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后悔一辈子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二十六章:后悔一辈子

“cut!ok了。”陈佳林满意地吐出一口气。站起来宣布“山西阳城县皇城相府的拍摄到此结束。休息一天,17号,咱们移驾乌兰布通!” “哗!”底下的人全部现场躺了下去,当然,在场的大多都是新人。老演员们在凉棚底下喝着茶扇着电扇,舒服着呢。 “终于完工了。”林啸赶紧把头套抓了下来,这东西套在头上就像一个闷锅一样,无比难受。 “林哥儿,今天去喝一杯?哦,对了,你不喝酒。好吧,朕特许你喝果汁。”一名新人来到他面前说。一段时间下来,他受到导演几次鼓励,加上人不摆架子,倒是好几个新人和他关系近了不少。 “明天吧,今天好好休息下。累坏了。”林啸无奈地说,他的衣服都快湿透了。 “行,那就明天把。”对方也没说什么,今天晚上肯定有一场小阶段的庆功宴。 果然,陈佳林没多久就定下了阳城大饭店的庆功酒席,并且特地嘱咐,谁都不能缺席。 林啸下午休息了一下,实在是太累了,上一世他都混在小剧组,要求没那么高还不觉得,在这种大剧组,反复的卡,更严谨的要求,不仅是身,心更累。 但是,学到的也更多。 五点四十,他被手机闹钟震醒了,梳洗了一下,挑了两件得体的衣裳,就打车去了阳城大饭店,毕竟专车接送那是重要角色才有的资格。 “啸哥。”“林哥儿。”“到了啊。”刚下车,就看到门口几个负责招呼的新人,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 林啸回了一下,进去了。 里面,已经被剧组包了下来,毕竟人不少。不过座位也是有讲究的,导演,执行导演,总监,以及其他几个总管,大牌在一座。剩下的二线主管,一线明星坐一桌。再往外面,才是不知名的新人,狗仔队。林啸再怎么得器重,现在也没有资格坐到前面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啸一口酒都没沾,虽然无聊,但是也没有走,和同桌的孙雷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刘颂德很不幸和他分在了一桌,脸色一直不好看,阴沉地灌着酒。 这种饭局,通常吃的时间很长,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大家都喝开了。男人们一个个面红耳赤,女人们一个个红霞半掩,笑声不绝于耳。 “哎,其……其实……实我也不喜欢这种饭局。”孙雷红着眼睛,他酒量也不好,被灌了几杯,现在说话都吞吞吐吐,眼看是不行了。 “不喜欢也得来啊。”林啸笑着说“这还好,至少能吃饱,要是到金鸡晚宴,金马晚宴,吃饱的机会都没有,大家一个个端着酒杯四处逛,联系人脉那才叫累。” “切,说的你好像去过一样,嗝!”孙雷打了个酒嗝“那种场所,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不!不对!我们最终的目标在奥斯卡!金……金鸡只是第一步!” “是啊,两位觉得金鸡不算什么。可对我们来说,金鸡就是顶天的荣耀了。”刘颂德酸溜溜地说,冷哼了一声,对林啸旁边的人说“兄弟,换个位置。” 那个人倒没喝什么酒,白了他一眼“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刘兄弟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吧?” 刘颂德脸顿时沉了下来,他从桌子上拿起酒杯,笑着转了一圈,来到林啸面前,俯下身轻轻说“你在这儿快活,不看看你的小宫女?她可是比你‘更快活。’” 更快活三个字,他咬重了音,随着下巴一抬。林啸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眉头就皱了起来。 秦心的容貌,可以说在这个剧组一枝独秀。不少男人都在觊觎这朵娇花,此刻的她,正红着脸坐在一张人极少的桌子旁。桌子上有几个凉菜,周围坐了五个男子。其中一个,正是林啸面试那天见过的钱经理。 让他皱眉的原因是,钱经理的手,正放在秦心的手上,虽然在桌子下面,但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却是一清二楚。 “我记得,秦大美人可是你的‘好朋友’吧?”刘颂德的声音高了起来,故意让这一桌人都听到“可惜,我和秦大美人不熟,攀不起这个高枝儿,林老兄不去看看?” 桌子上的人,有醉的有醒的,这一眼看过去,立刻就知道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林啸。”孙雷装醉,把脑袋靠近他,悄悄说“别去,那是投资方的人,钱经理,负责道具。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 “林哥儿,就当没看见好了。这种事情,咱们的身份没法去捅,现场还有这么多狗仔队,没准儿已经有人收到相框里了。”另外一名新人也劝道。 刘颂德冷哼一声“是啊,谁叫她不是我朋友呢。” 说完,他就端着酒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两道目光却刀子一样看着林啸。 “刘哥,他会去?”刘颂德身边聚集的人自然是看不顺眼林啸的,自从进了剧组以来,林啸的独占鳌头,让他们恨得牙痒痒,新人谁不想自己能这样出头。当自己演技不够,又眼红别人的成就时,羡慕自然就像妒恨转变。 此刻,这几个人都觉得从来没这么解气过! “会不会去都没关系!”刘颂德咬牙切齿地说“我一直在等着这个趾高气扬的东西松懈的一天!我就是不明白,凭什么陈导说他比我演得好!没有他,我能在所有人面前得了角色又丢了角色?!没有他!我能被卡两次?!” “偏偏我还和他住在一个房间,为了不看到那张令我厌恶的脸,每次都等他休息了我才回去!我就是知道,他肯定对秦心有想法!也是,她这么漂亮,身材又好,哪个男人对她没想法!你瞅瞅另外几个投资方想捧的新人,哪一个比的上她?!” “他这次,去了肯定搅黄钱经理的好事。不去,这一桌的人都会看不起他!”刘颂德的怨气全部爆发出来了“我忍了这么久,就是想看看这种小人能得志到什么时候!” 旁边的人笑了起来“妙啊,刘哥,他这里得罪了投资方,过几天去乌兰布通,能有他好日子过?” “而且。”另外一个人眼睛也转了起来“听说……乌兰布通看他不顺眼的人,可不止我们几个。” “等着看戏吧!”刘颂德毒蛇一样盯着对面的林啸,毫不掩饰隐藏在心里几个月的怨毒,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几个人,都打了鸡血一样看着对面。 林啸眉头深深皱了起来,拿起杯子在手里转着。根本没看刘颂德一眼,眼光落在钱经理和秦心那边。 演艺圈,漂亮的女人好混,也难混,看她自己怎么想。 他想的是,如果秦心推开了对方的手,那么他肯定会过去。不说别的,光是见过这么几面,他就不能无动于衷。但是如果秦心自己靠过去了,那他以后恐怕再也不会和对方那么说话了。 不过,他注意着秦心的神态,好像真喝了不少,她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吗? 一桌的人都没说话,有人再次劝起了酒,缓和气氛,但大家的眼神都有意无意地扫向钱经理那一桌。 忽然,林啸的目光缩了一下,他清楚地看到,钱经理的手滑到了秦心的大腿上。 现在是夏天,女人大多穿裙子,而钱经理肥厚的手掌,就落在了秦心光滑的大腿之上,并且正要顺势往里摸。 但是,秦心身子只是晃了晃,头整个埋在自己臂弯里。 “林哥儿。别冲动。”孙雷一头冷汗,在刚才钱经理的手搭上去的时候,他明显感觉林啸动了一下,吓得他酒都醒了。 “你知道,所谓潜规则,之所以有规则两个字。因为这并不是强迫的,而是自愿。一方奉献出一些,而另一方给予一些。之所以踢爆,百分百是因为最后没有达到某一方的要求,换句话说,现在是公平的。秦心既然选择了接受,那她自然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你没必要去搅了别人你情我愿的好事。” 林啸没回答,只是淡淡地说道“如果,她不是自愿的呢。” “那也没必要!”孙雷肯定地说“你天赋这么好,还想不想在圈子里混了!这么多狗仔,这件事被弄大了陈佳林都容不下你!” 就在这时,这一桌的所有人都看到,秦心的腿缩了一下,并且下意识地朝边上一躲,手无意识地抓了抓,正好抓到了钱经理的胖脸,留下几道红红的指痕。 就在同时,林啸也立刻站了起来。 “你考虑好!”孙雷真的急了,现在一点酒劲都没有。他猛地抓住林啸的衣服“你去了可就玩大了!” “林哥儿!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断送自己几年真的没必要!” “是啊,你的天赋,跟着陈导走,肯定有大作为!别一时冲动!” “这件事闹大了,陈导是第一个容不下你的!你千万想好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 另外几个演员也站起来劝道。 “没事,看看就好。所以说你们都是新人,这种事情,进来几年,看的就多了。”刘颂德满意地喝了一杯酒。 林啸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对桌上的人说“去了,后悔一时。不去,良心会后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