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雨戏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三十三章:雨戏

“李锐进。”就在这时,徐自姚开口了,朝李锐进也招了招手。 “徐总。”李锐进来到徐自姚面前,他脸上的冷汗还没干。 徐自姚看着他脸上的汗,冷哼了一声“舒服了?” 李锐进没说话。 “你真以为一个新演员有那么容易让影帝和影后鼓掌?你想得太简单了!陈到明是什么人?那么爱惜羽毛的人,出得起价钱别人不一定演!这么挑剔的人会鼓掌,你非要开始就把林啸划到敌人那边去!”他低着声音训斥道。 李锐暗自咬着牙,眼睛里满是恨色。徐自姚看着他不时抽动一下的腮帮,语气转淡“刚才对戏,感觉怎么样?” “很厉害,比我想象得高明非常多。”李锐进尽管不服气,但也不得不照实说。 “剧组不会不给我们面子。”徐自姚往后一靠,淡淡地说“陈佳林找他过去了,恐怕也是说这个事情。幸好这是夜戏,没人来看,要不你这脸可就丢大了。” “等会开拍,你别乱加什么台词。他也是出口气而已,过了就完了。安安稳稳演完这一场。你和他的对手戏就一场,以后机会多得是。” “知道了。”李锐进牙磨得“咯咯”响,三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被影帝压戏没什么,被前辈压戏也没什么,但偏偏是被同辈压戏!还不是一个级别的! 而且那个人是他唯一的对手!下过绊子的人! 这让他怎么咽得下去这口气! “林啸!”他声音都有点变调,现在看着周围的人,怎么看都觉得在取笑他。 “准备!”五分钟后,陈佳林再次举起了喇叭。 林啸扫了李锐进一眼,正好遇到对方的目光,里面的怨毒的神色不言自明。 “action!” 不得不说,李锐进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还是相当敬业的,一开拍,神态马上就变成了“魏东亭”。 刚才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他再次把台词重复了一遍,而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一开始,他可谓马力全开,以自己最大限度地融入了舞台。 “比刚才更投入了。”林啸心中暗暗说,他也收敛了不少。 一收一放,相比刚才完全碾压的形式,这一次倒还真让李锐进演出了一些亮点。 “cut!过了!” 陈佳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锐进甚至浑身一抖,他刚才最大限度地入戏,导致还没有完全抽离出来。 “收拾下东西,换到东边大帐篷,拍晚上下一场。”陈佳林披上衣服就走了,场务连忙给在场的人打着招呼。 过了大约一分钟,李锐进才恢复了正常,看向林啸的目光仿佛要把他刺透。 两人擦肩而过,他一句话都没说,林啸忽然开口了。 “大家都是新人,何必?还嫌新人的日子不够苦吗?” “你知道个屁!”片场还有不少人,李锐进声音压得很低,他转过头来,眼睛都气的有点发红,腮帮的肌肉不停地鼓动,低声咆哮着。 “如果不是你!如果没有你!这部戏绝对是我出头!我才是这部戏新一代最亮眼的人!”他拳头握地“咯咯”响,仿佛要把林啸生吞活剥“我熬了这么多年!比你这种刚出道就有人罩的家伙惨得多!” “第一年,我去找徐自姚,他正眼都不瞧我一眼!那可是我小表叔啊!给老人端茶倒水什么没干过!陪酒陪老板!做了这么久才到今天这个地步!怎么会被你压下去!” 林啸静静地听着他发泄,等他低吼完了,才说“起码你还有公司签,如果你试试一家公司都不签你,瘟神一样把你往外赶。屎尿屁的戏演几年,每次大小活动必定有一个以前的‘兄弟’去拉你当背景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有好戏演是多幸福的事情了。” “没有林啸,还会有李啸,王啸,自己演技提不上去,再好的机会都没用。演技上去了,哪部戏不是机会?”他淡淡地说“也不用把自己说得那么惨,你做那些,谁没做过?” 李锐进瞪着发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看着他,足足一分钟,忽然笑了起来,仿佛一条蛇吐出了舌头。 “是啊,我承认,我不如你。但是,我会抓住每个上位的机会!只要是同辈,绝不能允许他站在我前面!” 林啸叹了口气“本来,我以为咱们两清了。看样子,你不愿意。” 李锐进阴森森地笑着“当然,当然不愿意!告诉你,咱两没完!” 最后四个字,他是咬牙切齿地吐出来地,说完了,转身就往片场外走去。 林啸摇了摇头,对这样的人,说什么都没用。 这个圈子,每年有海一样的人加入进来,过得比李锐进凄惨的人比比皆是,那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临时演员就是其中之一。但是,能红的是五百里挑一,能长红的,更是五千里挑一。 根基不打牢,总以为自己是缺少机会而不红,这样的人永远也爬不上去。 他牢牢记得,96年算是正式出道的黄博,三年内拍了他前三十多年加起来十倍的票房,更是三年内夺帝。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他喃喃说了句名言,朝着片场另一方走去。 拍完了这一场,他这边的戏份不算多。大的还有两场,小的,比如某些场景露个脸什么的,随时都可以拍,甚至很多时候他还客串了几下临时演员。 他的戏份很快就下来了,三天后,拍雨戏。 cami自从第一天来过之后就没来了,去她那里也看不见她,不过也多亏他和徐自姚说的那几句,一些门神小鬼级别的,倒真没来找他的麻烦。 他也知道,cami的作用就到这里了,对方不可能天天陪着他,又不是保姆。 但有这种知觉,接到cami说他已经回北京的消息时,还是苦笑了好一阵。 草原上,剧组的人都不自觉地放开了一些,很多人晚上都组织起来出去“联络感情”,当然都是几个圈子的人,林啸属于常客,不少人都要了他的手机号。 参加完聚会的时候,他有时候会想起那个哭笑不得的晚上。不过,当接到秦心的电话时,还是吃了一惊。 “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呃……我问的……你不高兴吗?”秦心的声音还是那么“胆怯。” 林啸咂了咂嘴,美女问你高不高兴,不高兴也高兴了。不过,对于私人电话经别人的手流出去,还是有点介意。 “你不来乌兰布通了?”他问道。 “我这边只有几个露脸镜头,可能最后来……”秦心说了一阵就不说话了,两人都有点沉默,都不自觉地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 “要没事的话,就挂了吧,我这边在聚会呢。”看着林啸拿着电话不说话,已经有好几个人来催他了。 就在他准备挂的时候,秦心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那个……谢谢。” “没什么,小事。”林啸也不点明,到底是醉酒的事情还是被别人吃豆腐的事情。毕竟女孩子也是要面子的。 “嗯……等我到了请你吃饭吧。” 林啸想了想“恐怕档期对不上,我这里只有两场,应该一周多就完事了,然后我要去别的地方。留着吧,给你记着呢。” “那……到横店之后吧?” “行。” 挂上电话,他加入了聚会之中,大家都喝了不少,话也说开了。 “林哥儿,听说明天你有雨戏啊?” “是啊,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雨戏呢!”“说说呗?让我们也提前弄明白点。” 不少人跟着起哄,这些都是经常问他问题的人,把他当了个百事通。 “行啊,那就说说吧。”林啸笑着说“其实雨戏是最难的,雨越大,挑战也越大。分为裸妆的和防水妆的,在雨里肯定是昏暗的天气,没有太多的灯光给你调整。而且,雨让演员看起来很狼狈,怎么在里面演好,是非常困难的。” “那林哥儿,你明天的戏是啥?” “有防水妆,雨很小。”说着说着,林啸忽然皱了皱眉头。 他想到了一件事。 李锐进这两天安静得吓人,但是真正接触过一次,他知道对方是个比刘颂德这样的人更缠人的人。 两人都有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很难踩死,这样的人,心里憋着对他的气,一有机会就咬他一口,而且,李锐进比刘颂德有实力地多。现在在别人的地盘上,他不觉得对方会放过明天的机会。 而化妆,他想起了柳依依,虽然上次化妆对方很“安全”,但也许是上一世的直觉,他总觉得这种安全太过于虚假了。 雨戏可做的事情太多了,导演只会看他的镜头,不会去看别的镜头拍来什么样子的。只要真正的摄像机给他来点什么花招,灯光随便偏一偏,最后出来的可能看都看不出来他是谁。大大影响他的辨识度。 这种手法是很有技巧的,不会成为非要重拍不可的烂镜头,只会成为差不多,勉强可以过的次烂镜头。 而当差不多都完成了,导演看毛/片的时候,自然不会因为这种次烂镜头重拍一次,也只有将就凑合了。 不知道多少以为“只有大牌明星才是重要角色”的新人,在这上面吃了憋亏。上一世他自己都吃过。 而当化妆师联合起灯光师的时候,足以让他丑上十倍!这不是偶像剧,陈佳林根本不可能这么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