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谁是谁的枪?(三)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43章:谁是谁的枪?(三)

清酒先上了上来,装在白色瓷瓶中,林啸拿起来倒了一杯,和西斯碰了一下。 “味道不算大。”西斯皱着眉头珉了一口,这才松了下来“我还以为和你们中国的白酒一样,噢,那简直是酒精!” 林啸失笑,清酒只有18度,算是非常温和的酒类了。 “我准备明天给诺兰导演打电话,让他提前过来。”烤串上来了,装在扇形的漆器中,五颜六色,很是好看。 西斯拿了一串,却并没有吃,喃喃说道。 “今晚不谈工作。”林啸笑着环顾了一圈居酒屋“你看,周围哪个不是西装革履,下班来放松的?到居酒屋谈工作,我不如请你去咖啡厅。” 西施失笑“好好,不谈。林,你应该很久没有来过这些地方了吧?” “是啊。”林啸的目光也有一点恍然“成名之后,很多以前想去的小吃摊都不敢再去了,我记得宣传画皮的时候,去台湾士林夜市,结果我的两个伙伴被当场认出,差点回不了酒店。” “名人也有名人的烦恼啊。”西斯咬了一口烤串,却意外地说“哎,林,味道还不错。经过你的调节,我的嘴现在是越来越刁了,这个烤串还不错。” 两人说着笑着,从黄昏一直喝到了星斗高悬,清酒喝了一瓶又一瓶,到了后来,西斯是彻底暂时放下了这件事。 “谢谢你,林。”结账的时候,西斯打着酒嗝说“起码今晚我能睡个好觉。” 就在这时,忽然,门帘被粗暴地掀开了。 三个人,西装革履的男子,快步走进了北条家,迅速地看了一圈,目光最终定格在了正准备起身的林啸和西斯。 林啸也看到了他们,目光同样闪了一下。 来者不是别人,竟然是长谷川,水上,以及那名方脸男子。 冤家路窄! 所有人都被这个粗暴的举动吸引了目光,全部看着进来的这三个人。 长谷川看着林啸,林啸也看着他。 “呼……”他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三人走到了林啸身边。 “怎么?还觉得艾回的条件不够高?姿态不够硬?”林啸皱了皱眉“今晚我和朋友在喝酒,难道你想我用日语告诉你goout怎么说?” 他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门口“或者,你希望我真正彻底地封杀掉艾回所有艺人?” 出乎意料地,长谷川,水上,和方脸男子,竟然没有一个人答话。 就好像前一天正在交战的两国,这一刻一国发出了挑衅,另一边却鸦雀无声! 忽然,长谷川猛地弯下了身子,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出乎意料地行了一个近乎九十度的大躬! 水上,方脸男子竟然同样地行了一个大礼! 三个男人,齐刷刷地在众目睽睽之下,给林啸和西斯弯下了腰。 “怎么?现在还有什么好说?”林啸心中也愣了愣,但是他仍然平静地说。 “果没那塞!”长谷川的目光只能看到对方的皮鞋,底下的脸在咬牙切齿,红地要滴出血来,声音却无比地温和“希望林君不计前嫌,和艾回重修旧好!” 一礼完毕,抬起头来的时候,三人脸上已经难堪到了地缝里。 那是一种极度扭曲的表情,在全居酒屋的人面前被逼行大礼,卑躬屈膝地求别人重修旧好,还要强颜欢笑,那种耻辱和做作让他们差点发疯。 但是,他们不能不这么做。 “为什么?”林啸淡淡地问,旁边的西斯已经看呆了。 “这个……”长谷川嘴皮动了半天,才用扭曲的表情配合恭敬的语气,低声说“还请两位移步‘皇膳堂。’” “嘘!”听到这句话的酒客,顿时吹了声口哨,声音不高不低地议论起来“皇膳堂啊,那可算是全东京最高档的私人食府之一了吧?这是结了多大的仇啊?” 长谷川差点就没有跳过去直接拍死对面。 但是,他忍住了。 反而挤出了一道他认为更彰显诚意,西斯看来更诡异的笑容。 笑容就像ru沟,挤挤总会有的。 “有位大人,想见您一面。”他的声音都变得惶恐起来“还请林君务必移步。” 他牢牢记得,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多么的震惊。 谁都没想到,一个剧组,竟然引出了一个娱乐圈的龙头! 上原信不明究里地叫来长谷川询问了一遍,当场就指着他的鼻子一顿臭骂,然后立刻用咆哮的声音让他们滚过来请人。 他还记得摔碎在自己身后的那个茶杯,他毫不怀疑自己要迟疑一秒钟,下场会变得和那个茶杯一样。 “这次受害者是剧组,我只是一个艺人。”林啸朝着西斯说“西斯先生,你看呢?” 西斯带着酒意,林啸这句话毫无疑问给他点出了这次事件的真凶,当场冷哼了一声“不去!凭什么去?让交通省的人来训我们一顿,现在请我们吃顿饭?这算是给一棒子塞个枣?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 “林先生,我们走。” “林君!!!”长谷川都快哭了,几乎是带着泪花看着林啸“林君!我相信曙光和艾回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您看……” “曙光有需要艾回的地方吗?”林啸心中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这种情况,绝不会是渡边谦出手了,就算他能做到,但是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这又不是他主演的大片,为此和一个公司撕破脸,动用他大御所的影响力,完全没必要。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曾经阻拦过交通省的那个财阀,再次动手了! 但是,疑点更多了,他至少完全想不通对方为什么会做到这一步?凭什么对诺兰的剧组青眼相加?一个财阀还需要诺兰的帮助? “我再说一次,我只是艺人。”林啸淡淡地说“那位才是副导演。” “导演君!”水上几乎都快下跪了,想到此刻在皇膳堂坐着的那位代表着谁,他的背后冷汗都濡湿了“我们极具诚意地想和剧组解决这次的误会……” “误会?”西斯冷笑“这仅仅是一句误会?” “误会……真的是误会!完全是误会!”方脸男子身上初见林啸的趾高气扬已经完全无影无踪,满脸一种仿佛要哭出来却强颜欢笑的表情“还请移步……请移步……公司特意派出了劳斯莱斯来接两位……是高规格的接待……” “劳斯莱斯啊!”旁边那个先惊叹的酒客画外音再次响起“这得结了多大的仇啊?” 还是刚才那句话。 长谷川只差没当场哭出来。 三天前的高压,对方还没有反弹,结果竟然出来一个江湖老大告诉艾回“这剧组我罩的。” 他们简直哭都找不到地方哭。 调戏也调戏够了,林啸提了提衣领,故作沉痛地看了眼目瞪口呆的店员“我们还没结账呢。” “哦……啊?水上!账,结账!”长谷川只愣了一秒,立刻从悲痛转为狂喜,朝着后面的水上高喊。 水上从未见过的麻利,掏出一张一万日元的放在桌子上“不用找了。” “林君,导演君,请……”三人齐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对不起,这位先生,一共五万四千元……”就在这时,从身后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 水上一张刚刚从红转白的脸,刹那间变得铁青,丢出一把一万面额的日元,咬牙切齿地说“不用找了!” 他已经没法再丢人了! 屋外,一辆崭新的劳斯莱斯停在那里,异常显眼。 “请,两位请。”长谷川精神振奋,亲自为两人打开了门,而他们则钻进了后面一辆普桑。 车徐徐开动了,司机一句话也没说,而林啸和西斯,都收敛了笑容。 “谁?”西斯首先发问了。 林晓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们的态度反差太大了,足以证明来想见我们的人地位超出了他们接受的范围。” 他回忆着说“你看他们的眼神,已经不是对待贵人的人,甚至如果做不到,会有……生命危险!” 他说得相当肯定,西斯吓了一跳,脑海中灵光一闪,失声高呼道“山口组?!” 这是全世界都鼎鼎大名的黑手党,说完这句,他立刻紧张地看了一眼司机。 没有任何异状。 “山口组看上诺兰导演干嘛?”林啸失笑“到底是谁,去了就知道了。” 四十分钟后,车在一栋院落前停了下来。 院子是老式的日式住宅,里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数目,几盏老式石灯泛出柔和的光晕,照映出“皇膳堂”三个陈旧的大字。 “走吧。”两人整理了一下衣着,走上木台,脱掉皮鞋,袜子踩到了柔软的榻榻米上。 “好软。”西斯不禁赞叹。 “这里是纯正的手工榻榻米呢。”长谷川在身后赔笑道“每一块的价格都极为不菲,实际上,在寸土寸金的东京有这样一块地皮,价值本身就已经超过预算。” “你们不上来?”林啸问道。 三人齐齐鞠了一躬,尴尬地说“抱歉,我们只能走到这里。” 一位挑着灯笼,穿着和服的妇女,带着笑容走上来,微微鞠躬,把他们引到了一闪亮着灯光房间。 拉门的门纸上,绘制着大将军德川家康的故事彩绘,而所有的谜底,都在这扇门后面。 那个幕后的人是谁?到底为什么能让艾回转变态度这么快? 林啸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