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笔录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96章:笔录

开完会之后,剧组再次恢复了火热。 人人心中都憋着一团火,等待着玉观音重新开机。 有时候,片刻的冷静换来的是爆发,就和小别胜新婚一样。 十一点,投资方的代表们都到了,听到剧组的消息后,他们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是震惊,但紧接着,马上就意识到他们必须出场了。 每个投资方在组建剧组的时候都投入了不少,谁会乐意现在收不回来?和丁嘿他们猜想的一样,只要有一丝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 每个人都是眉头微锁,但其中有一名,脸色从进门就没有明亮过,他正是徐自姚那边的投资人。 让林啸惊讶的是,cami也来了,看来华夏对这次投资还算重视。 “丁导,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四个人一进来,看到迎接的丁导和副导,那名脸色阴暗的人立刻开口了“徐自姚是我们的代表,敢把他放到这个位置上,肯定是有能力的,他怎么会拿自己的将来开玩笑?去玩火?” “你是?” “恒远投资,周文华部长。”那名男子皱着眉头说“他人呢?我要见他。” “在警察局。” “警察局?!”周文华尖叫了起来“你们剧组连一个人都护不住!竟然就直接抓到警察局去了?!” “周先生,麻烦你说话之前先考虑一下。护?怎么护?要不你去护?”佀海严本来就对徐自姚挑起内斗没好感,此刻更是冷声回答。 顿时,周文华就噎住了,半天才哼了一声。 “这位想必就是华夏影视的燕小姐了,你好,我是导演丁嘿。”丁嘿对着cami伸出手。 cami礼貌地握了握手,客套了一下“希望大家这次能合作成功。” 周文华的目光落在cami身上,感觉更加不舒服,自己这边还没撤资呢,对方就立刻顶了上来,这算什么?就这么着急地赶着他们走? “先进去再说。”他咬牙道,看都不看和cami谈得火热的丁嘿一眼,率先进了房间。 林啸等其他艺人,都在房间外不远,每个人都仿佛神情自若地聊着天,不过心里都还有一丝忐忑。 到底剧组的结果如何,虽然极大可能一切照旧,但是一刻没出来,一刻就谈不好。 但是,没过多久,房间里居然爆发出了激烈的争吵声。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门“啪”地一声被摔开了,一名投资方寒着脸迈出门,朝屋里吼道“项目组冻结了还不撤资!你要干什么?自己作死还想我们陪你一起死?!告诉你!门都没有!” “呵呵,等调查完毕立刻就可以开拍。”周文华阴笑的声音传了出来“徐经理一天审理结果没出来,一天我们的投资还在。我们公司就这个意思,徐经理不可能藏毒,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只要等到他回到剧组,一切照旧,不好吗?” “好个屁!”最先出来的投资方气得满眼通红,抬腿就走,门都没关“拖一天就得增加投资,你他妈脑子被烧坏了是不是?!” 他刚出门,另外几个人也走了出来,冷冷地对着屋里说“恒远投资的做法,我们无法认同,现在烧的是我们的钱,我们将会对公司上报。” “随便你们。”周文华冷笑道。 “怎么吵起来了?”李浩诧异地问“不是应该一切照旧吗?” “看样子,是徐自姚那边的人不愿意。”林啸思索着说“他们开始也投了钱,现在抽身,等于开始的钱都打了水漂,只要徐自姚能翻案,他就继续是恒远投资的代表,肯定会全力帮助徐自姚脱身。不过他这样不松口,是拖着其他投资一起死,难怪别人不愿意。” “能……能翻案?”李浩吞了口口水,对方的嘴脸,如果再回到剧组,肯定是不死不休的报复。 林啸冷冷地看着满脸阴沉从屋里出来的周文华,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做梦!” 就在这时,一名警员被工作人员带了过来,他的来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谁是林啸?” “我就是。” 警员看了他一眼,招了招手“做笔录,跟我走。” “警察先生!昨晚不关他的事啊!”顿时,李浩就急了,站起来分辨道。 “是啊,我们都看着的,根本和他没关系,凭什么做笔录?” “笔录不是事后第一时间做吗?为什么现在叫别人去?” 几名艺人,立刻为林啸解围。吵得警员头痛地说“你们是不是理解错了?只是做个笔录而已,多方面参考藏毒案的发生,他的笔录只是一种证据。本来就和他没关系!” “藏毒案?!”这三个字显然刺激到了周文华脆弱的神经,他风一样跑了过来,高声叫道“你凭什么这么快定性?!你以为一个小小的片警有资格定性一桩刑事案件?!带我去见你们负责人!我倒要看看凭什么说我们公司的人藏毒!” “这是领导决定的,我只是传话而已。”警员不急不恼,看了周文华一眼“你说徐自姚是你们公司的人?” “当然!他是我们公司投资方的代表人!有什么资格忽然就被抓进去!还说他藏毒?!” “那正好。”警员点了点头“我们正想多方面了解嫌疑人,既然先生你对他平时很了解,就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周文华愣在了那里,怎么自己也被捎带上了! “难道你不愿意配合人民警察的工作?” “我……我愿意配合……”周文华恨不得把自己的嘴扇烂。 带着几个人坐上警车,一路朝警局开去。 周文华一路上都是低气压,寒气连身边的人都能冻僵。 他不是担心徐自姚,而是几十万收不回来让他太心痛了。 “那个王八蛋到底犯了什么事?!让公司承受这么大的损失!这部戏拍完就让他滚蛋!”他恨恨地想到。 警局离剧组不算太远,到了以后,三人就被分开了,而林啸直接被带到了一个房间。 房间里,坐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衣服没乱,只是双目有点失神,正是徐自姚。 相隔一晚,这名恒远投资的代表人再不复昨晚的派头。 他脸色依旧,头发仍然不乱,衣服也打理地整整齐齐,不过干裂的嘴唇,并不振奋的精神,气势已经整整降了一个档次。 “是你?”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徐自姚勉强打起精神,挤出一个冷笑“你居然还敢来。” “我为什么不敢?”林啸笑道“或者是你觉得自己这次还能翻身?” “我又为什么不能翻身?”徐自姚咬着牙笑了起来“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扳倒?你做梦!” “公司的人已经给我通过电话了,要不了两天,我就能回到剧组。你看,周部长都亲自到了。到时候,我仍然是玉观音投资方代表人。”他身子前倾,眼睛死死盯着林啸“而你呢?想好到时候准备怎么死了吗?” 他咬牙切齿地说“告诉你,这次下跪求饶都没用,不把你千刀万剐,难泄我心头之恨!” “剧组敢没有我吗?没有我们的资金,剧组能继续拍的下去?就算这个剧组再烂,他也需要资金支持。” “徐经理,玉观音是经典,可不是什么烂戏。” “经典?”徐自姚嗤笑了一声“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林啸没和他争论,只是淡淡地说“另外我想告诉你,华夏公司已经决定接手投资,徐经理还满意吗?” 一句话,让徐自姚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不可能!”他惊呼了起来“剧组已经闹出了这么大的新闻,华夏居然敢接手!你在骗我!你肯定在骗我!” “没什么不可能的,剧组刚好有公司要的东西而已。” 徐自姚感到自己的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动,那种感觉就像小孩子拿出自己最得意的东西来炫耀,却发现别人早就有了。 过了好几秒,他才勉强平静了下来“一百多万投个新晋导演的剧组,楚大金主果然有气魄,就是不知道分红的时候他会不会打落牙齿和血吞。” 林啸笑了起来“徐经理,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别小看这一百多万,到时候你恐怕会哭出来。” “我拭目以待。一百多万而已,恒远还不至于伤筋动骨。”徐自姚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能分到多少,至于让我痛哭流涕的地步?” “林啸,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别以为就这么完了,等我回到剧组,咱们再慢,慢,来!” “那希望和徐经理再碰面的时候,不过可能希望很渺茫。”林啸站起身“作为熟人,看徐经理一眼,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希望徐经理过得开心。” 徐自姚磨着牙看着他,眼睛几乎变成了两张嘴,死死咬在他身上。 林啸起身走了,他暗想如果对方知道了秦忠的身份,不知道还有没有期待出去之后的底气。 而想到玉观音的分红,他不禁笑了起来。 还真是期待啊。 回到剧组,cami连忙走了上来问“没事吧?” “没事,做个笔录而已,顺便见了徐经理一面。”林啸说“你们谈的怎么样?” “难。”cami摇了摇头“恒远投资咬定不松口,这可是几十万的数目,他们应该会打点关系把徐自姚带出来。” 林啸点了点头,没继续问下去,他知道,徐自姚进去之后恐怕根本没机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