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纠结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234章:纠结

从下午开始,林啸就来到了片场,没想到,当他到的时候,已经有凳子和茶水放在那里了。 “林哥,王老师说下午你可能要来,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场务笑着说。 林啸看着那杯茶,有些百感交集。 除了玉观音,他是主角有这个待遇,少林,康熙,根本就没人鸟他,别说茶水凳子,连坐个地方都要看看有人没有。 “嗯,谢了。”他淡淡地回答了一句。 刚坐下不久,其他几个人也到了,看到林啸在这里,都微微一笑。 “一场戏,就得到了王老师的认可,不容易。”蒋文丽笑道“否则,你以为这里的凳子可以乱加吗?” 说笑了几句,林啸看了一圈问“田老师和王老师呢?” “今天是他们的对戏,讲戏去了。” 田海蓉对王治文? 他的精神立刻燃了起来,这个剧组,他就是纯粹想磨砺自己演技的不足,昨天和师晓红的一场戏,让他的激情还没冷却下去,今天再能看到影帝和“四凤”对戏,实在是平静不下来。 过了不久,王翼行精神焕发地来到了片场,看的出来,艺人越爆发,他越高兴,虽然卡得也很多,让林啸怀疑他是不是m。 没多久,随着一声开始,王志文和田海荣正式对了起来。 全场静寂,没人说一句话。 仿佛空气都成为了武器。 看的出来,田海荣是全力出手,和昨天林啸看到的完全不同,语调,神请,步步到位。 可惜,这些东西来到王志文面前,仿佛春阳化雪,一丝都剩不下了。 看了几十秒,林啸就发现,田海蓉的风格有一些不对了,竟然开始按着王志文的路子走了。 速度之快,让人意想不到,结果之容易,就像大一和大四开辩论会。 如果不是有这两个名字,林啸甚至都以为这是一场新人对演了几年的戏骨。 王翼行毫不犹豫地喊了卡。 当田海荣下来的时候,自嘲地拿起手巾擦了擦汗,林啸偷偷看了一眼,赫然发现手巾放下来的时候湿了好大一块。 冷汗淋漓! 尽管不是他去演,但仍然觉得感同身受。 “无形剑啊……看不见的过程中就带走了气势……果然如同武侠小说,最强的招数是‘无势’吗?”他苦笑“等我和王老师对戏的时候,王老师要不收点,我恐怕比田姐还惨。” “就是不知道陈到明老师和他比起来,谁更强?” 看了整整一天,他心里大致有了个数。 王志文拍了三场,只能用一句话形容,无招胜有招。 没有特别的气势,只是往那一站,到最后总是别人莫明地就跟着他走了。 蒋文丽的灵,师晓红的稳,石耀奇的狠,田海荣的活。人人各有特色,好几场师晓红对田海荣,他第一次看到了师晓红也有稳不住的时候。 “可惜,在康熙的时候,自己没有这么高的演技。对方为什么这么演,为什么要这么表达,当时根本看不懂。”他大为惋惜地想“如果当时有现在的演技,康熙绝对能让我得到一个大飞跃。” “不过……黑冰也不错了,虽然没有那么多看不见数值的影帝,但每一个都和我相差不算大,反而更容易激起火花。” 直到现在,他才更深刻地明白那次和高兰春的对手戏有多么惊险,不是影帝药水的效果,恐怕他都被卡出心理阴影了。 一天下来,他脑海里甚至飘出了好几个+4,有时候几十分钟就一个,算下来,一天足足加了三十多点,已经超过了师晓红。 收工之后,他打开了电话,给李浩,秦心,花陵容都去了条短信,告诉他们这边过得很好。 没想到的是,花陵容的电话立刻打过来了。 “有部片子发过来,想请你去试镜。”她的声音很犹豫。 “怎么?有难处?”林啸疑惑地问。 花陵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如实说“推了非常可惜,但是接下来……我觉得不如推掉,所以我推了。” 说完,她又长叹一口气,显然极为不舍。 林啸都被调起了好奇心,谁的导演?谁的片子?竟然让花陵容这个神经女也不神经了? 听到他的疑问,花陵容才说“香港,关锦朋的。” “哦?那你推了干嘛?大导演……” 林啸一句笑话还没说完,脸色就已经变了。 关锦朋! 这三个字就如同一道闪电,照亮了他的整个记忆! “是他……原来是他……”他喃喃地说。 “是谁?”花陵容的声音听起来遥远又陌生,他完全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 这个名字,让他全部想了起来。 难怪,难怪系统会说争议大,成则仙,败则凡。 01年的关锦朋,拍出了一部绝对具有争议性的艺术作品,以网络同志小说改编的“蓝宇。” 在美国都还对同性恋态度不怎么样的01年,中国眼里这部电影简直就是叛经离道,妖言惑众的代言词! 更不要提其中还有全裸的镜头。 广电局的禁播,海外发行的不顺,集体的唱衰,市场的晦暗,几乎能发生的都在这部电影上发生了。 用一波三折,坎坷离奇来形容都是轻的。 但是,这部电影却在海外大大风光了一把,几大电影节,它全部在位,更是日后影帝刘晔的出道作品! 直至这部片子把刘晔这个粉嫩新人送上了金马奖的宝座,才被人重视起来。 “蓝宇……蓝宇……竟然是它……”林啸苦笑,系统的评定,他丝毫不差地理解了。 演这部片子,首先要承受的,不是影视圈的压力,是整个社会的压力! 谴责,唱衰,威胁……一切不想看到的都会出现,然后,紧随而至的就是非忠诚影迷的讨伐,甚至背叛。紧接着,是各类杂志的性取向讨论,各种电视台的猜测。 一个应对不好,日后他为男主的片子很可能会遭到禁播。 就是因为这种种原因,他甚至没有记这部电影,如果不是花陵容提起关锦朋,他绝对想不起这部片子。 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部能把他推上“大陆最年轻影帝”,海外镀金归来,日后的经典名片,“中国同志电影开山鼻祖”“中国版断臂山”等等名头的电影,却也是一部能让他饱受非议的电影。 演还是不演?去不去试镜?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脑袋都纠结痛了。 “别想这么多……先分析一下得失。”他想倒杯咖啡,却发现自己从不喝咖啡,骂了一句之后去买了一包。 他迫切地需要提神。 “首先,大陆对这部片子以及参演人员意外地宽容。”他回忆起了上一世的片段“刘晔事业也因为‘大陆最年轻影帝’----虽然只是个名头,而混得风生水起。” “仅仅一年之后,他就接拍了真正让自己声名鹊起的血色浪漫。” 想到这里,他忽然楞了一下。 如果他去拍了蓝宇,又接了陈家林介绍的血色,那前路,出道路都被堵死的刘晔会怎么样? 血色是一定会去的,作为十年经典,现象级电影,他没理由放过。 “要不……蓝宇留给他好了?”他感觉有点哭笑不得“日后要能遇到,好好补偿一下这位真正的影帝吧……” 但是,他真心舍不得蓝宇。 话题,人气,奖项,片酬,能带给艺人的,除了票房它一样不差,唯一让他下不定决心的,就是片子的性质。 尤其导演关锦朋也是出柜了的“圈内人”。 一坐,就是三个小时。 花陵容的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掉了。 三小时后,他拨通了李浩的电话。 “哥,现在凌晨一点!” “你对同志有什么看法?” “啊?” “……算了……当我没问。” “咳咳……没看法,没看法,那啥,啸哥你注意身体,别染上艾滋……” “……不是我……” “……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 “我告诉你一个电话,你帮我个忙。”林啸收敛了刚泛起来的笑容“这电话,是关锦朋助理的。如果打不通,你就告诉他是我让你去的。最好能面谈一下。” “关……关锦朋?!”李浩倒吸一口凉气,声音无比羡慕“这可是香港名导之一啊,他找你拍片……” 话没说完,李浩忽然明白了什么“他找你拍的……不会是你刚说的吧?” “他找我试镜,花姐拒绝了,我想让你和他先见见面,我现在档期在黑冰,可能过去不了,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部片子拍摄用不了一个月,选角用不了两周……” “所以你就把我这种鲜嫩的大帅哥丢到一条狼的面前?”不等他说完,李浩就惊呼,耍了下宝,才认真地说“啸哥,我劝你一句,这种题材,不要碰,真的别碰。你知道这会给你带来多大的麻烦?” 林啸沉默了,第一个打电话的亲人,就开口劝他。 “我只是让你帮忙问问他拍这部片子的宗旨,有什么办法能在大规模的指责中脱身,以及你对他的印象如何。”他叹了口气说。 “为什么你不自己问他?”李浩好奇。 林啸苦笑“我怕我一问立刻就会答应下来。” 蓝宇的辉煌战果,让每个艺人都动心,尤其是他这种思维模式根本不是2001年的人。 “那你就不怕他找我去?” 林啸愣了,这还真有可能,论帅的程度,毫无疑问对方要高些。 “如果你能拿到,那是你的运气。信我一句,这部片子,如果你能拿到,一定要拿!” “得了吧……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