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艳照门(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327章 :艳照门(二)

“赵姐,冷静。”周长光额头青筋都在跳,眼前的赵青雅,已经完全失去了她的盛气凌人。 “林先生。”万根怀眼皮抽了几抽,忌惮地看着林啸,斟酌了好半天才叹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林先生,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林先生,如果您现在收手,天光一定有厚报!”邹玲玲也着急地说,赵青雅这个样子,再过一段时间,恐怕人都得毁了。 但是,他们不敢找秦家,只有在林啸这里打开缺口。更重要的是,证据全在他手上。 “得饶人处且饶人?”林啸嗤笑了一声“要是这次是我栽了,你们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个对我动了杀心的人,我凭什么要放她?你告诉我?” 赵青雅银牙紧咬,死死地盯着他,但是,现在她不敢多嘴一句。 她的未来,她的事业,全部系于林啸一张嘴上,天大的胆子,她都不敢再跋扈。 “林先生,这次是我们做错了。我们天光代表赵青雅向你道歉。”万根怀低声下气地说,此刻他再也顾不得任何脸面,多拖一分钟,外界的舆论就多拖一分钟。他们拖不起! 林啸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 邹玲玲,周长光心中哀叹,什么时候,被自己扫地出门的人能这样对他们说话了?能让他们三个真正的高层联合起来求他? 早只如此,何必当初?他们悔得肠子都青了。 “林先生,我们知道,这代表不了什么。这次确实是她做得不对,你想要什么,尽管提,只要天光能做到的,一定尽力!” 林啸终于开口了。 “我要她去她该去的地方。” 万根怀三人苦涩地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无奈和焦急。 “林先生,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当初也没亏待你吧?”邹玲玲声音发紧地说。 “没亏待?”林啸哈哈大笑“当初我父母去世说请假,是谁说不让回去的?!” “当初我生病说请假,是谁来我房间把我拖着赶到录音棚的?!” “我反映过那么多次和宋清明不和,是谁视而不见把我们往死里整的?!” “现在你们知道来求我了!是不是以为我这个你们赶出去的人永远翻不了身!”想起以前的遭遇,他的心情也有些起伏,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四个人说“一报还一报。” 三个人都哑然,心中满是酸涩,谁能想到今天这样的结局? 万根怀摇头苦笑“哎……造化弄人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邹玲玲被林啸的喝问尴尬地说不出话来,喉咙仿佛被手捏住了,再想恳求,不知如何开口。 “这才两年……才两年啊……” 就在这时,万根怀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调整了一下心情,拿起了手机“你好,我是万根怀。” 寂静的房内,只有这个沉闷的声音,除了林啸,人人心中都说不出的窝心。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确定你没看错?!”猛然间,万根怀整个人都像被针刺了一样,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他的嘴唇颤动,甚至身体都在发抖,眼睛鼓得就像凸出来的死金鱼眼一样,写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我,我知道,我知道了……”几秒后,他放下了手机,整个人都呆了一样站在原地。 忽然,他疯了一样转向林啸,指着他的手中风一样抖个不停。 “是你!是你对不对!?” “你好狠!你好狠的心!就算赵青雅再怎么横,也罪不至死!你怎么能用这种方法!这是让她连退出娱乐圈都做不到啊!” 林啸眉头皱了皱,他完全不知道万根怀发的什么疯。 “老万,怎么回事?”“静心,到底怎么了?”周长光和邹玲玲连忙问。 “怎么了?”万根怀咬牙切齿地坐了下来,眼睛都变得通红“咱们别求他了!今天刚发的杂志!竟然登出了赵青雅的裸照!还求?!求了有个屁用!这下就算涉黑涉毒的事情摘下来,她也根本活不下去!” “什么?!”“这不可能!” 听到这句话,两人如遭雷击,第一反应就是,这不是真的! 而赵青雅,整个人都愣住了,她脸上的表情,刹那之间从极度愤怒变为了呆滞,整个人都仿佛空白了。 裸照?我的? 她简直想哈哈大笑。 这怎么可能?! 是谁?到底是谁拍的裸照!她怎么不知道! 对了,一定是他!肯定是他! 她的眼睛,如同火山爆发,要杀人一样盯着林啸。 “你不得好死!!”她猛然尖叫着,疯狂地哭喊起来,根本不顾眼泪丝毫不受控地从自己眼眶里奔涌而出,仿佛疯狮一样,声嘶力竭地朝着林啸抓去。 就这短短一秒,她崩溃了,彻底地崩溃了。 这不是13年,不是那种以裸照上位的年代。这是02年!这种事情,可说回顾百年娱乐史,闻所未闻! 想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看光,被全国十多亿人看的一清二楚,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成为整个娱乐圈的笑柄,她疯了,彻底地疯了! “看,这就是那个三栖红星,身材真不错。”“是啊,看样子有c吧?” 一想到这里,她心中强行按捺下去的杀意,如同长江奔涌,一刹那就爆发了出来。 “我要杀了你!!”她声音因为忽然爆发而显得嘶哑,哭号着向林啸冲去。 但是,她没有冲到,保镖已经按住了她。 不过保镖的眉头都微皱,这个疯狂的女人,此刻爆发的力量太大了。就算被他按住,整个人也丝毫不顾地超前蹬腿,两只手极力想挣脱控制抓过去。 此刻,没有三栖红星赵青雅,只有发疯的市井泼妇。 就在她艳照爆发的刹那,三栖红星,就成为了过眼云烟,而赵青雅这个名字,注定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这是断了她的根。 “林啸!我要你死!你这个王八蛋!你死一千次都不够!”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呜呜呜,你这小杂种!只配给老娘舔鞋!死!死!我要杀了你!” 嚎叫着,哭喊着,没有人敢去劝她,林啸只是抬了抬眉毛,丝毫不在意。 哭着,嚎着,不知道多久,保镖感到她力气小了。 下一秒,她猛然呼天抢地地大哭起来。 眼泪从她滑嫩的肌肤下留下,如同两道小溪,根本止不住。 “完了……我完了……啊哈哈哈……你们满意了?” “天啊……我赵青雅纵横十多年……怎么会得到这种结果……” “我不要像那些新人一样从头再来啊!我是三栖红星啊!我是高高在上的天光一姐啊!” “贱人们……你们高兴了吧?满意了吧……啊哈哈哈……” 她疯狂地锤着地面,时哭时笑,整个人已经疯魔了。 “有多少艺人,被你弄成这样过?”林啸忽然开口了“你想过他们的心情吗?” 赵青雅的哭声就像被一只手捏住,倏然收拢了。 “林啸!”她的眼睛里藏着刻骨仇恨,满腔的怨毒,愤怒都随着她的声音发泄了出来。 “那又怎么样!强者为王!我就是大牌!我就是红星!他们那些渣滓!该死!该死!” “蝼蚁就该被我踩死!踩了又怎么样!谁不是这样做的!我是红星!我就有权利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凭什么不尊敬我?!凭什么不让着我!我才是一姐!” 她颤抖的手指直指林啸,声音嘶哑“小杂种,老娘后悔第一次没弄死你!要不然何至于此?!” “我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啧啧。”林啸嗤笑“你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了。如果把刚才的话录下来,放给娱乐圈听,没有任何人会对你心生怜悯。” “咎由自取!” 冷笑着说完这句话,他正了正脸色,根本不管瘫软如泥的赵青雅,转头平静地对万根怀三人说“不是我做的。” 三个人没说话,眼睛喷火地看着林啸。 “信不信由你。我压根不知道这件事,有其他人想让我背黑锅。你们放心,你们不说我自己都会查下去。”他思索着说“就连秦家都不知道这件事。” “我凭什么相信你!”邹玲玲咬牙切齿地说。 赵青雅完了,彻彻底底地完了,神仙难救! 数罪并罚!再加上让她身败名裂的艳照,她想不死都难! 而失去她的天光,他们根本不敢去想。 “我凭什么要让你相信?”林啸丝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能告诉你们不是我做的,已经够给你们面子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别把自己看得太伟大。” 他指了指门,对保镖说“送客。” 保镖点了点头,放开已经神志近乎失常的赵青雅,对方“咕咚”一声如同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嘴里还能依稀听到“贱人……死……”等等话语。 “请吧?各位,不需要我送你们吧?” 三人铁青着脸站了起来,事到如今,就算林啸点头,也于事无补。 这场巨大的风波,根本不是区区一个天光能摘得出去的,就算香港老三大都不能! 他们一回去,恐怕立刻会被如潮的记者淹没!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万根怀咬牙说到。 “如果自然环境没被破坏的话。”林啸淡淡地说,根本没起身。 看到他们走出去,他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是谁?赵青雅已经完了,是谁加了最后这把火?是认识的?还是早和她有仇的? 赵微?不对,对方和赵青雅并没有多大的过节,而且也不知道军旗装是因为金鹰奖而爆发的事情。而且赵微没有害他的理由。 他叹了口气,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个黑锅,无形地移到了他的头上! “得先把自己摘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