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幼年的幻想(一)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23章:幼年的幻想(一)

吴雨森和李安走了。 林啸静静地看着冰岛的天空。 纯粹,干净,一颗颗星星仿佛宝石落玉盘,在夜幕中闪耀着。 他心中,从未像现在这样热血沸腾过。 这条路,也许艰难困苦地可怕,但是,却绝对值得一试。 甚至每一步,都会遇到极大的阻力,不成功便成仁。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他脸上忽然淡淡地笑了起来,拍了拍门框“至少,不是完全毫无头绪,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不过,首先,这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我必须有一个真正的,值得国家重视的名声的基础上。”他狠狠握了握拳头“诺兰,就是我的第一个助力点!” “我搏命演出,诺兰大导演,你以为真的仅仅是为了一个忍者大师?”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神秘的笑容“希斯莱杰……你那个后无来者,再没有人敢挑战的角色,我真的很有兴趣……” “嗨!林,你怎么跑了!”一个大嗓门在林啸身后响起,威廉打着酒嗝出现在他身后“诺兰导演让你去patty呢。” “恩,马上。” 林啸整理了一下衣服,来到了聚会的房间。 美国人似乎对聚会有着独特的热情,每天,在有美国人的地方,必定在举行着大大小小的聚会,现在也是一样。 诺兰已经喝得面红耳赤,金发都散乱了,但是,他并没有喝醉,恪守着形同虚设的戒酒令,一杯接一杯地喝着。 “林!你来了!”看到林啸进来,他哈哈大笑“来,快来喝一杯,大功臣,你让这部片子缩短了整整五天以上!噢,你知道华纳的制片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表情吗?哈哈哈,简直是目瞪口呆。” 不知道他清不清楚林啸和华纳的关系,更多的是不清楚,随手就用手中的酒杯给两个人做了一道桥梁。 酒杯的一边,是一位鹰钩鼻子,金黄的头发梳得笔直,就算在patty中都丝毫不乱的男子。 酒杯的这边,是林啸。 “拉瑞.弗兰科。”诺兰瓮声瓮气地介绍。 制片人有多重要?这等于是华纳放在剧组的眼睛,也是剧组资金的统筹人物,甚至可以说,整部片子一亿两千万资金,都出资拉瑞.弗兰科的手。 因此,他的地位在华纳也算得上高层,更因此,他知道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故事。 比如前任董事长在大洋的另一边吃的那个哑巴亏。 诺兰的酒杯举起,他的脸色就青了。 fuck!他心中只想一杯酒泼到诺兰身上去。 林啸和华纳的关系绝对算不上好,现在纯粹是金元的驱动下,这两个对头暂时站到了一起,曾经让华纳吃过憋的艺人,现在竟然在他们投资的剧组过得风生水起,在他眼睛里看起来简直就和飞了一只苍蝇一样腻味! 他压根就不想搭理林啸----整部戏拍摄之间,但绝对不想撕破脸。 诺兰这一杯子,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握手言和吧,怎么看怎么像华纳认了这个闷亏----别人借东风让你董事长下去了,现在他们还得乖乖和对方合作。 不过去吧,等于告诉大家华纳在对方手里吃了个闷亏。 横竖都不是滋味! “这个混蛋!”他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过脸上表现出来的,却是扯动了好几次嘴巴,才露出的干笑“mr.lin,非常高兴认识你。” 他举了举手中的杯子,感觉脸部肌肉都在酸痛,立刻就想回头走掉。 但是,他刚要走,就感觉自己的西装下摆被拉住了。 “噢……拉瑞……你还没和林见过面吧,不喝一杯吗?”诺兰眼睛迷离地说。 “……我现在有点急事,等下回来喝。” “拉瑞,一杯而已,仅仅需要五秒钟。还是说……”诺兰沉下了脸“华纳看不起艺人?” 这帽子可扣得大了,他要敢点头,演员工会恐怕马上要告得他破产。 “……no……”拉瑞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又不动声色地把衣服下摆从诺兰手中抽了出来,艰难无比地举起了手中的杯子,说是笑容,不如更说是在磨牙。 “……林……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他台词都没换,干脆地一饮而尽,立刻转身就走。 眼不见为净! 但是,他没走动。 诺兰的手简直像一块橡皮糖那样,再一次,恰到好处地拖住了他的衣服。 拉瑞深吸了一口气,脑浆都听到了“咕嘟咕嘟”的冒泡声。 “你够了诺兰……”他咬着牙低声喃喃说完,转过身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加和谐。 “导演,我是真的有急事。” 诺兰星星一样的眼睛看了他几秒,才松开了说,两手都举了起来“那么……欢迎你等会儿过来喝一杯。” 鬼才会过来喝一杯! 拉瑞扭头就走。 “来,咱们继续。”诺兰开了一瓶苹果酒,笑着抬了抬下巴“看,汽水,不怕醉。” 他环顾了一圈,叹了口气“贝尔跑了,这里面太吵,咱们出去喝。” “乐意奉陪。”林啸笑道,也随手拿了一瓶杜松子酒。 屋外,随着关上的门,仿佛隔绝了一切声音。“咚”的一声,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 浓香的酒气被关在屋里发酵,而外面星斗倒悬,玉兔西沉,周围的山峰仿佛一排排恶魔的獠牙,夹杂着刺耳的“呜呜”声。 两人沉默地走着,诺兰打开了自己的酒瓶,忽然,他笑了起来。 “哈哈哈……” 开始,他只是小声笑着,后来,则是大笑了起来,笑的前俯后仰,乐不可支。 好半天,他才笑完了,拍了拍林啸的肩膀。 “看到拉瑞的脸色了吗?” “简直就和欠了他十个先令的泼留希金一样。太有意思了。” 林啸也笑了“导演,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连我和华纳的事情也知道了。” 诺兰耸了耸肩“你应该说,就连我都知道了,好莱坞还有多少人不知道?也就华纳本身的普通员工不知道而已。” 他若有深意地说“林,斯蒂夫凯斯,可绝对不是一个和颜悦色的老头,就算有演员工会,你也千万小心一点。” 林啸拔开软木塞,喝了一小口酒,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两人什么都没说,用穿着厚厚衣服的手肘,扒在怪石上,感受着大自然的雄伟壮丽。 “有时候,觉得我能站在这里真的是一场梦。” 沉默了许久,诺兰忽然率先开了口。 没有要说什么,只有想说什么。 两个男人酒后吐真言,说的也许都是和电影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却是自己的肺腑之言。 只是普通的聊天,仅此而已。 “一个很美好的梦。”林啸毫无疑义地看着周围的恶魔獠牙,随意接了一句。 “是啊,一亿两千万的投资,我拍记忆碎片,才多少钱?谁能想到,我今天能站在这里?”诺兰灌了一口酒,笑着说“从小时候,我住在芝加哥,就喜欢拍这些东西,不过那时候,我从没想过自己当导演。” “你呢?” 林啸想了想,苦笑道“我只不过是被艺人光鲜夺目外表迷惑的路人,等自己想离开的时候却发现爱上了它。” “是啊。”诺兰感叹地说“这行业里许多人,并不是抱着真正要做这行来干的,结果混了几年才发现,居然除了拍电影什么都不会。” 林啸会意地笑了起来“导演,很多人都想像你这样‘什么都不会。’不过,他们连这个机会都没有。” “所以,我是幸运的。”诺兰点了点头,笑道“我很珍惜这次机会,本来请你的时候,我想到的是曙光的威慑力,不过现在……你让我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观。” “是不是有种像安迪.沃卓斯基请基努里维斯演黑客帝国的感觉?”林啸打趣“谁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最后发现效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哈哈,林,你还真的不谦虚。”诺兰大笑道“是的,说起来也很巧,黑客帝国的动作指导也是中国人,你也是中国人,也是动作角色。” 说完,他叹了口气“不过,侠影之谜,还是难以比肩黑客帝国,那是一个时代的开端。” 林啸愣了愣,他还第一次听见诺兰推崇一部电影,好奇地问“你也喜欢黑客帝国?” “当然。”诺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经典的名片,引人遐想的地方太多了,结束了,又仿佛没结束。” “更难得的是,他的理念,和我的理念真的有些不谋而合。”说起电影,诺兰立刻进入了状态“比如两个世界的交错,精神和肉体的选择……噢,我在记忆碎片中,其实也引申了这个想法,不过,我觉得它并不完美。” 他看着茫茫天际,喃喃地说“我想拍一部片子,一部超过记忆碎片的片子,一部能够成为经典的交错时间与空间的片子……” “你说,这作为恐怖片怎么样?”他随口问道。 但是,他随口的一说,林啸已经完全提起了精神,酒精瞬间就从脑海里消失无踪! 这样一部片子,诺兰确实拍出来了,那就是10年蜚誉全球的盗梦空间! 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盗梦空间,从99年开始,诺兰就开始了谋划。但是,那时候,这仅仅是一个想法。一个灵感,一个片段。 在诺兰日后的回忆中,盗梦空间的剧本,他用了整整十年去构思!甚至从他十六岁的时候,就有了灵感的雏形! 现在,竟然在一次闲聊中,诺兰提起了自己的灵感! “叮!”就在同时,他的脑海中发出了一声冰冷的轻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