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剥鸡蛋(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361章 :剥鸡蛋(二)

第二天下午,两名职业魔术师就来到了剧组。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陈福到。”“高山。”两人做了自我介绍,高山笑嘻嘻地在黄帝肩膀一拍,回手就拿出了一朵花来。 “真漂亮。”两位女士眼睛都亮了。 “这两位可是我的团队里最顶尖的魔术师。”江蹈海笑道“在香港也是颇有名气,很多节目都专门请他们过去。” “顶尖不敢说,不过入行七八年,心得还是有一些的。”陈福到看上去比较淡漠,语调也是淡淡的。 高山手一搓,手中的花又变为了一堆纸牌,全是黑桃a。 大家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电视上看魔术,和现场看魔术,完全是两种感受。 “这是怎么做到的?”周讯好奇心爆发了。 “秘密。”高山大笑“魔术揭秘就不好玩了。” “其实,魔术和偷技一样,都是讲究手的速度,手的稳度,殊途同归。”江蹈海笑道“成了,你两别卖弄了,明天的段子你们也看了,有信心没有?” “剥生鸡蛋有点难度,不过剥熟鸡蛋倒还轻松。” 江蹈海点了点头,回头问林啸和葛优“两位老师,练得如何?” 葛优笑着摇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我看了这一段的剧本,葛先生这一个小动作,别人可能要练一年。”陈福到平淡地说“如果实在不行,就只有用点别的手段了。” “林先生呢?” “马马虎虎。” “哎……那也得用点别的方法了……”江蹈海摇头叹气,对两位魔术师说“ok,明早9点开拍这一场,大家都做下准备吧。” 几名艺人稍微寒暄一下就走了,高山这才叹气“老江啊,你挑这两个动作难度可不小啊。” “小了能让你们过来吗?” “会做是一回事,做好是一回事,这场戏,恐怕返工多得很,这两个动作,尤其是剥生鸡蛋,我都不敢说十次能过。”陈福到没什么表情地说。 “尽力而为吧,林先生葛老师毕竟是艺人,和你们择重点不同,他们是做不出来这个专业动作的。”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车厢中就已经人潮云集了。 得到消息的人,几乎把车厢外围了个水泄不通,而有幸进入车厢的人,眼睛都是朝着两位魔术师看去。 “哎,你知道不,今天早上的戏是特地请人从香港过来表演的,听说是不用手剥鸡蛋。” “废话嘛,不知道能围这么多人。我也好奇,怎么不用手能剥出一个鸡蛋来?简直是神了!” “嘿嘿,听说还有剥生鸡蛋呢!” 沸沸扬扬,就连周讯和葛优,也是颇有兴致地朝两位魔术师请教。 高山没做太多解释,笑着正面一只手在周讯面前一晃,另一只手在她脑后一抹,随后一甩,“刷啦”一声,一把黑桃a出现在他的手上,在一搓,又变成了一朵纸折的玫瑰。 顿时,口哨声不绝于耳。 “高先生,你怎么做到的?”葛优都忍不住出口问。 “小道,唯手熟尔。”高山大笑,随即拿着旁边一个鸡蛋,在桌子上面一拉。 这下,连葛优的眼睛都瞪圆了。 在他手里一拉就掉的鸡蛋,此刻就像粘到了高山拇指食指之间。 “在转!在转!”旁边一名群演已经顾不得礼仪了,“呼啦”一声全部围到了葛优他们这桌,震惊地看着那个还在旋转的鸡蛋。 高山拇指食指稳如磐石,稳稳地“粘”住那个鸡蛋,鸡蛋仿佛不受力一样,在他两个指头间旋转不已。 “神了!”“这得多么灵巧的手指啊!”“手太稳了!”顿时,赞叹声不绝于耳。 “冯导和林老师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人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有两把刷子!”冯晓刚和林啸走到这桌前,冯晓刚看着旋转不已的鸡蛋,也大吃一惊“我还以为要用特效做,竟然还真做得出来?!” “刷拉拉。”鸡蛋停止了旋转,稳稳落在高山掌心,他笑道“我只能保持一分钟的旋转,陈师兄比我保持得更久。” 冯晓刚乐了“那么香港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步?” “不超过五指之数!”陈福到自信地说“做到这一步的,如果不是魔术师,放眼外界,那绝对是千王之王级别的!” “我们只能做到转,如果要剥,必须借助一些特别的工具。”高山叹道“谁要真能手剥生鸡蛋,哪个贼看到他都得喊一声祖宗!要是放到魔术界,那就是百年一遇的天才!” “神乎其技。”冯晓刚也赞同地说了一句,随后操起了喇叭“好了好了。各就各位吧!准备开拍。今天这场主要看两位大师的表演,大家不要有太多压力,但是也不能放松,谁要让我不高兴,我就让他不痛快!” 导演的话,就是圣旨,当下,就连葛优和周讯,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冯晓刚看了一圈,点头喊道“第102场,准备!” “action!” “认识一下,姓胡名黎。承蒙道上兄弟错爱,叫我一声黎叔。”葛优笑着坐了过来。这一场对话很简单,他只需要口白三句就可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直到那句“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出来的时候,冯晓刚喊下了cut。 “过了,两位大师准备!” 陈福到和高山,表情都严肃起来。他们从自己兜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去,今天上午,就连葛优林啸都不是主角,注定两名魔术师才万众瞩目,大家都想看看,手剥生鸡蛋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盒子打开,里面铺着一层红绒布,还有大大小小的凹槽,都放着一些大家见都没见过的东西。 陈福到拿起一瓶油,深吸了口气,抹到自己右手上,同时,拿出一个和指甲颜色一模一样,约莫只有几毫米长短的锋利护甲,粘到了自己小指上。 随后,他闭上眼,开始做深呼吸。 全场都寂静了下来。 高山拿出了一个玻璃杯,林啸和葛优都发现,玻璃杯里,有一个几乎肉眼难辨的锐利突起。 “这就是无手剥鸡蛋的突破口了。”两人心中都恍然大悟。 “林先生,我为你讲解一下。”高山开口道“如果鸡蛋会被甩飞,我们就只有用最原始的办法。” 他扬了扬手里的杯子“这个杯子,有一个一毫米左右的小洞,我们会用一根绳子把鸡蛋吊起来。镜头不会拍到绳子,你甩好之后交给我,你只需要对着镜头笑就可以,事后会被剪掉的。” 随后,他礼貌性地问了一句“林先生练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 “嗯,好的,那么麻烦工作人员拿一下绳子和……”话没说完,忽然,高山和陈福到两人的目光都见了鬼一样看着林啸。 “你……你刚才说……” “我练得差不多了。”林啸笑道“应该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高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冯晓刚也正色道“小林子,这可不是让你练手的地方,母鸡都会抗议的。这几天你们毁了多少鸡蛋了?” “林先生,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本质不是魔术师或者小偷,这个技术就算再国内掌握的人都不多,还是让我们来好了。”陈福到语调不变。 周围的人也愣了,林啸居然会了? 不能吧?刚才看过两位魔术师的表演,可是冯晓刚都夸奖神乎其技的,要两三天就能赶上七八年,苦练还用来干嘛? 林啸笑着看着眼前的人,没说话,忽然,他的手动了。 手在桌子上一晃,下一秒,桌子前所有人都愣住了。 冯晓刚,掌机,灯光师,周讯,葛优,陈福到,高山,每个人的表情都像看到了外星人一样。 林啸手很快,比平常还快,但是,他的手停下之后,桌子上同时少了两样东西! 杯子,鸡蛋! “白龙过江?”高山愣愣地看了桌子三秒,才惊呼出来“你……你是贼王弟子?!” 他还没说完,陈福到就扯了扯他的衣角,高山看过去,发现陈福到的目光呆滞地看着桌子,他顺着看过去,紧接着,他想高喊什么,却什么都喊不出来。 “是三样东西……”葛优也感觉嗓子发痛,刚才的电光火石,没有一丝声音,却仿佛无声的闪电,一闪过后,桌面上东西都变了。 现场的忽然寂静,和高山的惊呼,外围的群演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拼命伸着头往桌子上看。 桌子旁,七八个人的目光,整齐地如同有人发号军令,齐齐看向了林啸的右手,不发一语。 他的右手中,是一个玻璃杯,里面有一个鸡蛋。 但让他们注意的,是林啸屈着的小指。 “林……林老师。”高山觉得自己说话都有些不畅快了,调整了一下心态问“你……” 还没说完,桌上所有人眼睛都瞪得溜圆,仿佛白日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