看错了吧?!那个人是谁!让他联系我!” 整个晚上,京城几家投资公司,剧组负责人,几乎彻夜未眠。 林啸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cami的。 接通之后,沉默了好一会儿,cami才复杂地问“你怎么做到的?” “徐自姚堂堂一个投资方的代表人,你怎么能让他背这么大一个罪名?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关系没告诉我?” “cami姐,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吧?”他笑着说“现在不是应该赶快顶替他的位置吗?剧组分红面临重新洗牌,这是最好的下手时机。” “公司的人今天就会过去,既然你不想说,我就暂时先不问了。”cami幽怨地说“楚总已经答应了,不过只准备投一百五十万,和徐自姚的投资金额一样。” “一百五十万?”林啸皱起了眉头“不够,这部戏的分红数目绝对不止这些。” “足够了,如果不是因为低于对方有损楚总的身份,公司连一百万都不会投进去。” “你想想看,佀编改编的电视剧,这是第二部,永不瞑目确实是经典,但那是谁导演的?是赵宝钢老师!这部戏呢?剧本是一个方面,但是能不能把剧本发挥出来,就是导演的事情了。” “丁嘿的履历上,97年第一次拍戏,到现在一部成名作都没有,哪个投资方敢这么放心大胆地投钱进去?不要觉得‘你以为’就可以说动公司。这第一是为你放的嘴炮擦屁股,第二是要这个正牌的影视制作公司的名头。” 林啸叹了口气,有的事情他不能说,说了也没人信。 “公司会后悔的。”他叹息地说。 “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说完,cami就挂掉了电话。 林啸叹着气把手机挂断,还好,他好歹吃到了第一块肉,至于公司不信,他倒很期望看到楚总捶胸顿足的模样。 到了剧组后,平时火热朝天的剧组,此刻鸦雀无声,本来一片良好的势头,却因为徐自姚的事情跌落到谷底。 路上遇到几个熟人,都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没有多聊的意思。 资金链断裂,只有三种结局,第一,投资方咬牙加大投资,就是要把这部戏砸出来。第二,投资方应付一下,让整部有可能精彩的戏平庸化,平淡无奇地拍完它。当然,这样的戏毫无疑问会成为烂戏。第三,就是不要开始投进去的钱了,全部撤资。 也许还有第四,剧组的成员们砸锅卖铁坚持下去,不过这个剧组,就算把全部人都卖了,也值不到这个价格。 只有三成的几率,让每个人心头都压上了一块巨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