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意外(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370章:意外(二)

十五分钟后,所有人再次来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林啸看了一眼葛优的数值,已经跌到了1080。 他叹了口气,影帝之后增长得有多慢,只有他自己知道。比如他,几个月了还没有突破1000,仍然在900点上打转。 “尽快结束。”他暗想道。 冯晓刚眼睛里也透露出担心,等人刚站稳,他就举起手“第三十八场,准备!” “开始!” “咔!”随着场记板的声音,所有人都进入了状态。 片子在一分一秒地拍摄着,机器后的冯晓刚,是既焦急又期待。 “我年岁大了,腿脚不好。”葛优慢吞吞地走到了林啸和赵微几人面前,咳嗽了两声说“这还有座吗?” 赵微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留意到,对方额头上有一层细细的冷汗,如果不是防水妆,恐怕马上能看出来。 林啸也同样看到了,心中生出一股敬意。 “老大爷,这儿人满了。”一时间,两人都立刻投入了角色,连病人都这么敬业,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敬业? 很快,就到了林啸把葛优带走的一幕。 两人很快就到了一个僻静的车厢,林啸的心里有些许期待,这可是他和葛优的第一场一对一的对手戏,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展开。 葛优的数值,已经跌到了1050. “座呢?”僻静的车厢中,只剩下了林啸和葛优,对方颤巍巍地问。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林啸都无法把眼前的人和葛优联系到一起。 太平常的老头了,经过多次化妆,已经和本人完全不同,对方的演技丝毫不带一丝烟火气,根本看不出演的痕迹。 已臻化境啊,他心中暗赞。 不过这样,他更不能输!如果连这种状态的葛优都把他压了,他自己心里都会过不去。 全力以赴,才是对对方的尊重。 “座?”他冷笑了一声,一瞬间,刚才笑容满面的脸已经挂上了一丝阴笑“挺像的啊?” 葛优眼角的余光看到,心中“突”了一下。 相当不错的小表情。 这个表情,只是一下子,但是完全凸显了王博的个性,变脸比翻书快,对敌人丝毫不手软。 在原版中,刘得华只凸出了一个重情义的性质,但是这个性质,几乎是个人都会具备,并不出彩,所以被满口仁义道德的黎叔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林啸和葛优的对手戏很少,不过却正是表现他“狠”的那面最好的承托! “不错的小子,没有赵微在场,能清楚地感觉对角色的领悟,显然,他理解地很透彻。” 心里想着,他脸上波澜不兴,仍旧用那种下一秒就快死的语调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林啸冷哼了一声,笑容仿佛盛开的罂粟花,璀璨如罂粟,狠厉如毒蛇。 五分冷酷,五分不屑。 “不懂我就教教你。”他冷笑道“老头,你家人呢?” “咦?”机器前的冯晓刚和黄帝,齐齐低声呼了一声。 “林老师在干嘛?”黄帝愣了“剧本上没这句啊?” 冯晓刚小眼冒光地看了一会儿,忽然问“王博和黎叔单独对戏,有几场?我是说没有外人的情况下。” 黄帝想了想“就几场,三四场左右。” “这是整部戏第一场。”冯晓刚点头“我知道了,他恐怕是想让王博的性格更加多元化。” “这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王博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狼,但是咱们的剧本中并没有安排给他这样的桥段,或者说有,但让广电局那帮孙子都给删了。”冯晓刚咬牙切齿“只能凸显给主角真善美的性格,我靠!” 他眼睛放光地看着镜头“但是他琢磨出来了。不过恐怕他也有一丝猜测,有台词,没戏份,这个性格就会变得空洞。为了让王博更真实,他选择了在别的场子找回来!” “比如……”他兴奋地说“现在!” 说完,他叹了口气,摇摇头。 黄帝愕然“冯导,这说明林老师对角色的要求很高啊。这部戏,王博本身是个出彩角色,但是广电局这么一砍,风头完全被黎叔压了,就算其他影帝来演恐怕也是这样。他能用别的手段找回场子,这是好事啊,你叹什么气?” 冯晓刚幽幽地说“你还是经验少了点啊……” “这样一来,这出戏就变成了平静湖水之下的暗潮汹涌,两人要在道貌岸然之下勾心斗角,这种感觉只有通过一个个小表情和细微的动作做出来,非常难以把控。” “如果是平时的老葛还好……现在他的状态……我怕他撑不住啊……” 黄帝听得一愣一愣的,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窍门?冯晓刚这么快就领悟了? “这么复杂?” “很不容易,每一个动作,都要带有‘我懂你,你别在我面前卖弄’的意思,却始终不去捅那层窗户纸,就像情人间的暧昧,似有似无。” 听到林啸这句话,葛优微微一愣,临时换台词了? 不过以他的经验,虽然没有猜到林啸的真正目的,但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竟然想在我身上找场子?!”他心中“腾”地串起来一股热血。 从来只有他用独特的手法抢了别人的戏,还很少有人敢在他身上找出彩点,用他当垫脚石! 他不是恨,而是兴奋。 “行啊,既然你想让角色丰满,我就来试试你有没有这个底子。” 他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抹血色,感觉虚弱的身子都有了力气,动作却是身子风一吹就倒地往前倾,手放在耳朵边上,颤声问“啊?小伙子,我没听清。” 这也是给他自己留下反应的空间,并且以退为进,充分利用自己“老头”角色的特点,给予自己足够的时间来组织反应。 不得不说,是很辛辣却场景感十足的对话。 但是,这是有心算无心,林啸早就准备好这一场了,他无所谓地笑笑,拍了拍葛优的肩膀,葛优顺势身子就歪了一下,就像一个老人忽然受了大力一样,但马上勉强扶着拐杖站直了。 “老头,别装了。”林啸目光如电,神态仿佛掌控一切,实际上,现在他确实不知道黎叔能手剥生鸡蛋,总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态。 “你身上,一股子老狐狸的臭味。”他凑近了葛优耳边,近乎耳语地摩挲着自己的牙,从牙缝里飘出这句话来。 随后,他成竹在胸地看着葛优“咱两都是一路人,少在我面前装蒜。” 葛优眼皮跳了跳,这句话,加得很是时候,他如果演王博,估计也会这么说。 还真有些名堂,他感慨,这还是那个少林足球的新人吗?两年不到,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他心中再没有一丝轻视,他已经明白了,对方是在全力以赴,要从他身上找回自己的感觉。 有那么容易?他暗笑。 出道至今,不管是他有心无心,抢过多少次角色了?一个配角照样能出彩,对方被抢,是自己功夫不到位,他只要求演好自己的角色。 对手是谁都一样! “小伙子,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他适时地咳嗽了两声,坦诚地说“我自己出门,找你让个座,明明有位置你不让就算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语言很平淡,也没有丝毫出彩点,但是是葛优说出来的,配上他独步影坛的口白功夫,这就是出彩点。 “两人拼起来了,正好符合这种气氛。”冯晓刚拍腿“一个是看穿了,另一个想继续装装糊涂试探一下。不得不说老葛的口白真的强,一句普通的话,却有了不同的感觉,这功夫,陈到明和王治文都比不上。” 黄帝看着镜头,他看的没有冯晓刚这么透彻,却觉得这一刻,王博的角色比原本的台词丰富了许多。 “还能这么玩啊,不借情节,用对白,动作,神态来演绎气氛。”他喃喃地说。 “别以为这轻松,演技不够的根本做不到。”冯晓刚看着镜头,颇为满意“我看过林啸几部片子,当时就觉得他是可造之材,果然,果然没让我失望。” “用老葛当垫脚石,就看他的腿脚够不够好了,别到时候被老葛绊了一跤。” “装吧。”林啸笑着拍了拍葛优鞠着的肩膀,面带微笑,说的却是恶魔的话语“老头,你这么大年纪,家里放你一个人出来?” “你怎么买票?站都站不稳怎么上车?” “满车没有一个给你让座的?” “乘务员看到你这么大年纪不问你?” “老狐狸。”他咬牙笑道“出来玩,尾巴得藏好,一不小心就被人踩到了。” 这些话,都是原本里没有的,除了没有提贼字,其他每一句都直刺葛优。 他静等着葛优的回答。靠在车厢上,双手环抱,眼里满是戏谑,衣服胸有成竹的模样。 意外地,葛优没有回答。 过了几秒,他忽然打直了背,拐杖轻松地扔到了一边。恢复了原本的语调。 “山鸡羞渌水,不敢照毛衣。”他同样笑得很轻松“年轻人,你太傲了。” “等你走得多了,就知道人外有人。”他小眼睛猛然一瞪“贼输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