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亲善(三)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84章:亲善(三)

林啸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张张激动的面孔,一块块用力挥舞的海报,一名名满脸笑容的校方领导…… 海报上,全是他的照片,一个个激动的同学,不分男女,嘴里高喊的都是他的名字,他仿佛进入了大陆的影迷会。 车开到校门口,他不得已下了车。 门口前,已经被校方领导围满,而他出现的一刹那,立刻引起了一阵山崩海啸的欢呼! “林帅!看这里!我们为了你特意做的海报!”“蝙蝠侠帅呆了!我爱你!”“林帅!我要给你生孩子!”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哑然了,然后全部人呆若木鸡的目光,都看向了一位尖叫的女生。 这位女生面容姣好,此刻仍然大张着嘴,激动地举着手,她都没想到她能爆发出这么高亢的音量,而更没想到,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吓到了,全部看向了这位奔放的女汉子。 “额……我……我……”女生顿时红了脸,此刻,全部学生都目瞪口呆,记者则兴奋地转动了摄像头,照相机,刹那间,她受到的关注比林啸还大。 “哈哈……学生们都很热情……这是好事,欢迎林先生!”还是校长久经风雨,带着笑容和冷汗带头鼓掌。 有没有搞错!别人可不是作为学术交流!也不是开影迷会!这次是大陆亲善大使! 车里,两位秘书目瞪口呆。 他们并不是电影迷,完全没有想到,一位随行的艺人,得到的呼声竟然高过蒋副主任! 得民心者得天下,他们强压下震惊,对视了一眼,把这一幕深深记在心底,中国首次艺人外交能达到什么程度,他们不仅是秘书,更是记录者。 而周围的记者,也是异常兴奋。 这里不是主会场,到场的不只有台湾,外国的记者,更有cctv6,台湾各大娱乐杂志,大陆各大媒体龙头的记者团。 刹那之间,白光闪耀。如同群星拱月地射到林啸身上。 “大陆的艺人外交……看样子产生的能量非同凡响……”一位日本富士台的记者调着焦距“这些学生,都是自发从各大学校齐聚台湾艺术大学。” “大陆这一手,玩得好啊……也亏得他们能拿出这么重磅的艺人来……”旁边一位韩国记者也说道。 “你好。”林啸笑着走过去,和刚才发话的人握了握手。 “林先生,久仰久仰。”这位满头白发的男子,白嫩的皮肤上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 这可是亲善大使啊!亲自来台湾艺术学校交流,这不是政绩是什么? 此刻,闪光灯,摄像头齐齐对准了他,他的形象将在海外,全台湾,甚至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大陆出现,一想到这里,他就激动得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 至于是不是借了和他握手的年轻男子的势,管他的?! 他握手握得诚心诚意,随后为林啸介绍道“这位是华冈艺校的校长,苏明山先生。”“这位是台北艺术大学的校长,陈克敌先生。”“这位是台南艺术大学的校长,罗云超先生。” 一个个介绍过去,每一个人都笑容满面地和林啸握手。每一次握手,都谋杀着无数菲林。 “林先生,请随我来,咱们的会场,在多功能演示厅。”他笑眯眯地带着路,引领林啸进入学校。 一行人渐渐看不到了,而学生们则根本平静不下来。 “这群混蛋警察!”一名男生愤怒地说“我还打算照个相!刚拿出来就被没收了!” “是啊!十一郎好不容易来台湾!上次还是大半年前的画皮!照个相都不让!” “你们还发愣?你们就不怕多功能厅没位置了?” 一句话,点醒了所有学生,在保安局的管制下,他们强压着心中的热情,立刻奔涌向多功能厅。 “林先生,请。” 林啸刚踏进多功能厅,立刻发现,前面坐了整整两排人。 侯孝贤,黄文英,张大春……都是一批熟悉的面孔,金马评审见过好几次了。 看到他,每个人都善意地点了点头,没有上来聊天,因为此刻林啸的身边围着中南海保镖以及台湾的特工。 他们都知道,这一次林啸过来,身份完全不同了,也许金马评审在整个中国影视圈都举足轻重,但是现在对方的身份,金马评审算什么?就算黄文英身为影协主席,都必须笑容以对。 “才几年……”侯孝贤感叹着“01年对方凭借蓝宇斩落影帝……现在,却已经代表大陆访台……一个人给我们这么多人演讲……” “老了……”他摇了摇头,极为不甘地叹了口气。 “呵呵,演讲,也得看水平好不好才行。”黄文英不阴不阳地说,她在集结号事件上,被侯孝贤逼宫,不仅对老影协的人不爽,更对拍出集结号的林啸一肚子怨气。 “讲得好,我不吝啬自己的掌声,讲得不好,我勉强鼓鼓掌,我倒要看看明天影视圈对他演讲的评价。” 不到十分钟,上百名学生,带着激动的神情走进了教室。 身为艺术学院的学生,前排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的奋斗目标,更别提即将演讲的人,那简直是他们毕生的追求! “各位台湾影视界的前辈,老师,同学。我是林啸。”林啸上了台,微微笑了笑“今天来这里,是想和各位做一次交流,加深两岸文化的沟通。” “艺术,是没有界限的,它是一种意识形态的美,值得我们去永久追求,而每一名攀登这座高峰的人,不管是导演,还是编剧,都是一名勇士……” 大厅里,两侧通道站满了保镖,而后面几排,如同炮筒般密集的相机,摄影机,死死对准讲台上意气风发,挥洒自如的林啸。 “咦?”刚过三分钟,一名cctv6的记者忽然愣了愣,喃喃说了句“即兴演讲?!” 在场的,都是资深记者,他发现的,所有人都发现了。 “居然是即兴演讲?!他对自己这么有自信?!”一位韩国记者,瞠目结舌地看着林啸“我该说他是勇者无畏还是不知者不惧?” “这种场合,艺人又不是那些玻璃珠一样圆滑的官员……一旦说错一句话,立刻就是万劫不复……他,他竟然是即兴演讲?!”cctv6的记者确定了林啸确实是在即兴演讲之后,冷汗不自觉就冒了出来。 “这得多大的自信……多强的魄力才敢这么做……”一位日本记者第一次认真地看向了林啸“这个艺人……能在世界上略有名气……确实有他的过人之处……不说别的,光是今天弄这一出,日本几位大御所都说不定不敢这么做……” “哼!”台下,黄文英的脸绿了起来“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黄会长,不听林先生讲完,何必这么早下结论?”侯孝贤在旁边淡淡地说。 “那我就听他讲完。”黄文英咬着牙,从牙缝里飘出一句话“要他错了一处,咱们新帐老账一起算。” 侯孝贤轻蔑地摇了摇头,这个女人,能力是有的,资格绝对是老的,可惜,心胸太过狭隘了。 就在这时,林啸话锋一转“我其实,为两岸都带来了一次改革,一次影视的改革!” “大言不惭!”黄文英差点嗤笑了起来“真以为喝了几个月洋墨水就谈改革影视?要那么好改革,我们早改革了。” 其他人也微微皱了皱眉头,电影业的改革,这个词汇太沉重了,沉重到李安,张一谋都不敢谈,他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就敢大谈改革? 侯孝贤两道眉毛拧到了一起,作为台湾最资深的影视人,这个词,他深知不能乱说,尤其是在这种场合。 更关键的是,影视业发展到今天,还有什么可以改革? “浮躁了!”两位秘书顿时头上冒起一层冷汗,心中暗叫一声要糟! 后面的照相机,在这句话出口的时候,疯狂闪耀,敏锐的记者,捕捉到了一种新闻的味道。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欧美开始流行一种短片,大多在地下室,咖啡厅,啤酒屋等地方放映,同样是拍摄,但是剧情却非常短。拍摄工具很简单,人员也非常精简。不过,没有人为它们定位。”林啸的声音响彻整个多功能厅,他知道,下面的话,才是真正的重磅炸弹! 如果在平时甩出来,会有人关注,但绝对不多,不过现在甩出来,三大部第一个就要找他谈话!接着,是全国各大艺术学校的校长,甚至全世界各大影视学校的领导!就连好莱坞三大校都不例外! “毕竟,摄像机,灯光组等专业道具,普通人是借不到的,但是,随后有了dv。我如果没记错,日本号称最经典的恐怖片咒怨,导演清水崇,最开始就是用dv拍完了咒怨,号称日本‘恐怖之母。’” “这些片段,很小,咒怨九十分钟,四个故事,每个故事不到半个小时,如果把他们分开,电影院不会上映,因为时间不够,但是,现在有了这个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