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矛盾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二十一章:矛盾

第二天第一场戏,是康熙召见索额图,索额图的饰演者薛中瑞也是一名演技相当精湛的老戏骨。和陈到明来了一场非常精彩的对戏。 看到今天的排序之后,新生代演员自然不会错过。场外早就围满了人,当一场过了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感到热血沸腾。 “演得好啊。不愧是老戏骨。”孙雷赞叹道。 “确实精彩。不知道我们到这一步要多久。”蔡得川也感慨道“对了,今天林啸好像没来,他不是天天来的吗?难道也没兴趣了?” “呵呵,你没看今天的板子吧,第二场是皇贵妃慧妃接见胤褆。”旁边一名演员笑的颇有深意“你们说说这是为什么呢?昨天出了那么大一个风头,今天就变了档期。” 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不言自明。 “青眼有加。”收回目光,孙雷轻声说道“想不到,咱们这批新演员里面,竟然不是苏麻拉姑,也不是宝日龙梅,更不是蓝齐儿。竟然第一个得到导演青睐的,是胤褆。” “青睐?未必。这种机会,上去就是上去了,上不去,整部戏的评价都会跌在这儿。”蔡得川若有所思地说“龚雪花可不是刘颂德,这场戏远不是跪跪就能完事的。” 两人不再说话,聚精会神地看着场内的拍摄。 而距离他们不远,刘颂德咬牙切齿地站在阴影处,和几个新生代的演员抱成一团。 八点,林啸换好衣服进来的时候,立刻感到了他们不善的眼光。他笑了笑,丝毫没放在心上。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有竞争就有妒恨,有妒恨就会有团体。有时候,妒恨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太优秀了。 九点十五,上一场戏完毕,陈佳林让大家休息一下,准备接着拍林啸和龚雪花的戏。 执行导演趁这个时间,再次给两个人讲戏,陈佳林正在和薛中瑞讨论,忽然发现面前多了两个人。 “哦?朱编?赵监?什么时候到的?”一名相貌普通的男子站到了他们面前,陈佳林连忙让人搬过来凳子。 “昨天就到了。”编剧朱素金打了个招呼坐下“我觉得有的剧本想到了更好的点子,想找各位探讨一下。” “这不,把我也一起叫了过来。”监制赵学美无奈地耸了耸肩“其实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就行了吧,朱编何必特地跑一趟。” “电话里恐怕说不清。”朱素金推了推黑框眼镜,笑着说“其实是一个角色的问题,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可以更改的地方有很多。” “哦?哪个角色?” “胤褆。” 陈佳林,斯琴高娲,陈到明三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朱编的意思是,这个角色出镜有点过了。”赵学美解释道“康熙王朝预计50集,其中胤褆总时间占了差不多一集,不过剧本并没有写到九王夺嫡,没有必要为一个无关轻重的阿哥做这么多镜头。” “老朱。老赵。”沉默了片刻,陈到明开口了“咱们也算熟人了吧?” “当然。”“陈老师你真爱开玩笑。” “那这个,是你们两的意思?”陈到明不动声色地问“听说,老朱你的剧本,有两部大戏都是赵青雅接的?” 不等两人回答,斯琴高娲开口了“如果这是你们的意思,那咱们斟酌一下减一减也没什么,如果是赵青雅的意思,这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 “胤褆这个角色,是我亲自试镜的。”陈到明认真地看着两人的眼睛“我觉得他不错。” 朱素金和赵学美对视了一眼,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陈到明和斯琴高娲根本不给赵青雅面子。 “我们只是为剧组着想。”想了想,赵学美笑吟吟地说“改动的剧本我们放这里了,其实也没删减多少,只是一些不必要的镜头而已。请导演斟酌一下。” “恩,我会考虑的。”陈佳林没表态。 朱素金和赵学美又聊了几分钟,这才起身走了。 刚走出片场,朱素金立刻不满地问“刚才我还想多说两句,你制止我干嘛?” “老朱啊,你没看清楚啊。”赵学美叹了口气“赵青雅,陈到明,斯琴高娲,得罪谁好?” “就算赵青雅答应接拍你的下部戏,但是她在影视圈的地位,能比上陈到明和斯琴高娲?看到他两有保人的意思,咱们就该知难而退了。为了一部戏把以后的戏都搭进去值得?你真以为陈到明和斯琴高娲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佛祖?你不给他们面子,在影视圈更没得混。” “总之,告诉赵青雅,剧本我们给导演了,用不用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要她问结果,就把这两尊佛抬出去,她也不会说什么。” 片场,陈佳林翻了翻朱素金留下来的剧本,失笑道“好嘛,这下胤褆连配角都算不上,顶多一个有名字的龙套。” 陈到明没什么表情地拂动茶杯“有的人,手也太长了一点。” “每个剧组,总有这样那样的势力。投资方算一党,演员又算一党。这次投资方不是还有个要力捧的新人吗?我倒是更看好这小子。”斯琴高娲也淡淡地说“现在倒好,别的势力也想来参一脚。上前天湖南台踢爆赵青雅耍大牌,今天编剧和监制就过来了。每年被这些个黑手埋没的新演员,也不知道有多少。媒体总说新演员难冒头,哪里知道灯下黑。” “可惜,我的片场里,那些人的手伸不进来。”陈佳林目光灼灼“只要是好演员,我就用。她不是想减胤褆的戏份吗?我偏偏要加!” “当然,前提是他有这个价值。”他舒服地靠在椅子上,目光轻描淡写地扫过正在整理衣服的林啸“不过这样,对他的要求,就要更高一些了。” “啪!”远在深圳,赵青雅狠狠地摁了电话。 “赵姐,怎么了?”宋清明走上来问道。 赵青雅沉默了一下,冷冷说道“你那个前队友,还挺有几把刷子。居然让陈到明和斯琴高娲给他挡箭。” 宋清明目光一闪,没说话。 “赵姐……”周围的工作人员不知如何是好,几台摄影机都对着赵青雅,因为她忽然听到电话,就立刻代替导演喊了卡。 “继续。”赵青雅看了他们一眼,对面前紧张的新人说“怕什么?继续拍。” “是,赵姐。”新人毕恭毕敬地回答,满额头的冷汗。 “就这么算了?”宋清明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赵青雅瞪了他一眼“算不算,我说了算!”欧 远在深圳的这一角,林啸丝毫不知道在片场已经有一只差点让他彻底沦为龙套的黑手来过了一次,他正在全力以赴地理解着刚才执行导演的读戏,和龚雪花交流着。 龚雪花也是个实力派演员,400多的演技拉出林啸一大截,各项数值也不低。和她对戏,林啸还是颇有压力的。 “准备。”九点半,所有演员就位,场记板一卡“action!” “皇帝……他要的是容妃!不是我!”刚一开始,龚雪花就双目含泪。这一幕,是康熙翻了皇贵妃慧妃的牌子,却去了容妃的地方。 开始,只是母子的诉苦,到了后面,就变成了慧妃让胤褆和储君争夺帝位。其中的感情波折,虽然可以让龚雪花一人展现,但这样就掩盖了林啸的角色。 陈佳林,陈到明,斯琴高娲都认真地看着片场的每一个细节。如果林啸被龚雪花这种老艺人盖住了,没有闪光点,那他们就会随着赵青雅了。 “母亲想多了。”林啸咬了咬嘴唇,一副心疼又不敢多说的表情跃然脸上。 “好!”“不错!”顿时,外面看戏的立刻响起了几声低低的叫好声。 “还将就。”陈到明喝了口茶,这才是开始,重头戏在后面。 龚雪花紧紧抱住林啸,泪珠一滚而下“本宫知道,本宫出身卑贱。虽然现在就我一个皇贵妃,只是胜在入宫早而已。十年后,如何保得住我们母子平安?” 林啸拼命调动起自己的情绪,此刻最好的,就是渲染感情,来一段泪戏。 他开始回想,每次金鸡奖的陪跑,服装品牌的白眼,曾经受到的委屈,但不管如何,都只能红红眼睛。 他哽咽着劝道“母亲……” “cut!” 陈佳林皱着眉头说话了“林啸,虽然你的目的是让自己陪着慧妃落泪。但是做不出来就不要做。这样画虎不成反类犬,反而效果更差。” 斯琴高娲摇了摇头“想法不错,剧本上并没有指明。可惜演技不到位,多余了。” 陈到明没说话。 “哈哈哈。”刘颂德顿时笑了出声,咬牙切齿地说道“解气!太解气了!就这点技术,还想去表现?” “这次是导演给他机会,不过这个机会,抓不住也完蛋了。” “大家都知道,没演好就是折了导演的面子,到时候说不定胤褆的戏份都要被削。我看他怎么下的来台!”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顿时从刘颂德这群人中发出。 蔡得川皱了皱眉,问孙雷“怎么样?” “急了点。不过如果我去演,顶多也就这样。不借助药物,靠剪辑落泪。他真以为他是影帝?”孙雷说。 蔡得川点了点头,忽然笑了“不过让我去演,恐怕一下红眼眶也很难吧。” “那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