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金燕西和金太太(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309章 :金燕西和金太太(二)

赵青雅听到这个声音,就差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就是他,在快乐大本营就敢不给自己的面子。就是他,在何氏珠宝抢了自己的代言。就是他,敢在金鹰奖上拒绝自己! 而且,现在他竟敢放话说自己走不过去一场? “林啸。”她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你刷牙了吗?” “事实胜于雄辩。” “好了,艺人都到了。”李大伟再怎么厌恶赵青雅,他也必须出来打圆场“孙凝,陶容你们去化妆。” 他走到赵青雅面前,林啸也分开人群走了过来。 不同的是,赵青雅是用人拉开人群,他过来是人群自己让开。 李大伟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既然两位老师都到了,那就准备化妆吧。” 赵青雅根本就没看他,斜视着林啸“你准备好了吗?等会儿希望别嫌我的鞋太脏。这可是名牌。” “不知天高地厚。”林啸还了个冷笑“牙尖嘴利没用,我话放在这里了,除非你是影后级的表演,否则今天你必败无疑!” 李大伟一头冷汗,强笑道“其实,两位老师可以好好谈谈的……” “他配?”赵青雅嗤笑“再说,你不早看我不顺眼了?不趁着他的手来打压我,你敢?少在这儿装好人,我出道多少年,见得多了。” 李大伟脖子上的青筋都在跳,怒目瞪着赵青雅,过了好一阵,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对林啸点了点头,回身招手“王松林,过来带林老师他们上妆去。” 他直接略过了赵青雅。 “不需要,我有自带的造型师,定妆照给他就行。” 她几步从林啸身边走过,长发飘舞带起丝丝煞气。 “等下就告诉你,方仲永是怎么变成伤仲永的!” 八点四十,所有人都化妆完毕,高西路极不情愿地给几个人讲了戏和走位。 他看到赵青雅的脸,就想一巴掌呼过去。 九点,所有人的目光都严肃了起来,同时全场瞩目着场中。 李大伟起立,抬起了手,场记连忙拿着场记板跑了过来。 “金粉世家首场,第48场,准备……” 林啸和赵青雅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差点迸射火星。 在他们身边的孙凝等人,强自镇定,她们已经可以预料,等会绝对是天雷撞地火! 而她们现在是身在戏中,能完全体会到这种滋味! 所有人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而林啸则上了楼。 此刻,鸦雀无声,这场戏代表了太多的东西。 李大伟心中生出一种cao控全局的成就感,含恨的目光狠狠刮了一眼赵青雅,手挥了下去。 “action!” “咯噔,咯噔。”林啸的皮鞋从楼上踩了下来。 与此同时,陶容,潘兴宜,刘佳佳他们,心中既是无比激动,却也无比忐忑。 不仅是他们,其他所有人心中都七上八下。 到底能不能压住赵青雅的气焰?这是他们此刻唯一的想法。 首次,他们希望听到cut,希望听到赵青雅的cut! 林啸刚现身的时候,和私底下完全不同,李大伟的眼睛一亮。 “果然是影帝!把握得很好!” 此刻的林啸,头发油亮,面无表情间藏着一丝不在乎,走起路来上身笔直不动,双腿有力,目不斜视。虽然只是一些小细节,但从走路的方式上就能看出这个角色平日的教养。 “这才是我心中的金燕西!大气,沉稳,就是不知道他以后能不能把冲动演绎出来!起码这几秒钟,外形,气质上已经达到了近乎百分之百吻合的地步!” “李导,看来礼仪他还真去学了啊。”黄帝有点诧异地说“很多艺人以为礼仪就是收敛一下,却并不是这么简单,要他走起路来肩膀摇晃,仅仅一个细节,就感觉差了些。” “这才是敬业的艺人啊……”李大伟紧紧盯着屏幕,在林啸下来的时候,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将拉开。 针落可闻,只有林啸一步步蹬蹬的声音,随后坐到了沙发上。 他的眼神,非常平静,动作甚至都没有一丝多余,坐下后,手就立刻交叉在一起。 “君子不重则不威,非礼勿动。”寇镇海脸上露出了惊容“这小子……了不得啊,仅仅是几个动作,却把这些古礼用到了每一个细节!完全看不出有身份的差别,仿佛他就是金燕西!总理的七公子!” “有这么厉害?”经纪人疑惑“这才几秒吧?” “你不懂!”寇镇海烦躁地打断了他“从一个细节,就能看出艺人对角色下过苦工没有。啧啧……金马影帝,还真不是名誉影帝?他演蓝宇不会和另外一个真谈了一场吧?” 他眼睛眯了起来“赵泼妇……这次你恐怕遇到天大的麻烦了。” “你去白公馆道歉了?” 不得不说,赵青雅能走到这个地位,确实有她的长处。如同暴龙般的脾气,此刻完全收敛了起来,说话的时候,透出一股久居人上的威严,和金太太的气场几乎完全符合。 她说话的时候,有一些温柔,但更多的是不容拒绝,同时,身体的姿态,神色,全部都配合了上去。坐在她身边的几个人都吃了一惊,这完全是个现代版的金太太啊! 霸气中不失温柔,既能爱惜子孙,更能帮总理协调家务。 仿佛一把未出鞘的剑刺向林啸。 这一场,导演没有写感觉,副导讲戏的时候,也就是说,演出略带教训意味的场面就可以,大家都在猜测,林啸要如何回答。 林啸眼皮都没抬,眉角却不自觉地挑动了一下,盯着桌子上的水果,过了一秒,才“嗯”了一声。 就这么个简单的动作,却让黄梅盈,李大伟,寇镇海等人再次吃了一惊。 动作非常简单,赵青雅开启战端的一剑却仿佛刺到了棉花上,对方回应地那么随意,仿佛已经散了,却无处不在。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许多人辨认真假都让对方直视他的眼睛,林啸没有看金太太的眼睛说话,首先就说明了心中有鬼。而后面那个轻微的停顿,更是让这种情形如同得到证实。”王伯昭惊叹地说“仓促之间,我是想不好这么恰如其分地回应。这种无形化有形,让金燕西这组画面经得起推敲,有了层次!” “任何画面都要推敲,才能看得出演员每一个动作的用意。”黄梅盈也叹道“从挑眉开始,他就在营造这种气氛了。慢慢地散开,却没有一丝痕迹,这种感觉……我总感觉在哪位影帝的身上看到过……” 忽然,她眼睛一亮,旁边的王伯昭也仿佛想到了什么,两人相视惊呼“王治文?!” “不是吧……”王伯昭目光闪烁,继续看向片中“他还真得了王老师的真传?” 赵青雅的心跳了一下,在她感觉,对方的反应太平淡了,但是……太真实了! 真实得让她挑不出一丝毛病! 就算让她来演,也绝对找不到如此适合的表情,语调! “难道他连发音在哪个音阶都练过?!”她心中升起一种极度荒唐的想法“否则……这种圆润如球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不过,再圆的球,我就不相信我戳不破!” “你真的去了白公馆?”赵青雅身体微微前倾了一点,同样,这个角色实在太适合她了,她自己都没发现,她是在超水平发挥。 从开始,她的手就如同真正的贵人坐卧一样,从来没有挪动,就算有,那种慵懒的气息也仿佛从骨子里偷出来。 旁边的几个人,手中的手绢都捏死了。 只有身在场中的她们感受最为清晰,从林啸坐下的那一刻开始,不过两秒,她们就感觉……很难受! 仿佛四面都是墙,每堵都挡住了她们,她们觉得这场戏仿佛真的没有必要存在。 焦点太过明显!坐在赵青雅身边的她们,就是四个肉背景。 “嗯?”赵青雅嘴角微微抿着一笑,这个嗯字意味深长,仿佛一道催命符。 但是,这道催命符打到林啸身边的时候,却啪地一声散开了。 那里就像一个无风地带,什么符没风都漂不过去。 林啸压根就没看她,反而拿起了桌子上一个苹果,闷闷地回答“嗯。” 带不动? 赵青雅微微皱眉,这怎么回事? 她不知道,这就是当初林啸遇到田海荣时候的情况。 根本带不动,自己的一切情绪都影响不了艺人。 演员,首要工作就是调动情绪,适应各种剧情。可说,演员的情绪是最容易被调动的那类人。 所以,才会出现一个人演技太高,完全“活”了一个角色,另外一个人会同时受到感染,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情况,俗称压戏。 但是现在,赵青雅闻到了点不对的苗头。 她两句话,第一句温柔中的苛责,第二句是带着怀疑的疑问,配上场景,她的气势,对方居然丝毫不为所动? 他是石头吗?! 她眼睛微微扫了一眼旁边的几个人,几名女子膝盖上的手绢都绞了起来,显然已经被她盖了,孙凝甚至微微咬着嘴唇,目光很游弋。 她被带动了,自己进入了角色,开始为金燕西担心。 “没事……下面才是我气势的爆发……”赵青雅自我安慰了一下。 “你说你去了白公馆。”她眸子半闭,端起桌上的茶杯微微抿了一口,悠闲地放下,一组动作行云流水,那种慵懒,拒人千里的气氛无形中就透了出来。 “满嘴谎话!”刚放下茶杯,她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一声厉喝,如同春日惊雷,闪过了整个片场。 气势,态度,动作,神态!无一不到极致!在场的人,百分之百被吓得肩膀缩了一下。 就连林啸也是一声轻声吸气,猛地抬起了头,肩膀微微一抖。 “哐当!”“呀!”“cut!” 随即,三个连续的声音响起。 首先,是赵青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翻了一个茶杯,然后,是茶杯滚到递上“哐当”一声摔成最片,滚热的茶水溅到了旁边刘佳佳穿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