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和田海蓉的对手戏(一)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247章 :和田海蓉的对手戏(一)

八点半,片场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但是比起昨天,还是冷清。 昨晚,有不少人被王翼行勒令打道回府,剩下来的只有几个群演。让片场看起来颇为清净。 “哎?小王,你干嘛去了?”牛睿看着王前进问。 “没什么。”对方岔开了话题“牛哥,你说今天他们对戏怎么样?还会不会卡?” “这个……”牛睿语塞了,顿了好半天才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咱们这批人,混的都是三流剧组,哪见过他们这些等级的人。这次黑冰,能进来的谁不是费尽了心思。不过……能看懂的,我看是……” 同样的话题,在主要演员席也在进行着。 “石头,你说他们今天会不会卡?”一群人喝着茶,饶有兴趣地看着坐在副导井岗身边的林啸和田海蓉,低声议论着。 “难说。”石耀奇想了下说“一般到了我们这种地步,过招对戏就很难卡了。不过……他今天可是卧薪尝胆啊。” “你是怕海荣被卡?”蒋丽惊讶地问。 石耀奇沉吟了一下“他两……我看谁被卡都不奇怪……最大的可能,是一次过。” 王治的目光也落到了两人身上,深沉的眸子里,透出一丝期待。 “王老师,在看什么?”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王导啊。”王治转身看了看,就笑了起来“怎么,不头痛了?” “我酒量哪有这么差。”说完,王翼行也笑了起来,随即换上正色“王老师,今天他们没事吧?” 毕竟卡过了四天,还是同一幕,谁都有点心理yin影。 “没事,状态好着呢,就像两个点燃了导火线的炸药包。” 王翼行大笑“那岂不是导演最喜欢的时刻?” “王导,你可要控制住,等下的场面,绝对会达到你想要的电影级。”王治若有深意地笑着说“这一幕,真是让人骨头都有点发痒。” 八点四十,两人进入化妆间。 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刘冰把玩着机器,喃喃地说“今天应该没事了吧……昨天王老师都鼓掌了……我还真没听说过他在片场为哪个第二年的鼓过掌。” “希望吧。”旁边的李小松有些担忧“要再卡,剧组可有点吃不住了。他再怎么说,入圈也才两年不到,和田老师对戏,难说得很。” 刘冰呲了下牙,不说话了,两眼漫无目的地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他忽然眼睛一亮,扯着李小松的衣服“喂喂,看,那是谁!” 顺着他的手指指过去,李小松看到场边一处极不显眼的地方,坐着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子。 “嘿!张编!”李小松差点哈哈大笑“还真是可爱,来就来呗,带个帽子干嘛。” “不好意思呗。”刘冰乐了“昨天演了一出虎头蛇尾,今天一定要来看看结果。” “不过他也真够好玩的,也不知道换顶帽子,恐怕全场只有他不知道别人都认出他来了吧。” 八点五十五。 最后一次检查机器,各组全部报了ok,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到片场边两个人的身上。 点。 王翼行深沉地看了一眼两人,心既有激动也有忐忑,抬起了手“第240场,准备!” “刷”补光亮起,收音器打开,推轨道车的人到位,掌机到位。 没有人想笑,尽管这个240场已经每天被说了无数次,但从没有像这一刻那样,让他们感觉看到了终点。 每个人心都有一种隐隐的期待,这一幕被炮制了整整四天,酝酿了上百场的戏,到底会拍成什么样子? 两人走入场,包含战意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action!” “你找我干嘛?”林啸上场就问了一句,目光只是微微地扫了田海荣一眼。 “哎?!”几乎所有人,刘冰,李小松,梅芳华……看过剧本的人嘴巴都张成了o型。 这是要闹哪样?!开场就不按剧本来? 王治拍了下手“不错!” “很平常啊?”旁边的助理疑惑地说“不按剧本出牌,如果是新人会被骂的吧。” “你不知道。”王治微笑着说“林小亮,只对大哥忠诚,按照他的性格,怎么会想剧本一样乖乖被刘眉带着训?” “这一幕,与其说是教训,不如改成争吵更好。所以,上一次海荣才会那么表演。不过,这只是无关紧要的一点,说过也可以过。” “小林能想通这一点,可以说是完全带入了。虽然仅仅是一句话,但角色的形象就统一了起来。我相信,下面的剧情绝对更加符合人物性格。” 显然,王翼行也预料到了,没有叫卡,全神贯注地看着每一个镜头。 没有老大开口,所有人都必须硬着头皮拍下去。 “这是要怎么演?全部即兴发挥?那要剧本干嘛?现在的新人,真是太自傲了。都即兴发挥了,编剧是干嘛的?”刘冰皱着眉头,已经看了王翼行好几眼,但对方就像没看到那样。 田海荣也楞了一下,但是她反应出人意料地快。 “小亮,有些话我想对你说。”她看起来如同平静的湖面,就在她开口的时候,林啸就觉得一阵轻松。 轻松地就像自己被包裹在一团棉絮里那样。 无声无息,带着他往自己的节奏走,最后变成她来cao纵这一段,如果真的变成这样,林啸什么时候该有什么反应,都在她意料之。 但,那只是四天前。 “哦?说什么?说我和你睡觉的事?”林啸嘴角露出一抹很难言喻的笑容,勉强扯起一丝,仿佛漫不经心,又仿佛坏到骨子里。 “咦?”王治第一次眼精光四射,手都抽动了一下。 坐在摄影机前的王翼行,此刻竟然抬起了头,震惊地看着片场。 “这……这不是改台词……这是加剧情!”最震撼的,是张成功,他早就抬起了棒球帽下的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片场。 改台词,靠的是灵光一闪,加剧情,同样是灵光一闪,但是还需要长久的积累,对剧情的参透,对角色的领悟,才能把这一段剧情融入进去。 如果仅仅是忽然冒出的好想法,那么肯定难以接下去,两方必定有一方会崩! 这不仅仅是对艺人演技的挑战,是对整个演绎生涯领悟的挑战! “好自信的小子!” 说完,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啊!这一段,林小亮和刘眉已经发生关系了,他们怎么可能还像以前那样说话?是我自己写差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感觉心跳加快,再也不肯从片场移开眼睛。 他要看看,在没有剧本,没有前后承接的情况下,这两个人要如何演好这一段! 田海荣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林啸会以这种态度说出这段话来。 那种轻蔑的态度,让她忽然觉得,自己对对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就算有过关系,也不过是露水夫妻。 一种对于女人的羞辱,油然而生。 下一秒,她脑海就冒出来一个自己都吓了一跳的想法。 “不对!他在带我的戏路!在演技的投入互相倾轧,谁先比对方把持不住心的清明,谁的节奏就乱了!” 她的目光,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凝重! “你什么意思?”她的气势陡然爆发了出来,一瞬间,就从春暖花开变成了寒冬冰雪。 整张脸都冷了下来,说出的声音更是冰得像刀。 “没什么意思。”林啸的心感觉很奇怪,这种前几天让他难以适从的演技,此刻面对,心竟然是……平静。 一线之隔,便是天地之差。 “你对我,也没什么意思。”他冷眼看了一眼田海荣“只不过一夜而已。” “啪!”话音刚落,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到了他的脸上。 全场震惊! 这已经完全脱离剧情了! 王治出气有些粗了,而王翼行早就气喘如牛,短短几秒,就是如此激烈的碰撞,让他脑海迸发出了无数的火花! 而周围的所有人,都为那个巴掌惊呆了。 “田姐是认真的……”石耀奇有点惊讶地说“她是认真打的,作为女人她觉得那番话对她的侮辱……” 他喉咙咽了一下,艰难地说“也就是说……刚才那一瞬间……她的气势被带走了……” 没人回答他,主要演员席上,没有一个人的目光舍得挪开片场。 “林小亮!”田海荣愤怒地如同母狮,手都在颤抖,脸色泛起潮红。 “好表情。”就连林啸也暗赞了一声。 但随即,田海荣的态度就像戳破了的气球一样,瞬间平缓了下来。 她摸着自己刚扇过林啸巴掌的手,冷笑“是啊,确实没什么。” 两人仅仅四句,却各出奇招,首先是林啸先声夺人,然后第二句就立刻修改了剧情。随后,田海荣不仅用无声的行动回应了,更是让人猜不透她下一秒要说什么。 此刻,林啸的脑袋就如同一台全速运转的机器,这种感觉,和师晓红对戏都从未有过。 仿佛要把自己全部潜力都榨出来,两人的演技,从一开始就是针锋相对,前几天的被卡,似乎根本没有存在过。 楞了不到一秒,林啸就反应过来,对方不是要出招,而是竟然无声地把出招顺序交到了他手里! 下一瞬,他做了一个让掌机刘冰差点拍手叫好的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