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帕加尼ZONDA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二十九章:帕加尼ZONDA

飞机在亮蓝色的天幕上拉出一道银线,看着下方的城市越来越小,林啸闭上了眼睛,好好休息。 在离开相府的前一个小时,秦心再次找了过来,红着脸说了句谢谢。 她角色实在太无关紧要,自然没这种待遇。 林啸应付了一下,人实在太多了,反正到了乌兰布通,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联系。他也上了飞机。 没多久,飞机稳稳降落在呼和浩特白塔机场,制片方早就联系好了大巴,准备把一行人送到乌兰布通。 一共三辆大巴,制片方的人笑呵呵地等在那里,而在远离三辆大巴的地方,一辆深红色跑车静静地停在那里,一个戴墨镜的男子正在上面跟着音乐摇头晃脑。 “我靠!帕加尼zonda!”和林啸一起下车的孙雷当时眼睛就直了! 不止他一个,几乎下车的人所有目光都落到了那辆拉风到极致的帕加尼zonda上面。 深红如酒,发亮的车身在落日下仿佛披上了一层金纱,流线的外形,舒适的座椅,每一处都显示着这辆车的主人绝壁有钱到爆。 “这么喜欢?”林啸对车兴趣不大,只是看着觉得好看,旁边的人都如同看到了绝世美女一眼的眼神,他笑着问道。 “林哥儿,这你可不知道了,名车如美女,单单从视觉上就是一种极致的享受。更不要说做起来了……呃,我是说开起来。”一名新人抹了抹差点掉下来的口水,一套一套地说道“这年代,正是兰博基尼miura的全盛时期,能在它的风头下保持业绩的跑车少之又少,除了这一款----我心目中的女神!帕加尼zonda!” “不过,这辆车国内都没什么卖吧?”一名新人眼馋地说“要我有一天能坐上这辆车,让我死上面都愿意!” “这绝对是超级富翁才买得起的车啊!” 老演员也看到了那辆车,高兰春笑了笑“听说这边富人多,刚下车就看到个摆谱的。” “高先生,这边穷人多,但是富人富起来那可是流油的。”接待的人笑着解释,一看到人来齐了,连忙招呼着上车。 “陈老师,一路上累了吧?哈哈,我们在片场都布置好了。到了就可以休息。”一名剧组人员满脸堆笑地招呼着。 几名核心演员,早被层层包围,只有新演员没人管,只是有一个中年男子告诉了大家一声上那辆车,就再没人搭理他们。 “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孙雷不满地说道,还是上了车。 林啸走在最后,就在他正要上车的时候,中年男子忽然拦住了他。 “不好意思,满员了。”他歉意地冲林啸笑了笑,对着旁边那辆车喊了一声“老孙,你那边满了没有。” “我这儿也满了。剩下那辆也是。” 林啸抬了抬眉毛“没事,我站会儿就行。” “这恐怕不行,乌兰布通经常有剧组过来拍戏,这边儿交警管得严着呢。”中年男子笑道“要不这么着,我们先回去,再来拉你一次?” 这几句话,声音不大不小,顿时,靠窗的人都沉默了下来,目光带着深思看着眼前一幕。 “还有这样的事情?站着不行蹲着都不让走?”林啸嗤笑了一声“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李锐进的意思?”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中年男子笑容可掬“不过,恐怕你这会儿走不了了。” 翁牛特旗地区的天黑得早,现在才五点过,已经泛起了一抹阴色。从这里到乌兰布通还要一个多小时,就算回来接他,也要七点过才能到。 关键是,他不相信对方会回来。如果明天有戏,他肯定会被导演挂上号。就算没有戏,他也得人生地不熟地在这个地方找旅馆住。 “林啸,怎么回事儿?”孙雷探出个脑袋问“怎么不上车?” “下马威来得挺快。”林啸淡淡的回答道“有人不想让我去这么早,说位置满了。” “满了?”孙雷疑惑地看了看车厢,扯着脖子说“这不还有位置吗?” “那个位置有人定了。”中年男子不慌不忙。 “谁定的?”林啸接着问。 “这个……剧组的演员呗,本来来的人数也没个准。我们也是猜着派车,谁知道刚刚好,偏偏漏了你一个。” 中年男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林啸,做了个请的手势。 就在这时,载着导演的第一辆车引擎声响了起来,几秒之后,绝尘而去。 林啸没什么表情地看着车开走,转头对中年男子说“想得挺周到的,这边一闹事,那边就拉几名老师走,这么有把握,你们怕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现在,车上所有人都知道了,一道道意味不明的目光看了过来,解恨的,嫉妒的,抱不平的,同情的。谁不明白其中的猫腻?说白了,新人谁没经过这些个坡坡坎坎。 蔡得川把脑袋缩了回去,苦笑着说“剧组就是个小江湖,惹到了那一边,都会被下绊子。这还没到乌兰布通,李锐进的手就伸过来了。” 孙雷也是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才说千万不要被打上哪一派的标签。和林啸走近可以,但是为了他和制片方过不去,那就太不划算了。” 他看了一眼窗外,摇摇头“爱莫能助。” “现在的他,还没有让我们出头的价值。” “呜呜。”第二辆车的引擎也发动起来。 “您看,车都要走了,你也别挡着了。趁着现在还早,还能打着车,要再晚点,连车都没了,那可就没办法了。”中年男子脸上越发笑的灿烂。 “所以,你还不把人放过去?”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林啸也愣了愣,今天的事情,显然是李锐进在孤立他。现在竟然有人帮他出头? cami从车旁边走了出来,冷冷地看着中年男子“哪个单位的?” “你是?”男子也愣了。 “cami姐,到得这么准时?” cami摆了摆手“这些小门道,我比你熟的多。” 她转头又问了男子一句“哪个部门的?” “呃……助理监制。”男子吞吞吐吐地说,吃不准眼前女人的身份。 “区区一个助理监制,公司让你来接人,你们就这么办事的?!人算不准不说,有位置还不让上?你是对谁有意见?需要我向你们上头反映一下?”cami指着他的鼻子就骂开了。 “是,是。”男子一边哈着头答应,心里一边犯急,这女人谁啊?这么大排场? 他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你是?” “我是他的经纪人。”cami指着林啸说“也是华夏几大金牌经纪人之一。” 男子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自己给训了一顿,结果竟然是华夏那边的人?!两个公司井水不犯河水,凭什么训他?! “喂,这位女士,你说话放尊重点!好歹我也是助监,来接人是给你们面子了!你还要怎么着?你们艺人自己上的晚,关我屁事?!”他立刻拉下脸来,要找回这个场子。 “是吗?”cami好笑地看着男子,随手拨通了一个电话。 “徐自姚吗?我是翎子,现在快到乌兰布通……不用来接了……”她瞟了一眼男子,顿时,对方的脸就变得一片死灰。 “我会过来,嗯,有个公司力捧的艺人在这边拍戏……不过现在不行,我们上不了车。”cami掏出一根香烟,轻轻点上,悠闲地吐了一个烟圈“是啊,明明有位置,说人满了不让我们上……我也没办法啊……对,就他一人说不行。” 中年男子的脸都快哭出来了,cami冷笑了一下,电话递了过去“不用问我徐自姚是谁了吧?投资方市场部经理,你应该比我熟悉。” 男子和吃了个死孩子一样,看着cami递过来的手机,就像看一块碳,还是不得不接的碳。 “接啊,徐总在那边等着呢。”cami冷冰冰地说“怎么焉了?刚才不是反驳得挺快的吗?” 男子狠狠挖了cami和林啸一眼,咬牙切齿地接过去手机,那表情好像杀了他儿子,但是一拿到电话,口气立刻变成了孙子。 “哦,徐总,这根本不关我的事啊……是,是别人打的招呼,我怎么敢和您的熟人过不去……哪里哪里,徐总说的是,我一定好好接待……” 放下电话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嘘”了一口冷气,抹了一头冷汗。 “请……请上车……”一口恶气憋在心里,他差点把舌头咬断。神态前倨后恭地无比恭敬。 cami没理他,哼了一声,吐了口烟,一字一句地说“这圈子就这么大,低头不见抬头见,做太死了,对谁都没好处。” “是,您说的是。”中年男子脸憋得通红,额头上青筋都在跳。 “扑哧。”车上不知道谁轻笑出了声,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这里已经安静异常,轻轻的一笑,立刻招来中年男子发红的眼光,却只看到一个脑袋缩回去。 他死死咬着牙,声音都从牙缝里面飘出来的,怨毒和低声下气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车要开了,还请上车。” “谁说我要坐你的车了?”cami哈哈大笑“华夏的艺人,出门都是专车接送,还需要坐你不让坐的巴士?!” 她抬起一只手,超一个方向挥了挥,大家随着她的手看过去,却全部瞪圆了眼睛! 那辆血红的帕加尼zonda,正随着她的手势开了过来! “不是吧……”这次,所有人都听到了自己喉咙里咽口水的“咕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