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谁更强?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三十二章:谁更强?

不等林啸回答,他的脸色立刻严肃起来,但整体看去,却是一种让人感觉不敢多话的庄重。 林啸眼睛一亮,魏东亭是皇帝身边的人,自然带有康熙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对方的神态可谓掐得恰到好处。就连陈佳林,也微微点了下头。 不过,光这样是不够的,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调查”过对方了,演技刚刚过200的坎,单论演技,绝对比林啸差。 他静静看着对方发挥。 “皇上有一道口谕给你。”李锐进沉着声音说。 “魏先生请说。”林啸喝着茶,这一幕,是魏东亭密见胤褆,令他迅速返京,而在之前,胤褆已经得到密报,皇帝要要废储君。 此刻,他的心情是激动,是亢奋。而魏东亭,他贵为皇子,心里是看不上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装作无意地微微撇了撇嘴角,一闪即逝,不知道的还以为茶太烫。 演员,对于演戏就像平常人对于吃饭。当一声action响起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 “不错。”陈佳林从镜头里看到林啸的面部表情,不禁赞叹之余又有些肉疼。一个平淡的画面,因为一个细小的动作就增色不少,可惜,这样的人才却不能为他所用。 高兰春,薛中瑞,姚常安没说话,兴致勃勃地看了下去。 坐在角落的徐自姚,眼皮也跳了跳。 “有点门道啊。” 李锐进楞了一下,他就站在林啸的对面,对方的面部表情,他看的一清二楚。深深明白刚才那个看似毫无意义的撇嘴角足以演绎胤褆的心理。 而且,他觉得林啸很自然,仿佛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名真正的阿哥。当然,他不知道这是“圆融”的作用。 100点演技,直观上的表现就是,李锐进开始注意林啸的举动了。 “不好。”他心里一惊“我的气势被他带动了?一开始就这样?后面还了得?!” 他连忙振奋了一下精神,郑重地说“皇上令您即刻返京,不得带任何幕僚。” “臣胤褆,领旨。”林啸站起来说,脸上只有恭敬。 “大阿哥,既然口谕臣已经传到,就告辞了。”李锐进打了个箭袖,准备退出去。 镜头“刷”地一声转到了林啸脸上,后面的补光也跟了过来。这个镜头,虽然是李锐进在说话,但是拍的却是林啸的特写。 陈佳林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头,他拍这一幕,是想通过面部一些细微的表情来表达这场暗战,现在看来,林啸更出色一些,李锐进却有点让他失望,没有在有限的镜头中表达出最好的感觉。 “魏先生稍等。”镜头定格在林啸脸上的时候,他目光微微“飘”了一下,随后悠闲地用食指敲着桌子,笑吟吟地说“皇阿玛身体可好?” “眼神不错。”这下,几个老演员异口同声地小声赞了一声,就连在陈佳林旁边的钱经理也愣了愣“年青一代里,算是顶尖儿的了。” “演戏不是生活,自然要有夸大。如果在当时,胤褆肯定是笑容可掬,但是演戏这样演,就没有意思了。这个眼神,很不错。”陈佳林也夸奖到。 “嗯,可以,剧本只有对白,所有这个情况下该有的动作都要自己补完,尤其是这种小动作反映内心活动的戏,要求演员经验相当丰富才行。”高兰春第一次开口了“不过,这小子只是个新人吧?!从哪里得来的这些经验?难道天生为了演戏而生的?” “哈哈,老高你就别嫉妒了。新一代有了这样的人,不是正好让我们休息了吗?” 徐自姚没有说话,脸色有点沉,一口接一口地喝着矿泉水。背后呼呼吹的风扇都缓解不了他心理的燥热。 他知道,这个剧组新人辈里,李锐进的唯一一个竞争对手就是林啸,没想到对起戏来,差距不是个瞎子都看得见!分分钟都见差距! “不好。”他眉毛挤到了一起,这个场合让李锐进丢了份儿,要找回来可就不容易了。 在场没有几个新人,但许多更识货的老演员却都在。他能看到的,其他人都能看到。 李锐进有点慌了。 林啸敲桌子的声音,好像一下下地敲进了他的心里,让他觉得烦躁无比,目光正对上林啸自若的眼神时,总觉得不敢直视,只好把注意力放到他的手指上,导致越来越心烦。 “皇上身体硬朗。”他压着性子说,还好他这里话不多,他已经有种感觉,这样下去,他会完全被带着走。 “竟然敢压我的戏!”他心里火气也出来了,必须从这里面挣脱出来! 他咬了咬牙,忽然说“皇上很想念几位阿哥,所以召几位阿哥回去看看。” 愣了,这下,楞的不是林啸,而是陈佳林他们。徐自姚握着剧本的一只手也紧了紧。 “改台词了?”看着陈佳林的脸色,姚常安疑惑地问。 薛中瑞笑了一声“老姚,别说你没看出来,这是在压戏呢。两边实力不对等,一方不愿被气势带着走,有点慌了。” “有意思。”姚常安笑着看片场“看样子,这两位有点过节啊。” “两人都是出头的时候,林啸来这里就是个过节。”陈佳林做总结性发言,皱着眉头说“不过事先不说,讲戏不说,临头改?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可惜,一方拿的是金箍棒,一方拿的是九齿钉耙。再怎么挥舞也打不到天宫上去。”薛中瑞不满地说道“演戏就演戏,不行就多学。片场上见真章,有什么必要搞小动作。” “你说林啸?”看着势头发展越来越不对,几名老戏骨纷纷开口,钱经理连忙岔开话题。 薛中瑞扫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你知道我说的是谁。我们是老了点,但眼还没花。” 林啸只楞了不到半秒,立刻就猜到了对方的心思。论经验,李锐进比他差得远。 对方也是咬牙说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和林啸的差距竟然这么大,对戏不到几分钟,立刻就出了问题!完全被对方带着走。他想要从这种感觉里跳出去。 他只希望这句话说出来,对方能顺势结束这场戏。 但是,他完全失望了。 “呵呵。”林啸忽然笑了,他走近李锐进。 李锐进的腿轻轻颤抖了一下,他思维乱了起来,自己挑了这个头,对方要怎么回答?怎么这么胸有成竹? 林啸走到他面前,面带微笑,看着李锐进此刻已经有一丝呆板的脸色,一字一句地说“是想念我们呢?还是胤礽的事情让皇上心烦呢?” 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让李锐进不知道如何说才好,但直觉又告诉他,必须回答! 才不到两秒,他额头上就泌出了细细的汗。 “cut!”就在这时,陈佳林忽然喊了卡,黑着脸说“谁让你们乱加台词的?!照着演就行!这又不是情感起伏多大的戏!我都以为能一次过了,你们又来这个?!缺时间上镜是不是?!想出头是不是?!那就给我老老实实把戏演好!” “呼!”陈佳林的话,李锐进没听在耳朵里,他轻轻吐了一口气,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弥漫在心中。刚才,他真的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 他不是新人,已经知道,这是演技的差距。 “谢谢你的大巴。”林啸对他笑了笑,转身走到了桌子前。 李锐进没说话,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背影。眼睛里都泛出些红色。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被压戏,他的脸已经丢够了。 “休息一下。”陈佳林沉吟着说,转头对旁边喝茶听收音机的高兰春问道“你怎么看?” “不好配。”高兰春摸了摸下巴,有点犹豫“很明显,演技的沟壑。一方完全盖了另外一方,魏东亭这个角色成为了龙套,只想快点演完这一出。偏偏又有些自傲的心态,让他多说了话。” 薛中瑞也赞成“这一幕,要和谐,那就让胤褆……叫什么名字来着?就是那个演员,放松点演技,否则一个皇上身边的人被盖得唯唯诺诺,有点说不过去。” 他看了陈佳林一眼,斟酌着说“另外,这个魏东亭的演员,据说是制片方的人吧?让他这么被盖,剧组也不好说。那边那位,从刚才脸色就不太好看。” 顺着薛中瑞的目光,陈佳林看了一眼面沉似水的徐自姚,对方反复地玩着矿泉水瓶子,上面都被捏凹了好几块。 叹了口气,他朝林啸招了招手“林啸,来一下。” 林啸点了点头,走到导演椅前。陈佳林考虑了一下,开口说“觉得刚才演的怎么样?” “还行。”他回答道,其实,他刚才可是全力演出,甚至想调用系统里的道具完全把李锐进压死,可惜,关键时刻导演喊了卡。 “林啸,影视不是一个人在演。”陈佳林语重心长地说“你这种做法,叫做压戏,对你的对手压力很大。有的不道德的演员如果想整一个比他演技差的,就会这么做,往往能把一个本来出彩的场景压成一个龙套场景。这不是任何导演希望看到的。” “好的,陈导,我知道了。我只是刚才有点入戏而已。”林啸点了点头,他只是想给李锐进一个教训,也知道对方有背景,不想让剧组难堪。 这场戏之后,他们再没什么交集,杀杀对方的傲气,一报还一报,该停手了。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化妆

下一篇   第三十三章:雨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