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C级演技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二十二章:C级演技

“陈导,我想调整一下情绪。”林啸吐了口气,抱歉地朝龚雪花笑了笑,男女拥抱吃亏的总是女方,然后转头对陈佳林说。 陈佳林眉头微皱“你确定调整下可以?这里并没有掉泪的戏码,因为胤褆的演员本身就是打算找新晋演员。没有安排这么高难度的技巧。实在不行,照着剧本走就可以。” 林啸坚决地摇了摇头“我想试试。” “那好。给你十五分钟时间。” 林啸走回座位,感觉头有点晕,靠在座位上闭目沉思了起来。 自己最困难的情景都想过了,为什么总是落不下泪来? 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下,他不情愿地睁开眼,发现秦心正站在他面前,举着一瓶矿泉水。 两人相视一笑,就像认识多年的朋友,从那天他理解到秦心的想法之后,两人都感觉多了一种他乡异客的感觉。 “别担心,刚才我看了,演得很好。”秦心安慰着说。 “普通的情况下,肯定能过,但是今天不行。”林啸摇了摇头“被龚雪花盖住了锋芒,恐怕以后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机会?”秦心不解。 林啸看着她的脸,忽然一笑“你啊,真是……什么都不懂就来混演艺圈,也不怕被人吃了。” 秦心雪白的皮肤都泛起了一抹“愤怒”的红晕,争辩道“谁说我什么都不懂,我老师说我演得很好的!” 林啸苦笑,他本来是想想点伤心事的,被秦心一搅合,几分钟过去心情反而越来越好。 秦心漆黑的大眼睛转了转“要不……你可以让龚姐不要发挥那么好?” “不行!”林啸立即拒绝“这是对艺人的侮辱,也是对她的侮辱。再说,哪个演员不想演出一部好戏,她没有任何理由为我埋没她的演技。” “我只是开玩笑而已……”秦心苦着脸说,但下一刻,她的脸色忽然惊讶起来,变换不定如同受惊的小白兔,吞吞吐吐地说“陈……陈老师……那个,林啸,我先走了,祝你顺利过……” 陈老师?陈到明?林啸正要起来,肩膀上就落下了一只手,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坐着就行。” “那是……陈老师?!”不远处的孙雷,嘴大得能塞下一个鸡蛋,他看了一眼蔡得川,对方的神情丝毫不比他差。 “我没看错吧?!”蔡得川震惊地说“陈老师亲自指点?!我的天,这消息要放出去肯定有不少人要看好这小子。” 更远一些的刘颂德,直接把喝到嘴里的水喷了出来。 “运气太好了吧?”一名演员吃味地说“虽然老演员是有时候指点新人,但那可是陈老师啊!凭什么他能得到指点!” “急什么!陈老师要是指点了他还演不好,到时候……” 外人的议论,林啸根本没听到耳朵里,他的目光,只落在了眼前的人身上。 “知道你为什么哭不出来吗?”陈到明没有废话,开口就说“你在逃避。” “你肯定以为你现在想的就是自己最痛苦的事情。其实不是,在你心里有更难受的事情,你不愿意去想。”陈到明叹了口气说“哭戏,就是挖自己的心。揭自己最痛的疮疤。这是成为一名好演员的必经之路。” 说完,他再次拍了拍林啸的肩膀“好好演,也许这次演好了,下次我就能喊出你的名字来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林啸却在座位上沉思,刚才只有短短的两句话,却可谓字字诛心。 “逃避吗……”他闭上了眼睛,脑海里闪过自己的童年,上一世的童年,父母,去世的外婆,弟弟…… 他嘴角浮现起一丝苦笑,陈到明的意思他当然明白,如果实在哭不出来,那就试想自己最亲的人出现意外。 渐渐地,他的眼睛里第一次感受到了浅浅的湿润感。但是,却始终像差了最后一步,怎么都无法流下泪来。 “别逃避。”他嘴里喃喃地说,开始想象外婆去世时的场景。 那时候他还年幼,还在老家的一个小县城,外婆去世时,并没有感觉太大的悲伤。或者说,那时的他,还不明白真正的悲伤为何物。现在想起来,却觉得鼻子一点点发酸。 还差一点,他暗暗说道,再次回想外婆平时对自己的好,慈祥的笑容。渐渐地,他终于感觉到眼皮有点包不住眼泪了。 “呼。”他猛地睁开了眼睛,红通通的眼睛里,湿润一片。心底却是说不出的难受。 “难怪很多戏骨拍完戏以后要很长的时间抽离角色,我这还仅仅是一个小配角而已。”心里五味杂陈,他静静地喝了口水。 就在这时,很久没有响起的系统声,再次冷冰冰地响了起来。 “滴”地一声,一个+15飘了出来,随后,是两声系统的声音。 “顿悟,突破300点演技,演技达到c级标准。习得特技:圆融。” “特技:300点达到三线艺人标准,以后每提升100点,将会习得新的特技。圆融:使自己的表演更加富有感染力。” +15点演技?他愣了一下,刚才自己哭出来,竟然被系统判定为“顿悟?” “准备!”就在他还没来得及体验圆融的时候,陈佳林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和龚雪花来到了场中,随着场记板和一声“action!”,刚才被卡的片段再次开拍。 “皇帝……他要的是容妃!是容妃!”龚雪花声嘶力竭地喊道,捶打着桌面“不是我!不是我!” “我知道,我出身卑贱!只是进宫早!”她猛地抬起头,紧盯着林啸“但是,母凭子贵!我还有你!” “母亲。”林啸从开始就在酝酿情绪,300点达到后,和以前一样,很多以前想得毫无头绪的地方,忽然就会多出一些感悟来。他甚至觉得,这一次眼眶红起来,比刚才休息的时候更加轻松。而且整个动作,仿佛行云流水,非常自然。 龚雪花死死抱住林啸“从十多岁开始,本宫就在这深宫中度过。见多了尔虞我诈,但是为什么现在皇上看都不来看我……” 两人紧紧依靠,林啸拼命回想着休息时想过的情景,看似心疼得闭上眼,显得不过于做作。 “嗯?”陈佳林眼睛一亮,好奇地问陈到明“刚才你对他说什么了?” 但是,他一转过头去,却愣住了,斯琴高娲和陈到明,都在震惊地看着片场! 不到一分钟的表演,却紧紧吸引住了两名影帝和影后。在这一小段之后,两人才难以置信地转过了头,对视了一眼。 “看到了吗?”斯琴高娲嘴唇都有点微微颤抖,她几乎平时不说话,如此失态还是第一次。 “妖孽。”陈到明叹了一口气说。 “到底怎么了?”陈佳林不明就里地问。 “陈导,你是不是觉得,他这次比上一次演的好得多。不,是比以前的都好得多。”这次却是斯琴高娲解释。 陈佳林点了点头,他就是奇怪,仅仅十五分钟,竟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整个气氛,直逼三线演员! 所以他才会问陈到明对他说了什么。 “这是气势。”斯琴高娲肯定地说“有的演员总是演不好,就是演戏的痕迹太重。或者动作过于做作。有的人,即使是有些二线演员,他都会有这种毛病。我还从来没看到一个新人,在十多分钟后就完全投入,竟然有了演员的气势。” 陈到明接着解释“气势,是入戏的前提。陈导你也知道,拍戏,要完全投入,自己就是戏中人,非常难。可以说,这是演技的最高境界。在周围的演员,导演,片场的气氛下,忘记自己是在演戏。做不到这点,可以说都是在‘做戏’,只是好坏的区别而已。” “这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悟了就是悟了。不明白,演多久都不知道。”他紧紧看着场中的两人,再次感慨“奇才……以前还去唱什么歌啊。太可惜了……早就该来影视圈发展了!” 发现这一点的,并不只有这三人,场外的观众,也发现了不对,议论纷纷,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厉害。”孙雷震惊地看着两人的表演“判若两人!” “这可不是龚雪花盖住了他,虽然龚雪花的演技同样厉害。但是一个新人能在这种情况下爆发出锋芒……难道陈老师的讲课真那么有用?”蔡得川也瞠目结舌地说。 “得了吧,刚才才说了不到二十秒。你真以为陈老师是点金手?”孙雷嗤了一声。 而不远处的刘颂德一帮人,更是气得牙痒。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忽然林啸的演技好像更好了,只知道,自己现在非常不爽。林啸演的越好,他们的不爽感就越强。 有的人追赶上来的方式,永远不是自己追上来,而是把别人拉下去,刘颂德毫无疑问就属于这种人。 “呸。”他狠狠啐了一口“要是我能让陈老师指点一下,哪还能有他什么事!” “好运的小子!”“踩狗屎了!” 种种咒骂,甚至其他的声音,一丝都没有进入林啸的耳朵,他现在想的,就是如何演好这场戏。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