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谈心和围堵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六十一章:谈心和围堵

放下电话,他坐在床上,忽然感觉有点恍惚。 重生这么几个月,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眼前如走马灯一般闪过。自己重生以来第一部戏的拍摄,就快要结束,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拿起电话,打开电话簿,上面有几个人的名字,cami,花铃容,孙雷,蔡得川,何炅,赵微……看到最后,他的嘴角翘了起来。 秦心。 他拨通了电话“兔子。” “谁是兔子?!”秦心表示了最大的愤怒。 林啸没理她“晚上出来吃宵夜不?” “吃!”秦心答应得非常干脆,但马上犹豫了“还是算了……” “呵呵,没事,就在村子里逛逛,不吃东西,长不胖。” 秦心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终于妥协了。 于是,当他穿着拖鞋踢踏踢踏地走在乡间小路上的时候,就看到了村口,那盏老旧路灯下面,被朦胧的灯光笼罩的秦心。 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宽松薄毛衣,领口大开,甚至能看到里面如玉而精致的锁骨,在一片白花花的肌肤承托之下,有一条精致的金色项链挂在脖子上。 “果然古人说灯下看美人。”林啸吹了声口哨,此刻灯光下安安静静的秦心,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淡美。 听到口哨声,秦心转过头来,微微一笑。 林啸笑容僵了一下。 “我现在才算知道什么叫回眸一笑百媚生了。”他苦笑着说,刚才真的有种被电到的感觉。 “来很久了?”他走过去,作势闻了一下“还特意化了妆?这么香?” “也没多久……只不过没卸妆而已。”秦心脸红了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对方说出去走走就决定要化妆再去。 没卸妆?林啸笑了笑,也不拆穿她,两人一起缓缓朝着村外走去。 气氛安静祥和,夜风在草原上呜呜吹过,星辰闪烁,银月如盘。两人都没有说话,仿佛都沉浸在了这一片静谧的美景之中。 “我明天就要走了。”林啸看着一颗星星闪了一下,终于说了。 “哦。”秦心也追随着他的目光看着同一颗星星,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回答。 “回北京,华夏影视,接下来可能要去香港。” “哦。” “也可能在北京呆一段时间。” “哦。” 一说一答,说得简洁,答得方便。 秦心心情很平静,一种朦胧的东西在萌芽,但是她不想去认清楚那是什么,只觉得这种感觉很舒服。 林啸也觉得很舒服,话说得很短,他的行程连cami和李浩都不知道,这时候却有一种倾诉的想法。 两人坐了下来,草原上非常平坦,这时候真符合了天为幕地为床的气氛。 上一世,林啸看过“最浪漫的事”,其中之一就是在草原的漫天星斗之下接吻,仿佛诸天神佛都在为他们见证,虽然无人,却格外庄重。 等他从思想中抽离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把秦心的柔荑握在手里了。 他都愣了愣,什么时候的事情? 一切都很自然,自然得就像日常,他自己都没感觉。甚至秦心都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牵到了一起。 “算了,也不错。”他感受着秦心的温度,有点热,有点湿润,很是滑嫩。眼睛笑了起来,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对方的目光。 没有掩饰,没有尴尬,秦心也知道他们牵着手。 也没有人道歉。 有的事情,没有任何预兆,就是这么出现了。也许换个地方,它就不能再现。 “谢谢了。”沉默很久之后,秦心忽然轻轻地说。 “没必要。”仿佛被这种安静温和的气氛影响,林啸的声音也低了下来,他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 “以后还能见面吗?”秦心忽然目光闪闪地问。 “当然。” 林啸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秦心却抽了出来,从手腕上拿下一根链子。 “这个,送给你。” 林啸收下了。 “看,萤火虫。”他吹了声口哨,漆黑的草原上,不时有一点点星星点点的光晕飞起,围绕在半空中,仿佛一个个精灵盘旋不去。 “真美……夏末,秋初,还能看到萤火虫。”秦心喃喃地说。 林啸看着秦心温润的嘴唇,红彤彤的,很想一口吻下去,最后,只变成了用大拇指摁了摁。 秦心微微吃了一惊,随后却浅浅笑了起来,两个好看的酒窝格外迷人。 夜风乍起,缓缓送人入梦,也吹皱一池春水。 罗力是一名娱记,入行三年多了,可惜,都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报道。 他烦躁地在康熙剧组外走来走去,不敢进去,谁都知道,陈佳林对剧组之外的人很古怪,他不敢去碰这个霉头。 但是他此刻的心,就像被猫抓了一样痒,而且是一群猫,如果只有一只,那也是加菲猫。 不止他一个,所有的娱记,都坐立不安,他们的目光紧紧盯着剧组门口,每出来一个人,所有人的目光立刻探照灯一样“呼啦”一声甩过去,但随后,又失望地收了回来。 门口起码十多名记者,手上都捏着不同的杂志。 “阿力。”一个小胡子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着说“下午再来吧,陈佳林的剧组一直很神秘,别说我们,就连‘明日星闻’的大牌记者都进不去。这么干等也不是办法。” 罗力烦躁地呸了一声,打开手里的“新星条”,不满地指着上面一个大版说“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说放过就放过!” 那个版面上,刊登的是“业内化妆师爆料:康熙剧组灯下黑!投资方把黑手伸向新人!” 小胡子也打开了手里另一份杂志,上面同样是一个大版面“新人内斗,出头这样难?” 那名刊登了真容,但是眼睛打了黑线的化妆师,赫然是柳依依。 “阿力,这种新闻,很难被爆出来。虽然对于一个剧组没什么,但是对于普通读者,可是最喜闻乐见的消息。但是出了这种事,剧组肯定偃旗息鼓。等到一个事情圈子里的人,哪这么容易。” “再看看吧。”罗力不甘心地看着剧组门口说“你说事情相关人员的照片我们都背熟了,怎么就一个不见……” 话还没说完,他的话就停住了,嘴巴像塞进了一个大鸡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门口,随即,疯了一样抓起相机话筒就飞奔了过去。 “见鬼了你这是?”小胡子疑惑地顺着罗力跑过去的方向一看,顿时,他也是一个寒颤,跟着猛地跑了过去。 但是,他已经晚了,来到剧组门口的时候,刚出来那个人已经被七八个人包围了。 “我是娱乐周刊的记者,请问您对今天多家报纸踢爆新人相残的新闻有什么看法!” “我是大众娱乐的记者!请问事情真的像报纸上说的那样吗?” “投资方打压新人,算计老演员,请问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 林啸刚走出剧组,就立刻被团团围堵。他只带了一副墨镜出门,压根没想到这种事。 百密一疏啊,他叹了口气,昨晚和秦心过得太愉快,现在一早就得去机场买机票,竟然忘了柳依依和白青心怀怨毒,肯定立刻会踢爆这件事。 那么记者在门口围堵也是情理之中了。 十来根话筒,就像十来条枪一样对着他,每名记者脸上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热情,他们都没想到今天真的能等到牵扯到这件事的人。 “其实,这件事情并非想象得那么复杂。具体的事情,就是我被化妆师带去化妆,然后化妆师用了龚姐的化妆品而已。” “听说你们化妆的地点本来是陈到明老师的!这是真的吗?” “据说龚雪花那套一万多的化妆品全部报废了,是这样的吗?” “后来陈佳林导演勃然大怒,和投资方反目成仇是真的吗?” 听到他这样含糊其辞,记者们哪里肯罢休,立刻穷追不舍地问了上来。 “剧组的化妆间都是公用的,哪里人少就去哪里画,并没有专用一说。至于龚姐的化妆品价格,我当然不知道。陈导一直很和气,哪里有反目成仇这一说?” 记者们面面相觑,罗力不仅狠狠咬了咬牙,这林啸不过才仅仅20吧?哪来这么油滑的回答?! 他不甘心地问“你的意思是说,剧组里没有地位高低?随便谁都可以去任何一个化妆间化妆对吗?” 这就是典型的歪曲是非了,林啸眉头一皱,他要说是,就显得是陈佳林大度,陈到明没有地位,要说不是,就是陈到明耍大牌,陈佳林没办法。 罗力这么一开口,其他记者也立刻跟着放炮了。 “那么陈导一直很和气,是因为投资方太过强势了吗?” “听说这次还有一部实景记录的dv?它在谁的手里?” “很抱歉。”林啸说“我只是个小演员,你们的这些问题,我怎么可能接触得到?这件事情我所知道的已经说了,我马上要赶飞机回公司,公司有急事。” 罗力讪讪地收回了头,也是,对方的身份,柳依依他们都爆了,一个新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内幕,就算牵扯进去,也是语焉不详,不得甚解。 看来,还是要等老戏骨出来再问啊。记者们都有些失望,随意问了几句,终于放过了林啸。

上一篇   第六十章:造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