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昨晚你们干嘛了?!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二十八章:昨晚你们干嘛了?!

三轮车面积小,两人就这么“挣扎”着,秦心一嘴酒气,力气顿时上升了一个重量级,拼命往林啸脸上招呼,林啸苦笑不得,只好抓着对方的手。 没想到,秦心更来劲了,手不得空,就像头疯狮子一样,张开樱桃小嘴,朝林啸脖子咬过来。 “我x!”林啸终于爆粗口了,闪躲不及,一口正好咬到了他脖子上,就算他经常锻炼,秦心这一口也用足了劲。 “撕瑟兰!看你还胆不胆摸老狼!”秦心含糊地说道,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林啸呲牙,好牙口!连忙松了手去把秦心的头掰开。 没想到,这一松手,秦心用满力气的手一落,就砸到了某个重要的部位上。 正中红心! “嘶!”林啸这下真没掰开秦心的力气了,痛的弯了腰,连忙捂着揉了揉。 开车老师傅的车又歪了。 林啸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早知道这样,他就该让钱胖子接走秦心,让他尝尝这个中滋味! 他感觉脖子也不痛了,揉了好几下,才抬起身来。这一看,自己都气乐了。 脖子确实不痛了,因为秦心已经松了嘴,在他肩膀上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老师傅的车稳了。 林啸头痛不已地抱着头,这样子,送她回去她不得把天都翻了? 忽然,他愣住了,不顾小oo还在痛,不顾脖子还在麻,因为他忽然想起一个更严峻的问题! 他根本不知道秦心住哪里! 秦心没戏拍,经纪人都没有,肯定不能住剧组,自己又从没问过她住哪。 头痛之下,他保持了三尺距离,警惕恶犬暴起伤人。 “秦心……你住哪?” 没反应。 老师傅的车很稳。 问了几声,他终于确定,这位美女变身结束,现在在上演贵妃醉酒的大戏。 “师傅,这附近哪有旅馆?”他痛苦地摁着眉心问。 真的痛,还在痛,那一拳太准了。鸡蛋都得被砸出小鸡来。 “当然~有了!”老师傅会意地答了一声,此刻无比有周星驰恶搞的风范,那拖音听得林啸咬牙。 “不远就有一个,要不我送你们过去?” “行,那就到那吧。” 十多分钟后,旅馆接待员小妹一脸“我懂”的意思,看着林啸掏身份证。 “201”小妹笑的知音,拿出一张单子来“明天中午十二点。” 林啸没解释,扶着秦心就上了楼。 “呼!”把醉鬼往床上一扔,他就打算走了。 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秦心忽然迷迷糊糊地喊了起来“水……” 林啸黑着脸倒了一杯水,扶起对方来,慢慢喂给她喝。 喝着喝着,秦心的眼睛慢慢睁开了,一丝。 睡眼惺忪地看着林啸,直勾勾地看着他,让他心脏又跳动了起来。 “妈的,真要命!”他暗骂了一声,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种级数的美女在无意识放电,都会有反应。 “林……林……”秦心翻着眼镜林了半天,也没林出个所以然来。 “林啸。”林啸选择自己补完。 “哦,对……林啸……”秦心晕沉沉地又倒了下去,还加了一句“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在这儿?! 老子凭什么不能在这儿?!林啸气得差点把这妞就地正、法! 把她从狼爪底下救出来,没一句感谢,反而还说为什么在这?!他自己都被秦心气笑了。 “靠,没事找事。”他苦笑了一声,这么一折腾,也不走了。秦心这状态,放她一个人还真不放心,既然带过来了,就送佛送到西吧。 他无聊地开起了电视,声音很小。但是看着看着,目光却总是不经意地落到秦心身上。 睡着的秦心,非常安静,和三轮车的“车震”时判若两人,缎子一般柔顺的黑发披散在雪白的皮肤上,红艳艳的双唇,完美的曲线,说是尤物一点也不为过。 正常男人,对这种睡美人的免疫力为0,林啸也不例外。 “靠,做了这么多好事,总要捞点本钱。”他嗤笑一声,用手指在秦心脸上轻轻掐了一把。 好嫩。 “啪!” 好痛! 秦心的完全防御模式打开,竟然在睡梦中准确地扇到了林啸的脸。 ……“我靠!我以后要再管她喝醉我就是犯贱!” 第二天,秦心舒服得伸了个懒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日头高悬。 但是,当她迷糊的眼睛看到周围的布置时,顿时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尖叫。 “大姐……亲姐……能别闹了吗?” 旁边一个男音传了过来,吓得她立刻跳下了床,精神抖擞地抓起一个矿泉水瓶子,颤巍巍地对着那个背朝她睡觉的男人。 “你……你是谁!” “林啸。”林啸打了个哈欠,接着说“一晚上,你踢了四次被子……喝了七次水……打了三次人……还要吃烧烤……现在天亮了……让我睡会儿行不?” “你……我……没什么?” “……我没那个精力……”林啸痛苦地说,又补充了一句“或者说你的精力太旺盛了……我觉得我能活到天亮都是个奇迹……” 秦心目光扫过装水的杯子,还有吃剩的烧烤签子,脸“刷”地就红了,可是,林啸背着她看不到。 “谢谢。”她轻轻说。 “谢就不用了,你放过我就是大恩了……趁还早,让我睡会儿吧。” 秦心嘴唇动了动,但什么也没说,她轻轻地洗漱完毕,对着镜子看了看,确实发现自己没什么不适,这才悄悄地打开了门。 无论如何,她是不好意思和林啸一起出去的。 深深看了睡在床上的身影一眼,静静地把门带上。 “黑眼圈,第一次啊。”十二点,林啸被服务员叫醒了,问他要不要续房。 他拒绝之后,起来照了照镜子,发现一晚上胡子也冒了出来,脸色不好不说,还有两个显眼的黑眼圈。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自嘲地笑了笑,又顿悟地说“不对啊,摸了一下就给了一巴掌,春宵的宵夜都没吃到。” 收拾了一下,他就打车回了剧组。 刚到房间,就发现孙雷等几个人已经在那里了,正在帮他收拾东西。刘颂德因为收拾,也破天荒地在寝室一回。 “哟!你总算回来了!”蔡得川一看他回来,笑嘻嘻地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昨晚的事情我听说了,小子蛮帅的嘛!” “别提昨晚了行不?”林啸无力,如果可以,他宁愿没发生过那件事。 “哎!”孙雷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林啸的脖子。顿时正了正脸色“林啸同志,我必须严肃地问你,昨晚你到底干了什么?!” 蔡得川也看到了他脖子上的红痕,震惊地说“可以啊,一晚上就把剧组的高岭之花拿下了!说吧,我们本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精神。党的政策是宽大的。” “我说什么都没干,你们肯定不信。”林啸苦笑着拖出自己的箱子“不过那是事实。” “事实?”两人狐疑地看着他脖子上的红痕,强烈表示不相信。 “有空你们去服侍一把就知道了。”林啸不想解释了,开始往箱子里收拾东西。 孙雷和蔡得川哪里肯放过,刨根问底了半天,林啸干脆一问三不知,到了后来,两人也焉了。 他的东西不多,一会儿就收拾完了,没想到,刚收拾完,抬头就看到秦心正站在门口,怯生生地不知道该不该进来。 “哟!”孙雷,蔡得川两眼一亮,笑着说“怎么?舍不得了?” 秦心脸刷地就红了。 “别乱说。”林啸皱了皱眉,屋里还有个刘颂德,这家伙就和一条毒蛇一样,平时蛰伏得好好得,没事就会跳出来咬他一口。 说起来,昨晚的事情还都是因他而起。 刘颂德抬头看了林啸一眼,笑的一口的大黄牙“兄弟真是好手段啊,这一晚上就把大家想做又没敢做的事情做完了。” 秦心这次直接红着脸跑出去了。 “怎么?不追?你可真是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啊。”孙雷笑着说。 “事实上。”林啸把箱子“啪”一声合上“裤子就没脱下来过。” “我说啊,要是真没什么,找个时间说清楚的好。”蔡得川终于说了句公道话。 林啸点头“我也想,不过最好先清醒几天再说,而且。”他不动声色地扫了刘颂德一眼“你看现在这时候合适吗?” 晚上,剧组成员都去了机场,当然,只有有角色的人才有资格坐飞机,其他的还是坐火车。 相府的拍摄告一段落,有的后面没戏的,自然乌兰布通就看不到了,几个月下来,有的相处得还不错,很多新演员眼眶通红地和其他的人告别,倒是老演员,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分别,大多不为所动。 “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有这个心,迟早会见面的。”薛中瑞淡淡地看了一眼,拍了拍饰演鳌拜的姚常安肩膀“新人,第一次来剧组都会这样,久了就习惯了。” “呵呵,只不过下一次见面,也许有的人已经小有名声,有的人却已经转行了。”姚常安也笑道,朝林啸那边抬了抬下巴。 “他?”薛中瑞若有所思地说道“锋芒毕露是好事,可惜不够圆滑。一个赵青雅,就让他以后的路难走不少了,远的不说,这近在面前的乌兰布通,就够给他上一课的了。” “我倒是挺喜欢他那性格的。现在的演艺圈,太‘软’了,艺人都打落牙齿和血吞。” “鳌中堂。他可只是个新人啊。”薛中瑞哭笑不得“哪有硬的起来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