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金马评审(三)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490章:金马评审(三)

当电影开始后,第一组画面,就让下面“冷艳高贵”的人大吃了一惊。 “这种cg技术……是特意请的好莱坞团队?这价格可不便宜啊!”李永泉惊叹地说“不管片子到底怎么样,这一个画面,可以说敢下这种魄力请好莱坞cg团队出手的,就少之又少!” “还是新锐导演,勇气可嘉。” “镜头也剪得不错。服饰显然下了大工夫,非常唯美,从一个画面就能看出整体风格。” 低低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梁鸿志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徐家礼,正好对方也看到了他。 “哼!”徐家礼无声地冷哼,收回了目光,心中极为不甘地想到“这个新导演,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光听说如何如何红,想不到新人也能拍出这样的画面来。” 当赵微再次出现的时候,在座的人通通看出了倪端。 “以小见大的手法。”登徒暗自点头“赵微的出现,是从手摘花开始,随后是发型,饰品,眼睛,最后才是全貌,凸显出她的身份,高贵,雍容大气。” “而且两个画面的服饰看似不统一,其实有颇多想通之处,背景采取先暗后明,顺利地过渡了两段剧情,并且制造了一个悬念。”旁边的梁良也点头“作为新人导演,做的相当不错。” 这可是冲入亚太市场的大戏,不管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观看,或是观摩或是挑刺,都看得异常认真,更不要说这是影协安排的压轴大戏。 片子一分钟一分钟地进行着,不知不觉,片场中低低的议论声消失了,只剩下低沉的呼吸。 这是看入迷的表现,不过,在场的每一个都是影视业浸淫起码十年以上的精英,欣赏的同时并没有放松分析。 “画皮的故事,人人都知道,但是他采用这个方法叙述,光这个创意,就该给他打个不错的分数。”一位观影者暗想“手法到现在大家也差不多明白了,大场景还欠缺火候,但是对人物塑造的拍摄方法和角度却异常成功,甚至超越了一些老牌导演,这应该得益于他的艺人经历……” “侯主席,您看这部片子?”旁边的副主席问道。 侯孝闲目光微闪“我其实早就看过了。” “您看过?您也看商业片?”副主席有点吃惊地问“那您给他的评分?” 侯孝闲笑了“不能说,我怕说了影响你们的判断。” 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如此简单,却吸引了在场几乎所有评委的心。 一个妖,一个降妖师,一个被逼成为降妖师的落败将军。 到底小唯会不会被发现,明明觉得应该被发现,却为什么不希望她被发现。 每个疑问被翻出来,却很快在每个人心中形成不同的答案。甚至让他们理性的目光都出现了一丝迷惘。 “不断地强化小唯的真爱,用一个个小动作,和小眼神来慢慢颠覆她吃人心的一面……这小子!在塑造人物这一点上非常成功!准确地把握住了观众的心里!”徐家礼的脸色已经异常难看起来。 说别人哗众取宠,但事实上是这部影片并没有利用一些时下热门的东西,反而是最质朴地选择了古代熟为人知的神话作为大纲。 说没有深度,不够吸引力,现在的情景却是被作为压轴大戏共审,现场每个人只能保持着最小的力气来判断。 说别人新晋导演,肯定不行,这一点也许他能找到自我安慰,确实一些场面不到位,一些镜头挑选地并不算好,但是,对方的优点就和缺点一样明显,明显到无法忽视! 先说的话,就像一块石头那样堵在他胸口里,吐又吐不出,咽又咽不下。 他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子,对方的黑暗中只能看清大概,但可以想象同样不好看。 不仅是他们,场中所有对林啸抱有敌意的人,此刻脸色都极度难看。 这个他们看不起的人,现在居然是自己给他做评委! 拍的烂也就算了,可以立刻攻讦他徒有其名。 但是现在的情况,要让他们厚着脸皮说出这句话来,恐怕得立刻被全场的唾沫星子淹死! 终于,剧情到了脱皮的那一幕,当周迅脱下人皮的时候,全场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好!”一个声音兴奋地高喊起来,但仿佛如梦初醒,立刻沉寂了下去。 无数人为这一声紧皱眉头。 “画龙点睛。”副会长长长出了一口气“这部片子,如果用普通的话来说,就是人心隔肚皮。好姐妹也永远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人,而这个脱皮,是完美地把这一幕给剖了,可能所有人都没想到!” 侯孝闲赞许地说“这一幕,绝对是百万以上人民币的投入,别看就几秒。但是这几百万,我可以肯定地说是用到了刀刃上。这部片子,因为这一幕而更加出彩。” 时间慢慢过去,到了最后一幕,所有人都为结局沉默了。 片子不错,可以说非常好,整个剧情,有力紧凑,每个人都有他的用处,没有出现花瓶,尤其结局两两消失,更是让角色有了它的生命力。 徐家礼握着手中的笔,看着大银幕上“发行:时代华纳……监制:秦忠……”等画面,心中五味沸腾。 自己要怎么打分才好?! 说实话,他万万不想给林啸高分,但现实是,这部片子,绝对是一部不逊于大事件,无间道的片子。 他和身边的几个人,齐齐沉默。 画皮的胜利,绝对不是因为走运,虽然他们早知道这一点,却始终不愿去面对,如今,在事实面前,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 他的手,在卡片上艰难地写下了8的一半。 忽然,他一用力,把底下拉上了一竖,生生变成了9! 至于导演,他毫不犹豫地写了4. “就算剧情再好,最佳导演也绝不可能垂青你这个嘴上无毛的小子!”他恨恨地想到“你不过是一个捡到一部好剧本的愣头青而已!” 卡片交到了侯孝闲面前,至此,所有影片初审观影完毕。 灯光亮了起来,第一排的侯孝闲站起,带头鼓掌。 “感谢这些电影的导演,艺人,剧组,给我们带来连续几天的精神盛宴。” “啪啪啪!”热烈的掌声在片场中响起。 “大家可能疑惑,我为什么不当场开票。”侯孝闲环视了众人一圈“下面,我就请副主席告诉大家影协的理由。” “大家都知道,这一届金马奖,是经过02年‘蓝色大门’被黑事件之后的重组。”第一排,副主席的身影站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一叠卡片说“金马奖,要海纳百川,就要吸取各地新老电影人,绝不能有歧视情绪。否则,蓝色大门的悲剧只会重演。” “金马评委,基本是固定的,会有小幅度变动,大部分都不会变。”他看了一眼沉默的所有人“各位,以为现在的评委位置就是固定的吗?” “错!固不固定,要看自己的能力而定!能不能胜任金马奖固定评委,能不能在评审之后收到这一届首次推行的金马奖评审证书,则需要大家证明自己的能力。” “金马评委证书?那是什么东西?”“从来都没有过这种东西,金马奖果真是下定决心整改了?”顿时,不少人都惊讶地说。 侯孝闲压了压手“这个东西,确实是首推。以往的金马奖评委会,暮气沉沉,丧失竞争机制导致人人都以为金马奖----这个海峡两岸最大奖项评委可以一成不变,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导致蓝色大门那样的好片最终出局,这一切,都会从这一届改变。” “举人不避亲,任人唯贤。希望大家牢记金马评委会的宗旨,也只有这样,才能进入金马评委会的评委席。” “现在,开始唱票。” “徐先生,你怎么了?”梁鸿志看着灯光下一脸苍白的徐家礼,笑着问道。 “没,没什么。”徐家礼客气地回答。 但是谁都能看到,他紧紧抓住裤子的两只手,完全出卖了他紧张的心情! 他给了林啸导演4分! 5分是及格。 林啸导演地也许不算太好,但绝对不止4分!他已经带入了自己的偏见! 他身边的女子,同样脸色惨白。 好不容易进入金马殿堂,算是得到承认,听侯孝闲的意思,明天就的被扫地出门?! 就因为低了一分?!打到了及格线以下? 她身体都无力地瘫软在椅子里,因为自己的固执,因为自己的歧视,竟然会让自己丧失一次走近金马评审会的大好机会! 对其他片子,她都做到了一视同仁,就在林啸这里,她完全就不想给对方高分! 凭什么,这种新人能和她坐在一起? “大事件……”副主席拿起一堆卡片,目光威严“现在开始开票!” “最佳剧情:7分,最佳导演,7分,最佳男主角,6分,最佳女主角,6分……” 他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让一些人的脸色更加苍白。 “投票者:14号。”副主席放下了卡片,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以为还是像以往那样不记名投票?你们就没注意到卡片的细微差别?” “14号。”他看了一眼座次表“张大春!”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了。 他们明白,金马影协这次是来真的!任何害群之马,都将借由这次变革被彻底打扫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