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浮生偷得半日闲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25章:浮生偷得半日闲

“嗡……”飞机稳稳降落在北京机场,墨镜,围巾,帽子,这些必不可少的工具,把林啸打扮成了一个黑衣客,驾轻就熟的他轻而易举地上了回公司的车。 “等等。”就在司机开向破晓的时候,林啸抬起了手“去海天露台。” 海天露台,就是他和秦心住的地方。 司机没有问为什么,径直开了过去。 林啸来到熟悉的房屋前,看到熟悉的门,不禁心里涌起了一丝期待。 “我回来了。”打开门,他故意大喊了一声。 但是,迎接他的不是秦心白兔一样的身影,而是一股呛人的油烟味。 偶尔还夹杂着秦心轻轻的咳嗽声。 “不是吧……”他心里暗自苦笑,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发现里面有两道身影。 一道是秦心,另一道是于莲。 两个女人一脸苦相,看着锅里都快黑的菜,翻又不敢翻,熟又怕没熟,只能这么干巴巴地看着。 “真是灾难……”他叹了口气,故意轻声咳嗽了一下。 两人都吓了一跳,一回头,秦心脸上的表情就定格在了惊讶。 转眼间,她一对忽闪的大眼睛就潮湿了一下,然后变为激动,最后什么都没说,穿着围腰就扑了过来。 林啸把她抱在怀里,搂了好一会儿才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学做饭?也不怕被油熏黑了。” 秦心脑袋在他胸口上拱了拱,半晌才闷闷地说“谁让你做的那么好吃……我妈逼着我做呢……” 林啸捏着他的脸,把她捏成一个胖嘟嘟的鬼脸,取笑道“你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做什么?我帮你做就是。” “吐……吐艳……”秦心口齿不清地说,掰开林啸的手“再说……我本来打算来冰岛看你……带点我做的东西过来,免得别人说我什么都不会,结果……做的难吃死了。” “没事,你做的都好吃。”林啸抓着她的手,翻来覆去地看着“烫到没有?这么好的皮肤要烫红了就不好了。” 秦心连忙摇头“别担心,我很保护自己的。” 林啸被逗笑了,她和于莲,站的离锅八丈远,伸着脖子看菜熟没熟,果然很保护。 哦,对了,还有于莲。 “于小姐,你好啊。”他笑着和于莲打了个招呼“怎么,你也到北京来了?” “噢~~现在才想起有我啊。”于莲故意翻了个白眼,拿捏着腔调说“我还以为我电灯泡得还不够显眼,还需要我继续发光发热。” 她用手指戳了秦心一下,小瑶鼻一哼“见色忘义,我白来陪你了,哼!” “哪有。”秦心心虚地挽着她的胳膊“于莲姐对我最好了。” “哪有妹夫对你好。”于莲继续逗她“看到别人回来,立刻话都不说了,啧啧,陪你这么久就被你这样丢在一边,我简直太伤心了。” “好了,你别逗她了。”林啸笑着说“我给你们做饭,两位大小姐安歇去吧。” “你做饭?”于莲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那我可就却之不恭了。” 林啸清楚地听到了口水的吞咽声。 “出去吧,等我一会儿。” “不,我要留下来学。”秦心固执地说。 “听话,先出去,以后慢慢教你,光学炒菜有什么用,得从切菜洗菜选菜学起。”林啸拎着她的小辫子提溜了出去。 厨房里清净了,他苦笑着看着眼前乌七八糟的厨房,哭笑不得地说“灾难啊……” 锅里勉强能看出是黄瓜和肉,一些贴着标签的瓶子放的到处都是,一看,全是上好的调味料,看样子,这两位大小姐是什么贵什么往里放。 噢,还有一本沾着酱油印记的菜谱。 他脱掉西装,撩起袖子,从锅开始清理。 外面,秦心和于莲看着电视,吃着零食,半晌无语。 “你够了吧!”五分钟后,于莲终于没好气地开口了“看看看,老看着厨房顶什么劲,又看不穿,太久没看过你男人了?晚上有的是时间看!” 秦心的脸刷地红了,收回目光,喃喃地说“哪有……” “对了,什么时候要小孩啊?就算不结婚也可以先养着啊。”于莲的话题跳跃性地弹开了“难道你还怕他养不起?” “小孩?”秦心目光闪了闪,有点憧憬又犹豫地说“太早了吧……” “早?哪里早了?”于莲说起这个,顿时来了劲头,把手里的徐福记往糖果盒一放,笑道“你太单纯了,演艺圈就是一个大染缸,他现在还喜欢你,以后呢?现在他在外国,这么多美女,听说他的经纪人就长得不错,你不担心他们出事?” “不会的。”秦心坚定地说。 “啧啧啧……很多女人开始都说不会,结果呢?功成名就之后嫌弃糟糠之妻的海了去了,好吧,我承认也许发生不到你身上,毕竟秦老爷子在那儿呢。不过,你认为他现在的地位需要秦爷爷的帮忙吗?就算他在外面找一个,你也不知道啊。” 于莲连珠炮的一席话,秦心愣住了,不过还是摇头“我相信他不会的。” “我也相信不会。毕竟你们也好几年的感情了。”于莲笑道“我只是……多一层保险而已……” “有了孩子,至少多个牵挂嘛。”她想了想“他什么意思?” “我们没说过这个话题。”秦心老实地回答“他……恐怕也没想要吧?” “那么你就该主动点啊。”于莲看呆瓜一样看着他“要是朝九晚五的男人,看不看也一样,反正没什么机会。但是他不同啊,机会太多了,他在中国勾勾手指头,恐怕有大把的艺人愿意扑上去,不管男的女的,你还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于莲这一番危言耸听,倒是真把没什么主见的秦心吓到了,她愣了好几秒,才嗫嚅地说“那……那我怎么办?” 于莲狐狸一样笑了起来,红艳艳的嘴唇凑到了秦心雪白的耳珠旁边,低声笑道“这样……” 十秒后,秦心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不,不行的!我从没做过!” “得,少骗我,你们没发生关系那才有鬼。”于莲哼哼了一下,捏了她的腰肉一下,秦心发出一声痒中带羞的单音节词,红着脸说“我,我,我们……我没主动过啊……” “啧,我只是说说而已……这个看机会啊……没孩子总没个牵挂。”于莲笑道“妹妹,我还打算早点看到你们爱的结晶呢。” “讨厌死了你……” 等林啸出来的时候,看到两个人的脸色都不一样了。 于莲和六宫娘娘一样靠在沙发上,一脸娇笑得看着他,而秦心则满脸通红。 “你们说什么了?”他好奇地问。 “没什么。”于莲打了个哈哈,伸长了脖子“好香啊,妹夫果然好手艺。” “饿了吧,先来吃。”林啸也没有追问,招呼着两人。 “来了!” “啊,天啊……好嫩的鸡肉……我以前吃的真的叫鸡肉吗?”“这个油菜菇心,简直是极品……”“这道排骨……是辣炒?不,总之太好吃了……” 饭桌上,于莲话说个不停,但是无非只有一点,好吃。 而秦心则态度古怪,脸一直红着,不说话也不吃。 “怎么?不好吃?”林啸给她夹了块排骨“尝尝,你不是爱吃排骨吗?” “恩。”秦心轻轻咬了咬。 林啸夹什么她吃什么。 “啊……好舒服……好饱……啊,就这样……我上楼去看电视了啊……” 吃完,于莲很不负责任地留了一桌碗筷,相当不淑女地拍着肚子上楼了。 只剩下秦心和林啸坐在桌子上。 林啸觉得气氛很怪,不过有说不出来怪在哪里。 “我吃饱了……”秦心说,嘴巴动了半天,脸红得像个番茄一样,半晌才说“我,我,我头有点晕。” “好,我抱你进房间。” 林啸二话不说把她扶进了房间,正打算去给她倒水,结果居然手被对方拉住了。 秦心绝对不是主动的人,拉着一次手,可说用了很大的勇气。 他惊讶地回头,发现对方整个脸都埋进了被子,做鸵鸟状。 愣了几秒,他就反应过来为什么了。 当然,这种事情,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拒绝,他把西装随意丢到椅子上,扯开被子,从后面抱着秦心笑着说“又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害羞啊。” 秦心还是不说话,林啸的手在对方身体上活动着,两人的身体,对方都很熟悉。 忽然,秦心拉住了他宽大的手。 仿佛下定了决心,又仿佛犹豫了很久,她的手心满是冷汗,竟然拉着他的手放到了她柔软的胸口上。 这次,轮到林啸呆了。 开天辟地头一遭啊,秦心第一次这么主动啊! 但下一秒,该有的欲望就冲了上来。 他咬着秦心的耳朵半天,厮磨了很久,久到两人都有点控制不住了,才说“我去拿套子。” 就在他起身的时候,秦心忽然说“不……不用……” “不用?”林啸惊讶地看着对方“以前不都是你要用吗?” 秦心整个人都蜷了起来,声如蚊呐“这次不想……” 林啸愣了愣,想到了什么,笑了“那就不用吧。” 夜,很长,偶尔能听到压抑不住的喘息。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