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号声(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549章:号声(二)

林啸饰演的谷子地,表情愣了愣。 他剃了一个光头,满脸泥沙,混合着血液,此刻却被集结号这三个字打动了。 焦大鹏饰演者张涵雨,王金存饰演者李浩,老刺猬饰演者焦大鹏,此刻都用余光看着林啸的脸。 这是一个部部电影提名金马奖的艺人,这是一个被陈到明,王志文背过书的艺人,他们非常想看到,他和自己到底有什么不同。 和原作张涵雨直接问不同,林啸此刻的表情是眼睛明显眨了一下,喉咙可见地咽了咽,嘴唇张开了一丝,仿佛像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 “相当厉害。”廖凡心里已经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一团热血在心中燃起“听说他曾经压过赵清雅的戏,那个女人,虽然脾气很差,但是演技却一点不差,我本来以为这么年轻的人怎么可能做到,除非是天才。” 他心中修正了一下“现在我知道……确实是天才……” 张涵雨的目光也闪了闪。 他没有系统,但是常年的演技生涯,让他有个直观的认识。如果说自己还停留在演技“出神入化”的阶段,对方却达到了“大道无形。” 就如同王治文等老一批戏骨,根本看不出演的痕迹,无形的带动感,能让周围的人都浸淫进去。 这种艺人,放出去只会抢着要,没有任何一部电影会拒绝。 “眼睛太好也不是好事啊……”他心中暗叹“天下无贼的时候,他明明还有一些演的痕迹,现在却在慢慢地收敛……” 他两都知道,下面的台词是林啸问廖凡“老刺猬,我耳朵不好使,他刚才说什么?” 这个桥段,在他们的预设中可以有几种表达方式。 第一种,就是谷子地耳朵确实不好使,事实上也是这样,王保强命悬一线,声音特别地小,谷子地因为战斗导致听力受损,听不清很正常。 这样,是最正常的表达方式,但是,这样的表达是直线的,一根线拉到底,中间没有任何曲折,和电影每一秒都是精髓的原则有些出入。 第二种,就是因人而异,为这句话出彩,林啸选择的方式,配合上他的表情,细节,只说明了一件事。 他听到对方的话了,但是他内心根本不想去相信,更不敢去相信! 一声号响,全军撤退,九连现在就剩下这么几个人,和敌人刚正面,人人带伤,没听见,就是他把手下的弟兄送到了断头台上! 所以,他心中才有一种忽然涌上的负罪感,剧烈的挣扎,导致性格设定平静,坚毅,杀气凛凛的谷子地,脸上出现了波动。 但是,他作为连长,是不能在任何关头表示自己的脆弱的,特别是在战场,因此,这个波动是剧烈的,却轻轻地表现在了脸上。 “完美地诠释……他不演舞台剧,太可惜了……”廖凡心中暗自佩服“实力与地位,完全成正比……” 李浩,任权只是觉得,这一幕非常贴切,没有可挑剔的地方,但是,他们却看不出来哪里有误。 “他刚才说什么?我耳朵不太好。”林啸长长呼出一口气,声音用戏中人物一贯的平静问道。 廖凡一瞬间有点恍惚。 主演要怎么演绎这场戏,他不知道,但是,他不管对方怎么表达,都必须接下来。 林啸刚才的表达,也许在镜头上只有一秒,或者根本不会出现,不过他知道,这是完全融入戏中,每个动作都习惯地做到最好的表现。 他感觉到了压力。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又仿佛福至心灵,他脸上的表情刹那就化为沉痛,嘴唇颤抖了好几次,用极低的声音说“吹号了……” 林啸暗中点头,这个应对,是非常不错的。 身为下属,对方不愿意去肯定连长的错误,但是,因为连长的错误,让身边的战友一个个死去,他心中满是刺痛。 林啸的咬肌明显动了一下,那是把感情强压下去的信号。 他抱着王保强,和原作不同,不是用吼的,而是用一种微颤的声音,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你听见吹号了?” 张涵雨有张涵雨的演绎方法,他有他的演绎方法! 这个时候,他的心是急的,但是却不能吼,以免增加连队的不信任感,而且王保强人之将死,他更想让对方在平静中度过。 这句话,更有一丝难以压抑的感情在其中,具体是什么,谁都品不出来,如果非要说,那就是心酸。 声音清楚地传到了外面。马成功,赵磊,两人身体从一开拍就前倾,死死盯着镜头。 “老赵……”马成功忽然开口了,声音复杂“你……你做过连长的……” “你想问我他表现地怎么样?”赵磊喉结动了动,半晌才低声说“只有经历过这一切的,才知道,这种心情……” “非常的好……好得有点超出我的想象……” “就算换成实际场景,恐怕也莫过如此……我实在想不到,他们没经历过那场战斗……是怎样临摹这种心情……” 马成功沉默了片刻,才喃喃说道“这就是他们的工作……不过这还原度,也太高了点……” 两人没有继续说话,实际上,就算是没剪辑的镜头,眼前这一幕,也触动到了他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集结号……”王保强气若游丝“我听见他们吹集结号了……”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过后几秒,林啸才用一种极度压抑的声音说“还有谁听见了?” 没有一个人回答。 “还有谁?”他放下王保强,站了起来,胸口急剧地起伏。 九连几十号人命,如果因为他的责任丢在战场上,他难以担负这种灵魂的拷问! 这句话,他是平静地问出来,但谁都能感觉到,平静下面的风暴。 “老刺猬。”他深沉的目光转向廖凡“你听见没有?” 廖凡忽然有一种感觉。 几乎是本能,他回避了对方的目光,低下了头。 就在低下头的刹那,他脑海中忽然一亮。 这是气势被压住了! 对方的戏路,仿佛都给他铺好了!他只能这么做,这么做才是最好!甚至一时他想不到更好的选择! 这必须演技比他高不少才能做到,这是带动!已经不是彪戏了! 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个神色,都在暗示,你只能这么做,没有为什么。 这种感觉,对戏的对手才能体会,明明对方什么都没说,他的一言一行却只能照着对方铺好的路子来! “这么快就能让我顺着他的路子走?”他心中暗自吃惊,但同时,也感到深深的佩服。 因为,他确实想不到更好的方式! “超一等的艺人,能带动整个剧组……”张涵雨在旁边,也是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厉害……这小子,确实厉害……不知不觉之间,廖凡的也许还有别的想法,却在几秒之内就变成了一条独路!” “但是,这需要多深厚的演艺阅历?阅历越多越容易应付各种状况,他才多大?才演过多少戏?居然能把廖凡这种舞台剧艺人都逼到这一步,是不是太匪夷所思了?!” 忽然之间,他感觉对方就像一条巨大的章鱼,看着没有力气,圆融无比,却用一根根触手把廖凡带动到了一个自己都难以把握的地步! 林啸看着廖凡,平静而深邃的目光,直直地盯视着他。 廖凡甚至能感觉到目光下隐藏的火焰。 这是一口等待爆发的活火山。他心中暗想。 沉默,一秒,两秒。 “你他妈到底听见没有!”林啸忽然一声咆哮,火山爆发,活火熔城,直面他的廖凡,猛地感觉到那种极度压抑的感觉消失了。 之前,他是拼命忍耐着,不敢和对方对视。 怎么告诉对方? 自己听到了?那就是连长你送几十号人上了必死的战场! 自己没听到? 全九连都得死在这里!而且他心中有愧! 两方煎熬,林啸仿佛算准了他心中的考量,不徐不疾地逼问,到了此刻忽然爆发,让开始两句话酝酿的感情一下子爆了出来。 他爆的,不只是他的感情,还有牵连着的廖凡,如果说开始他在给对方不停上着枷锁,现在,却一下子轰破了这个锁链! “听到了!我听到了!”廖凡猛地抬起头来,两眼都是通红,居然有莹莹可见的泪光,胸口猛地起伏,手捏得死紧,表情是一种极度的纠结。 这一瞬间,他有了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焦大鹏。 这一声,声音之大,意外地大,响彻全场!他开始被林啸刻意压抑的感情,此刻全面爆发了出来。 “集结号响了!他们一直再吹!你们聋了!你们就是听不见!” 张涵雨眼睛亮了,他看出来了,廖凡现在情况出乎意料地好。 但是,这种好,是被无形中带动的,廖凡这一幕,需要一个激烈而长的爆发,这一幕是一个长镜,足足有五分钟,如果廖凡状态没调对,那么接下来的爆发恐怕无以为继! 现在,他调对了,却是被对手操纵一般调对了! “他不会从开始就打算这样吧!”他震惊地看了一眼林啸,心中的惊讶已经无以复加。 在力求自己达到完美的戏份里,还要带动另一个艺人,压住他的爆发,再让对方彻底爆发,有多难?起码他自己做不到。 这只说明了一件事,林啸,这个二十出头的人,实力比他们强了不止一星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