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震惊的娱乐圈(三)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283章 :震惊的娱乐圈(三)

“李朝仁?”花陵容楞了一下,立刻咆哮道“进来!让他滚进来!老娘倒要看看他要来放什么屁!” “有必要?”ca迷皱眉说道“都这时候了,添什么乱?” “有必要!”花陵容咬牙切齿地说“这些个破东西,背后站着都是某家公司,拿钱出力,要爆点不要人格!只要一点写的,他就可以翻江倒海。多少艺人毁在他们笔下!老娘早看他们不爽了!” “他来了还不是为了落井下石。听着反而更烦。” “落井下石?他没这个机会!”花陵容恨恨道“他敢跑到华夏来生事,无非是林啸恐怕没得奖。现在还敢来雪上加霜,老娘不骂的他狗血喷头,老娘名字就倒过来写!” “金马的奖啊……”ca迷叹了一口气“没那么好拿……” 没多久,李朝仁就进来了,他刚打算坐下,就听到一声冷哼“李大副总编,那张沙发湿了。” 李朝仁嘴皮抽了两下,准备坐另外一张沙发。 花陵容扫了一记白眼“那张也湿了。” 李朝仁这才明白,对方压根就没想让他坐下来,恐怕他坐哪张湿哪张。 他咬了咬牙,脸上尽量扯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我这次来……” “你来做什么?我们有请你吗?”不等ca迷开口,花陵容就连珠炮一般开口了“还是说,你们又找到什么写的了?咱们家艺人牌小,经不起你们的妙笔生花!” “花小姐,你误会了……” “误会个屁!”花陵容霍地站了起来“你们上个月写得爽不爽?开不开心?愉不愉快?啧啧,还真难为李副总编了,这么飘着雨的晚上还特意来咱们公司关心咱们的艺人?怎么了?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了?可惜啊,咱们公司庙小,和你们这些有资本的比不起,起码良心上就要差好大一截!” “其实我是……” “是,是没有良心,否则老十大怎么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要新人生新人就不能死呢?你看你李副总编多大的面子?逼走过多少新人?我真想不通,别人是给了你多少好处?你像条狗一样到处乱咬,不怕哪天崩了牙吗?” 李朝仁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多少年了,哪个公司要捧人敢不来给他们打招呼?哪个公司出了事不找他们引导舆论?哪个公司艺人要爆新闻不找他们穿线搭桥? 有谁敢这么对他说话?! 尤其还是个支柱艺人才第二年的公司! 他很想像平时一样摔了东西就走,但是,胡总编的话就像绞索一样挂在他脖子上。 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诡异的是,自己都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竟然还能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花陵容忽然骂不下去了,这气氛……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李副总编,甚至还能浮现出这种……在她看来是猥琐的表情,让她觉得怪异。 “行了。”ca迷拍了下她的手,冷冷地对李朝仁说“有话就说,华夏不欢迎你,如果你是想精告我们什么,立刻出去。” 她注视着李朝仁说“林啸就算金马失利,他也是2000年新人王,今年的玉观音收视奇迹还没有过,你们这样百般作践,就算他没获得奖项,也绝对不会让你们继续写下去。” 我哪敢啊! 这种戏剧性的发展,你以为我想吗!你家艺人是莎士比亚转世的吧! 以上,是李朝仁心的独白。比哈姆雷特还凄苦。 他脸上的表情,可谓五味杂陈,红白交替了半天,竟然重新回到了微笑。 这种变脸的功夫,让ca迷和花陵容都惊讶了。 “两位误会了。”李朝仁说话声音很温柔“我这次来,是特意想做一个林啸的专访,来和贵公司预约时间的。” 什么?! ca迷和花陵容顿时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异常。 就在昨天,当代影坛还刊登了“金马大竞猜,2000新人王是一无所获呢,还是一无所获?” 谁能告诉她们现在这个转折是怎么回事? “两位,除了林先生的专访,我还想预约一个公司的专访,我知道,在这一个月里,公司受到了多方的压力……” “最大的压力难道不是来自于你们?”花陵容冷哼。 李朝仁脸难得地红了一下,但随即“诚恳”地说“那几位颠倒是非的主编自然会受到惩罚。” 说到这里,两人要再看不出来什么,那就真的智商堪忧了。 ca迷和花陵容心忽然狂跳了起来,她们已经意识到,林啸金马肯定有所斩获!而且绝不是小奖!很可能是决定这一场舆论大战的大奖! 最佳新人奖! 两人脑海里过电一样闪过这个词,一股兴奋的电流,从她们骨髓里冒了出来,迅速传遍她们的皮肤。 “李副总编。”花陵容忽然笑颜如花,白玉般的手指嫣然指着一张沙发“请坐。” 笑容如沐春风。 这沙发不是湿了吗!李朝仁心几乎要喷出血来,但是想到现在的形式,却不能不硬着头皮挤出笑容。 现在不搞定公司,等林啸一回来,迎接他的将是夹道欢迎!很可能影视部会最先带头表彰! 更不要说影视业的龙头老大,张一谋,陈凯歌他们指不定都会带头讲话,要是再含蓄地指责一下,加上林啸必定会参加的各种访问,专访,活动,再那么“有意无意”地提一提。 四十年,三代影帝,足以引起影视圈的轰动! 他们还能有公信度吗?!销量确定不会降到冰点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心喟然长叹,仅仅一个月,仅仅一个月!这世界就完全翻了个个儿。 “它现在干了。”花陵容笑眯眯地说,仿佛看懂了李朝仁心的话。 他干笑着坐了下来,ca迷已经微笑了起来。 那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如果没有获得决定性奖项,李朝仁这种身份怎么可能亲自登门,用这种形式来表达善意? 又怎么可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说吧。”她笑着说,尽量镇定住狂跳的心脏“金马结果如何?” “别说不知道,您老人家我记得没这么好的脾气。”花陵容冷笑“我记得前年吧,某位新人求您帮爆个新闻,您老好像立刻让别人滚出去的吧?还当着全公司说,这样的小咖也妄想发新闻?” 李朝仁整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嘴唇都在抖。过了好几秒,他才露出一个勉强称得上是笑的表情。 都到了这一步,除非他舍得这个位置,否则早说晚说还不是说。 他心一横,开口道“是这样的,经过前方记者的消息,林先生获得了金马原创最佳电影歌曲奖……” 果然! ca迷和花陵容的心跳更快了,咬着牙问“还有呢?” 李朝仁咽了口唾沫,他忽然发觉,这些平时信手拈来的奖项,现在要说出口是多么困难。 困难到他感觉自己喉咙发痛,像被捏住了一样。 过了很久,才听到李朝仁闷闷的声音,话就像被人一点一点挤出来似得。 “……和李浩同获最佳新人奖……” 这句话刚一说完,ca迷和花陵容全呆住了。 尽管心已经在猜测,但是得到证实的时候,又觉得是那么不真实。 “最佳新人……金马最佳新人……”花陵容嘴里喃喃念叨着,渐渐的,她丰满的胸部开始起伏,呼吸也加粗了起来。 她的手抓住了ca迷的手,握得对方生痛。 “他做到了?”她的目光还带着难以置信。 “他做到了。”ca迷咬着嘴唇回答,声音也有点哽咽。 晚上漫长的等待,林啸至今没有打来电话,她们本来都以为对方心情不好忘记了,没想到,竟然在李朝仁这里得到了惊天逆转! “最佳新人奖啊。”她仿佛喃喃自语,忽然仰天大笑起来“金马年度最佳新人!两岸三地最佳新人!哈哈哈!我倒要看看,明天那些杂志要怎么写!他们敢怎么写!” “还有网络!电视台!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来说!” “开始说的话,我要他们一句一句给我吞回去!” 李朝仁喉咙苦涩,用一种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并且……荣膺金马影帝……” 刹那间,房间里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他的声音很小,和花陵容的笑声对比起来,简直可以说听不到。 但这几个字,就像惊雷一样,劈傻了房间所有的人。 没退出去的工作人员,见了鬼一样看着满脸苦笑的李朝仁。ca迷整张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花陵容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 他刚才说什么? 几乎每个人都这么想,是自己幻听了? “你……你刚才说……”ca迷第一次站了起来,两只拳头捏得死紧,眼睛不放过李朝仁的每一个表情。 李朝仁喉咙卡了好几下,才从牙缝里挤出来“本届金马影帝……蓝宇,陈憾东……林啸饰演……”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你……说的是真的?”ca迷呼吸急促,不等李朝仁回答,立刻语速又快又急“金马影帝是陈憾东?!是林啸演的那个陈憾东?是蓝宇里的陈憾东?!” 李朝仁苦涩地点了点下头。 死寂,再次来临。 足足过了两分钟,才听到工作人员无意识地开口“我的天……影帝……金马影帝……我们公司竟然出了个金马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