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回归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四十九章:回归

花铃容正了正脸色,顿时从风姿撩人变成了一本正经。 “你知不知道你的事情已经在剧组传开了。” “当然知道。”林啸淡笑一下“我还猜到,某些人是要把我捧上去,再一脚踹下来。” 花铃容疑惑地看了看林啸,她记得来之前,cami对她说,林啸的思维根本不像个新人,反而像个久经沙场的江湖老手,她还不相信。 现在她有点信了。 不过,她还是相当担心。 “这是你在乌兰布通最后一场戏,这边一共就两场,第一场他们就没干好事,这一场,恐怕得小心点。” “没事。”林啸摇了摇头,目光落到花铃容脖子上。 花铃容顿时一撩大波浪发“怎么样?白不白?喜不喜欢?” “如果你不会随时切换状态,我会更喜欢。”林啸微微一笑,忽然问“你竟然有dv?” “是啊,贵得要死,还好是公司配的。” “用来干什么?” 花铃容不无自豪地说“当然是抓拍你的所有生活行程,吃饭上厕所睡觉,如果睡觉你愿意让我近景拍摄的话。” 林啸托着下巴“这样舔嫩草也不怕割了老牛的舌头?” “没事,多割几次就习惯了。” “行了,花姐,dv借我玩一下。” “不行!”花铃容顿时把双手护在胸前,活像个被非礼的了少妇“这是工作工具!你们这些嫩草,就是看到新奇的就想玩玩。你知道现在dv多贵吗?要出了问题,你赔还是我赔?!” 林啸眨了下眼睛“要不这样,我借去玩几天,拍完戏就还你,之后你想怎么拍都行。” “早说不就完了。”花铃容顿时笑容满面,把dv取了下来“拿去玩玩儿吧。坏了你赔。” 林啸接过,和对方道了个别,朝着剧组走去。 走了几步,发现花铃容还是跟着他。 “你以为我想?!”看到他的目光,不等他问,花铃容就先发难了“你这个闷油瓶的性格,要不是我在挖绯闻,你自己能爆得出来?你现在的名气,还不是公司出钱帮你炒?!” 林啸叹了口气“那你注意一点,不要太过。还有,陈导不喜欢在片场有人明目张胆地拍照。他的片场是封闭式的,能让你进来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那是,不看看本小姐是谁?”花铃容风姿卓绝地说。 到了片场,今天拍的是陈到明的戏,周围早围满了大大小小的演员。 薛严,姚常安,宫雪花等,都来了,在他们外围,是更多不知名的龙套演员。 这时候,正好拍完了一场,大家都在休息。林啸尽管是悄悄进来,但还是被眼尖的人发现了。 “林哥儿回来了!”不知道谁先叫了一声,顿时,一帮新演员立刻群星拱月地把他围了起来。 “林哥儿!台湾怎么样?!” “有没有槟榔西施?” “红毯秀看到哪些明星了?郭富成来了吗?!” 七嘴八舌的声音,顿时形成了一道嘈杂的音浪。林啸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他眼角的余光看到宫雪花,李红涛等老资格演员的脸都阴了下来。 “这小子,还没进三线,在剧组就这么大人气。”李红涛吃味地说。 “命好哇,想我们当年,新人哪见过金马红毯秀什么样子啊。”宫雪花摇了摇头,对比之下,有点失落而已。 “不过,这小子也太嚣张了吧?就这么走进来,分明是在剧组里造势。陈导最不喜欢剧组拉帮结派。”一个声音忽然从旁边传了过来。 “哦?”李红涛回过头去,笑了笑“钱经理?什么时候到的?” 钱仲连忙赔笑“这不刚到吗。刚到就看到有人来炫耀资本了。其实啊,老一辈谁在意他这个,谁没参加过金马奖。” 他话刚说完,就看到两人的脸色尴尬了起来,这才想起,面前这两人还真没参加过金马奖,立刻知道自己心太急,说错话了。 “我意思是,咱们不用跟他一般见识。自以为看过一次金马奖就了不起了,回来在一帮老辈面前显摆。咱们生这怄气还不是难为自己了?”他连忙祸水东引,转到林啸身上去。 “哼。”这下,宫雪花,李红涛两人都冷哼了一声,黑着脸喝起了茶,没再说一句话。 林啸在远处,只看到钱仲和对方说话越说对方脸色越不善。想都知道没自己一句好话。 不过,这些演员并不是他真正在意的,他在意的,是剧组头脑的想法。 他的目光移到陈佳林他们身上,此刻,几名老戏骨和陈佳林正在讲戏,他们的眼神,只朝这边飘了一下,看了一眼就收回去了。 对于他们,金马奖才真是看得腻了,没提名宁可不去。 “这小子,去了次金马奖,回来就成红人了啊。”姚常安笑着说。 “只要不恃宠而骄,那就好。”陈佳林看了一眼“希望他能把握得住,不要为这种虚浮的名声拖累了脚步。” “他是我看过最有天赋的新生代。”高兰春也说“不过一个演员成长的过程中,努力必不可少,心性却是成功的基石,如果被眼前这点不属于他个人的虚名拖住,日后成就也不会太高。” 审视的目光,在几名戏骨明着讨论戏,私底下却看着人群中的林啸。 忽然,一直没说话的陈到明笑了起来“我说啊,你们是不是对他太关心了点?是,我也觉得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也明白你们的爱才之心,不过,新演员里真的就没有天赋过人的人吗?有。但是走到最后的,还不是那几个人。这条路怎么走,得看他个人,我们最多起个提点的作用,没必要的关心,不需要。”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高兰春才笑着说“是啊,你说得对,只是好几年没看到天赋这样高的小辈了,不免过了点。” “而且,他这个事情弄得满城皆知。”陈到明说到这里停住了,但是谁都知道他下面的话什么意思。 陈佳林皱了皱眉头,没接话。 反而是姚常安立刻捅了出来“你是说,有人故意的?” “老姚,你的性格就是太直了点。”陈佳林哭笑不得。 “恐怕上次化妆的事情也是。”薛中瑞沉吟着说“这事儿,陈导比我们清楚。” 姚常安询问地看着陈佳林,看了半天,陈佳林才苦笑了一声说“这些事儿,谁不清楚?清楚又能怎么样?说实话,咱们国家是导演中心,但是投资方在哪都是中心,有的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你以为我上次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投资方又不是瞎子,有的事既然他们做了,我们就得摆个阵仗出来。也要他们以后给钱给的爽快点。你来我往才是人之常情。你说他们要捧的人被人压了,还是我们看上的人。这夹心饼干还不是我来做?” 姚常安想了想“这么说,当时你是不会开掉那小子了?只是做个样子?” “所以说,老姚,你就是太直了。”这下,周围的人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不过,看这势头,姓李的小子还没死心啊。”高兰春笑了笑“不过换成我年轻的时候,恐怕也不死心。这么好的机会被压风头,他肯定会弄出点什么岔子来。” “只要不过分就好。”陈佳林淡淡地说“哪个剧组敢说他完全干净的?哪一方都要顾及到。这些都是小事,不影响到剧组拍摄就行,其他的,随他们弄去吧。” 就在这时,林啸终于摆脱了热情爆棚的围观者,来到了陈佳林面前。 “陈导,几位老师,我回来了。”他恭敬地说。 “嗯,回来就好,外面长长见识不是坏事。”陈佳林说“准备一下,读一下戏,过几天把你的拍了。你的镜头就差不多了。剩下横店的镜头,等剧组要完的时候过来补一下就行。” “知道了。”看到几位老戏骨和导演并没有敌对的态度,林啸也放了心,转身回去休息了。 他没注意到,在剧组的一角,几道阴沉的目光正死死盯着他。 “终于回来了。”钱仲狠狠地说“我还以为他不敢回来。” “我等会去打听一下他什么时候拍戏。小李,你把其他的事情安排下。” 李锐进这次却有点迟疑,犹豫地说“钱经理,这次可真的玩大了啊。注意打到了陈老师身上,影响拍戏,那是大忌,要让陈导知道了,咱们可都玩完了。” “怕什么!”钱仲咬牙切齿地说“说你是新人你就是新人!你上次那点小手段,最后让对方吃了甜头!要玩就玩大的!让他一次滚出剧组!” 他阴笑着拍了拍李锐进的肩膀“这样,就再没人盖你的风头了。他剩下的镜头也没戏,说不定,以前的镜头都要删不少。” 李锐进咬了咬牙,没说话。 钱仲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向另一边的柳依依“你呢?怎么样?” “我?我倒没什么问题。”柳依依拿出一支润唇膏仔细抹了起来“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不识好歹的小混蛋。” “那就好。”钱仲死死盯着林啸走出去的身影“手下都干净点,别落什么马脚。” “行。”李锐进终于点头了。 “没问题。” 几个人心思各异地走了,钱仲这才满意地眯起了眼睛“敢在我手底下抢人,新人里你是第一个!我当然得给你这个第一人一点深刻的印象才行。”

下一篇   第五十章: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