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影帝与影后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二十章:影帝与影后

刘颂德轻蔑地扫了两人一样“等第一场对手戏,我就要他知道,混了快两年的我,绝对不是这种菜鸟能比的。” 磨着牙放下狠话,他才朝更衣室走去。 太监的衣服很简单,又不是总管太监,一件说不出颜色的衣服套上去就完事。头套一粘,不用十分钟,两人再次出现在了场内。 这一次,他们都站到了陈到明身侧。 “准备,action!” 斯琴高娲再次缓缓走了进来,“扑通”随着陈到明的跪下,刘颂德,林啸,还有其他几个宫女,除了扶着斯琴高娲的,也一齐跪下了。 “cut!”陈佳林刚刚好的心情,马上就被破坏了,指着一个人高喊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会不会跪?!要我教你?!” 刘颂德目瞪口呆地从地上抬起头来,他绝对想不到,自己刚才还说只是随便一跪而已,竟然真的被cut了! “导演……我……” “你什么你?!再来一次!陈老师先不要调动感情了,等把他们都过了再说!”陈佳林一肚子的火终于找到地方发了。 “准备,action!” 这次,陈到明刚一跪下,其他几个人立刻跪了下来。 “cut。”陈佳林无力地靠在椅子上,痛苦地揉着眉心,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指着刘颂德“这么简单的戏码,你竟然做成这个样子。下去……下去!一个太监就够了。” “皇帝下跪,你竟然给我从容不迫地跪下来?诚惶诚恐呢?!你老师就是这样教你演戏的?!”说道最后,他的声音终于大了起来。 刘颂德一脸灰败,嘴唇都在哆嗦,他实在想不到,就是这么简单的一跪,他两次都没过! “扑哧。”当他走回人群的时候,刚才和他说话的人轻轻一笑来“兄弟,是不是?有些镜头,得好好琢磨才是。” 另外一个演员,早就看刘颂德背后嚼舌头不满了,他的话也直接得多“恩,果然只是简简单单下跪而已,果然出不了丑。这混了两年多的人,和菜鸟确实是不一样啊。” 刘颂德咬牙切齿地看了看这两人“明珠的公子蔡得川,苏克萨哈的公子孙雷是吧?以后咱们对戏的日子还长着呢。” “哦?你记得我们的名字?”蔡得川和孙雷对视了一眼,忽然哈哈笑道“可惜,我们还真不知道你演的是哪家的公子。” 刘颂德死死咬着牙,脖子上的青筋都在一跳一跳地,狠狠地说“以后会知道的。” 说完了这句,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片场。 “让他去吧,这种没半点真才实学,只会背后说三道四的人,根本没什么威胁。”孙雷看着现场,喃喃说道“反而这个林啸,本来我都以为他是靠关系上来的。没想到,还真有两把刷子……” 镜头已经对准了斯琴高娲。她颤抖着伸出一根手指,狠狠地挣脱了宫女,指着陈到明说道“你……你刚才说什么?你不愿当这个皇帝?!” 陈到明低垂着头“儿臣太过心急,以致三藩提前造反,百姓涂炭,不配为一国之君。” 他紧紧闭上眼睛,两行热泪说落就落,自然而然地从眼皮中留下“朕,欲退位让贤。” 林啸都在心中暗赞了一声好。 他虽然低着头,但是眼角的余光一丝也不放过现场的变化,斯琴高娲的震惊,陈到明的心灰意冷,全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忽然,轻轻的一声“滴”,提示演技提升2. 不过,他没有在意,眼前影帝和影后的对戏,价值绝对值得他长久观摩。 “你!”斯琴高娲浑身颤抖起来,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跃然脸上。她眼眶同样说红就红,但是泪珠却没有掉下。 “你不做皇帝?”她冷笑一声“你不做皇帝?谁来做?!你不做皇帝,又想多少人来夺这个帝位?” “你糊涂!” “啪”地一声,她的龙头拐杖狠狠地在底下一顿,眼泪这才滚落下来,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就连陈佳林,也在远处遥遥翘起了大拇指。 她此刻完全进入了孝庄的角色,咬着牙说道“你可知,为了这一尊帝位,多少人觊觎?你不做?是要让百姓再受十几年的战乱!你到底是为百姓着想,还是为自己着想?!” 陈到明头更低了,没有回答。 “不说是吧?”斯琴高娲哼了一声,转头问旁边的苏麻拉姑“你说。” “奴婢不敢。”茹萍表情也极其到位,头低到了胸前,诚惶诚恐。 “我让你说!”斯琴高娲猛喝一声。 林啸眼睛一缩,他发现,她们身后,秦心的背心已经湿了。 “入戏了。”他暗赞一声,连他现在都没有入戏。知道自己还是林啸,而不是什么太监。没想到,一个经纪人都没有的新晋女艺人,竟然在没有台词的情况下入戏! 真不知道是现场演得太好,还是她自己调控能力太强。甚至,她全身都在微微颤抖起来,慑于孝庄的凤威之下。 场外,更是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在关注这行星碰撞的一幕。 “奴婢只觉得,皇帝是在为自己考虑。他若不做皇帝,于天下只有战,没有停。”如萍怯生生地回答。 “好。”说得好,斯琴高娲扫了一眼陈到明,此刻,她就是那个带大两朝皇帝的太皇太后“听清楚了?” 陈到明低着头,半晌没答话,画面仿佛凝固了,过了好几秒,才听到他轻轻地回答“朕明白了。” “cut!过了!”陈佳林一声大喝,仿佛一声惊雷,把所有人都从沉醉的气氛中惊醒。 寂静了几秒,紧接着“漂亮!”“好!”的喝彩声,雷鸣一般响彻现场。 陈到明从地上站起来,笑了笑,不以为意,类似的赞扬,听得太多了。斯琴高娲也没什么表示。 “这就是影帝级别的演绎。总有一天,我也会走到这个地步!”林啸捏了捏拳头,站了起来,却没有回去换衣服,而是走到秦心身边,轻声问“你还好吧?” 所有人都起来了,只有她,还跪在原地。 听到林啸的话,秦心身子一颤,抬起头来。他这才发现,对方额头上竟然有一层冷汗。 “没……没事了……”秦心抹了一把汗,小声回答道。白嫩的脸上,还有一层紧张的红晕。丰满的胸口也在起起伏伏。 林啸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你刚才怎么回事?” “恐怕是入戏了……刚才就感觉自己是那个宫女,被孝庄吓得。”秦心拍了拍心口,喘了几口气,又补充了一句“从小我就比较容易入戏。那才斯琴高娲和陈到明两位老师演那么好,不知不觉就被带动了。” “那……你现在能回去吧?” “没问题。”秦心眨了眨眼睛“你不用送我回去。” 靠!林啸骂了一声,他本来是纯出于好心说送对方回去,又怕对方觉得他居心不良。这倒好,被对方一抢,自己倒还真成了别有企图了。 “今天上午的戏就到这里。”陈佳林开口了,拍了拍手宣布解散。 除了两名主演,其他人都离开了现场。陈佳林却没有动,他坐在导演椅上,手指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扶手。 “陈导,看上了?”旁边的助理笑着说“是个好苗子。” “很大胆。”陈佳林没说话,过了好几秒才沉吟着说“敢在两名影帝和导演的压力下说出自己的意见,而且还是正确的。不说眼光,起码这份胆识,新人一辈绝对不多。他叫什么名字?” “林啸。饰演大阿哥胤褆。” 陈佳林点了点头,助理不失时机地问道“既然陈导看上了,要不要小改下剧本,加点胤褆的镜头?胤褆虽然是个阿哥,但是戏份少的可怜。” 陈佳林没回答,转头过去问陈到明“陈老师,这个演员是你亲自试镜的吧?你怎么看?” “新一辈里,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刚才一跪,看似简单,其实要干脆利落,就像自然反映,临时上场悟到这点,很不错。”陈到明斟酌着说“不过,新演员要磨练。他的胆识是够了。演技还要再看看。否则,投资方要捧姓李的演员,咱们不好交代。” “我也是这个意思。”陈佳林松了口气“这样,明天拍他和慧妃那场戏,让龚雪花准备一下,斯琴高娲老师也看看怎么样。” 斯琴高娲微微一笑“那场戏,情绪起伏不比今天这场小,这下好了,陈到明考了君臣的情绪,陈导又要考母子的份额,要是这两样都做了下来。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如果演过,两位老师都没意见。可以考虑一下适当的照顾下有实力的演员。投资方那边咱们也好说话。” 助理目光一闪,陈佳林在圈子里,算是极为看重发展新人的,他开了口,只要对方真的能达到要求,胤褆的戏份恐怕会多起来。 这对新出头的演员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种机会场场都有,但是能抓住的人却百中无一。 当天晚上,林啸就接到了助理的电话。 “和皇贵妃慧妃的对手戏?”他皱了皱眉眉头“我的档期不是九月吗?” “是的,不过,这是陈导的意思。”助理的声音不慌不忙,仿佛就在说一件最平常的事情“现在留在这里的演员太多,陈导想抽空拍一下配角的戏。你的戏是明早的第二场,九点半,还请准时。” “好的。”

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