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狗咬狗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五十六章:狗咬狗

他把手里拿的衣服一掀开,顿时,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dv?dv!”高兰春忽然惊喜地喊了出来“你竟然带了dv?!” 林啸手里的那个小小dv,成为了所有人眼里的焦点。 “扑通。”大家的目光随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白青脸色死灰地瘫软到了地上。 “dv……dv……”他的眼睛都发了直,脸色苍白得可怕,嘴里就像中了魔一样一直重复念叨着这句话。 “咕噜。”一声咽口水的声音清晰地响起,柳依依想看看是谁,却发现所有人都看着他。 他简直想大笑起来“是我?!哈哈,是我?” 进入圈子四年,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内心恐惧。 “果然是因果报应。”他苦涩地闭上了眼睛。dv出现的一刹那,他就知道今天完了。 算计了这么久,没想到最后竟然栽的是他! “柳人妖!你不得好死!”“你他妈真不配叫人!”往日别人对他种种骂声回荡在脑海,他真的后悔了,后悔答应李锐进这件事。 “我……其实我……”他睁开眼,几个字说的磕磕绊绊,好像第一次说话的呀呀幼儿。 但是,没有人理他,dv已经到了陈佳林手里,正在打开看着。 “相信你看过这东西了。” “嗯,柳依依的房卡。” “现在哥都不叫了?牌挺大啊?” “都撕破脸了,还有什么好叫?” 冲入耳朵的,刚好是这段对话,柳依依只感到脸上如同被扇了七八十个耳光,火辣到发烫。 白青已经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到地上,但是,听到“……就是吃定你没靠山,没人敢帮你出头,你能怎么样?明摆着叫你吃瘪,你又能怎么样?怪只怪你没像你的好朋友宋清明那样傍上一条粗大腿吧……”这段话的时候,身体象征性地抖了抖。 房间里一片死寂。 徐自姚的脸色不变,钱仲已经满头冷汗,眼睛不停地飘向徐自姚,想靠近一点,却发现徐自姚巧妙地躲开了。 他的心顿时落到了谷底。 “完了……完了……”两个字,如同电影的重播,不停在他脑海中回放。 房间里,只剩dv放映的话语声,夹杂着几个人粗重的呼吸。 就在这时,钱仲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颤抖着手拿出来一看,是李锐进发来的。 “事情怎么样了?那混蛋该滚了吧?回头我请你喝酒。” 钱仲几乎是把手机摁爆发回去几个字“喝你妈/逼!” 信息传到李锐进手机上,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李锐进?怎么了?”旁边一个新人问。 “没什么……不舒服……我去休息一下。”李锐进面如白纸,找了个借口就溜了。 跑到僻静的地方,他立刻给钱仲打电话。 一次,不接。两次,不接,第三次,钱仲终于接了。 “钱……” 他名字都没说完,立刻被钱胖子的咆哮打断了“李锐进!催个屌!你马上给我滚过来!” 坏事了! 李锐进就算再笨,也猜到了事情漏水了。而且漏得很厉害,让所有人都抓了个正着。 “怎么可能……小表叔亲自出马都不行?到底是错在哪里了?那混蛋怎么可能过了这一关?”他咬牙想道,迈着灌了铅一样的双腿,忐忑地朝着化妆帐篷跑去。 大帐篷里,一段dv已经放完。 画质很差,只能模糊看清几个人而已,勉强能分辨出谁是谁。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它的真实度。 几个人,全都沉默不语。无它,徐自姚现在在这里。 谁都知道,圈里这些事情不少,但是当这些事赤裸裸地放在自己面前,都感觉有点难以接受。 龚雪花满脸怒气已经换成了满脸的歉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虽然没有人看她,但是她也知道,这事情,是自己错了,错得离谱,竟然被两个人妖给算计了。 老演员给新人道歉?!她从没试过,但她并不是那种不明是非曲直的人。她看了看站在一旁云淡风轻的林啸,心里挣扎了好久,终于悄悄走了过去。动了好几次嘴唇,才小声地说“林啸,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没什么,龚姐。”林啸诚恳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化妆品是您的,要怪,也只能怪他们两个。” 柳依依怨毒地看了他一眼,正好迎上龚雪花更加愤怒的眼神。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高档化妆品泡汤,更是因为自己被算在这个圈套里的震怒。 龚雪花现在活剐了他们的心都有,刚才的愤怒全部转移到了他们身上,不过,这个场合还轮不到她开口,只能将一把怒火憋在心里。柳依依连忙缩回目光,紧接着,他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 他想开口,却发现喉咙像被人掐住了那样,发不出一点声音,努力了好几次,他忽然像气球吹到一定程度,被戳爆了一样尖叫起来“李锐进!钱胖子!都是你们!要不是你答应给我介绍去唐国镪老师的道具组!我怎么可能会帮你做这件事!” 喊完,他好像耗尽了浑身的力气,一屁股做到了椅子上,捂着脸嘤嘤呀呀地哭了起来。 李锐进到了门口的时候,听到的就是柳依依这声歇斯底里的尖叫,他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仿佛风中的小火苗,“扑哧”一声被吹灭了。 他尽量稳定着自己的手,掀开了帐篷。 “来了啊。”陈佳林笑得意味不明“来的时间正好啊。” “是那,大家都想听你解释一下,白青手机上的信息,和柳依依刚才喊的话是什么意思。”姚常安大着嗓门笑道“钱经理,您说是不是?” 白青已经快崩溃了,柳依依也好不了多少。作为亲自“执行”的他们,可以说,开革是最轻的。要真想整他们,直接法院上诉他们赔偿剧组损失费等一切费用,足以让这两个小小的化妆师身败名裂,并且背上大量债务。 更重要的是,从此剧组没有人敢雇佣他们。 而钱仲,一旦被扯上,他照样好不到哪去。 满头冷汗的他,终于想起了那天饭店门口,徐自姚的那句话。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他妈也想什么都不知道!钱仲心里后悔了一万次。他后悔不该硬要像秦心下手,更后悔把林啸作为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不过现在,后悔没用。顶着众人审问的目光,他硬着头皮,脸色尽量自然地说“胡扯,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做这件事。而且我根本没有这个心。” 薛中瑞忽然笑了起来“钱经理,天挺热啊。” 钱仲狐疑地看着他,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要不你怎么这么多汗呢?” 这句话一说,连板着脸的龚雪花也在震怒之下勉强扯了扯嘴皮。只有徐自姚一脸平静,李锐进脸上的肌肉在轻轻抖动。 “薛老师说笑了,帐篷里人多,我人又胖,自然热,热。”钱仲清了清嗓子,指着白青和柳依依说“这两个人说的,绝对是假话,我堂堂一名经理,怎么可能认识这种不入流的化妆师?还让他们去干这种事情?” “放你娘的屁!”白青忽然像找到了救命的木头,整个人猛地来了精神,泪眼婆娑地从地上坐起来,尖着嗓子用兰花指指着钱仲“钱胖子!老子跟了你一年多,你干的这些事还少?!去年上半年的新人王燕芳,你是不是叫人把她拖回去的?!还是老子给你叫的人!下半年的徐佳亦,是不是你?!是不是?” “闭嘴!”徐自姚终于充满威胁地开口了。 白青愣了愣,反而恨恨地看着徐自姚“这次,你说给我介绍到新剧组,和李锐进找我们谈这事,不就是想对秦心下手被林啸搅了好事吗?!还有你!李锐进!你他妈就不是个好人!上次让柳依依给他画不防水的妆!这次让我给他用龚姐的妆!哪个主意不是你想的?!要不凭钱胖子那个脑袋,他能想得到?” 白青说完,又哭了起来“陈导……我都说了,可不可以别让我走啊!我现在手头就这个剧组啊!你……你这要是把我赶出去!还有哪个剧组要我啊?” 他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果。 “你……你胡说!”李锐进浑身一抖,高喊了起来。 “陈导,别听他们的,他们满口胡言乱语!”钱仲也着急地说,还好刚才徐自姚打岔了,要不他的事情恐怕没人听得下去。 “李锐进!钱仲!你们还要不要脸!明明让我们做了,现在又不承认!”柳依依也明白了白青的意思,只有拉出更大的来,他们才有被从轻处置的希望。 “放屁!你们两个说话谨慎点!” 林啸饶有兴趣地看着两拨人狗咬狗,事情到了现在,他不需要说任何话。不管李锐进走不走,钱仲会怎么样,他们已经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 或者说,不敢有任何威胁。 而柳依依和白青,恐怕就得悲剧地拿去顶缸了。 他忽然想笑,自己对白青说,去小帐篷化妆,能放他一马的时候,对方那种目空一切的态度,和现在死狗一般的模样形成了鲜明对比。 “柳依依,白青,别乱说话。”陈佳林仿佛是提醒,又仿佛是引诱“你说是他们做的,有证据吗?” 柳依依和白青看了一眼,立刻异口同声地说“当然有!” 李锐进和钱仲的脸色顿时苍白了下来,丝毫不比两人看到dv的时候差。不过,还好没瘫软下去。 一方是“减刑有望”,另一方是“即将判刑”,两种心态不知觉地交换,现在轮到李锐进和钱仲了。 他两的目光,紧紧盯着柳依依,当看到颤抖着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的时候,连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平时他给我发的短信,上面都有!我一条都没删过,为的就是这种时候。”

上一篇   第五十五章:反击

下一篇   第五十七章: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