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飞鸟和鱼(一)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10章:飞鸟和鱼(一)

汉江,可谓韩国的母亲河,韩国人民对它的感情,就如同中国人对于长江那样。 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江,横贯两岸,水中轮船来来往往,岸边游人如织。 汉江休息区,是两岸无数休息区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但是这个休息区,对面就是汉城第 一高楼63大厦,不远处就是相当于人民大会堂的韩国会议厅,横跨龙山区和元登蒲区的元晓大桥如同一名巨人一样矗立江中,环顾着整条汉江。 而今天,这个并不著名的休息区将因为这一天而著名,韩国历史上继太极旗飘扬后第二部千万人次观影的巨制,将在这个休息区拉开序幕。 近百名剧组员工,已经将一切工作准备到位,卡车旅馆,化妆组,道具组,灯光组,摄影组……个个小组已经全神贯注,如同一只即将出发的军队,看着最前方的奉俊昊。 在奉俊昊前方,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圆桌,而桌子上,摆着一个卤得金光闪闪的大猪头。 和中国开机仪式不同的是,除了猪头,并没有别的东西。 林啸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身边忽然响起一个稚气的声音“哥哥你是在奇怪为什么只有一个猪头吗?” 他转过身去,就笑了起来,和他说话的,是剧组的“可爱多,”高雅星,在剧中饰演他的女儿,今年才十三岁。 稚气未脱的高雅星,留着一个可爱的蘑菇头,吃着一块糖,忽闪着大眼睛说“那是因为猪头在韩国代表了好运……所以大型剧组开机都会祭拜猪头……哥哥我看不到,可以抱我起来吗?” “好。”林啸笑着把对方抱起来,一边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那是因为雅星妹妹从小就演戏,看多了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们在第一排,同排的还有老牌艺人边熙峰,新晋艺人朴海日,以及默默无言,根本看不出表情的郑多彬。 这五人,一家,祖孙三代,就形成了汉江怪物的主演。 在他们身后,是一些次要演员,和剧组人员站在一起,而在外围,是数百名群演。 奉俊昊郑重其事地对猪头拜了好几次,这才转过头来,拿起了喇叭。 此刻,他身上的所有算计都消失不见,林啸眉毛挑了挑,他第一次看到属于导演的气场出现在了奉俊昊身上,而不再是那个老谋深算的影戏会高层。 “各位。”他高声喊道“大家聚集在这里,为了什么,我不用多说。这是首尔,是韩国的首都!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被全国最顶尖的同行看到!这部片子,我取名叫怪物,不仅要成为汉江怪物,更要成为韩国怪物!成为全亚洲的票房怪物!” 他环视着现场“大家都是这一行顶尖的人物,特效团队不在这里,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他们是制作过指环王!制作过哈利波特!制作过金刚的团队!高手云集,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虽然是过场,但是这种一片天堂一片地狱的感觉,做影视的都知道,顿时,下方传来山崩海啸一般的高呼。 “非常好。这个圣诞,怪物将惊吓所有人的心脏!”奉俊昊满意地环顾了一圈现场,立刻开始马不停蹄地分工“各小组开工,半小时以后报备!现在,立刻开始行动!” 随着他一声令下,整个片场都轰动了起来。 没有记者进来,这次开机是完全隔离的,但是在隔离带之外,一群群记者拼命拍着照。 差不多一公里的地被圈了进来,而几大小组,全部都在这一圈之中忙碌。 “林先生,今天要拍的是第七场,最能拍完。”就在林啸进入化妆室的时候,工作人员拿着本子进来了。 “林先生,如果不嫌麻烦,一边化妆我一边讲戏如何?” 林啸闭上眼,任面前几只手拿着瓶瓶罐罐,轻轻点了点头。 “抱歉,我先说明一下,拍这一场是有原因的,这一场是怪物出现以后全休息区大骚乱,我们一共雇佣了三百名群演,拖一天就是多一天的价钱,所以必须先拍。”副导哈哈道“这一场,是怪物出现,追踪路人,所有休息区行人往外面扩散,不过这相信几次就能做完,麻烦的是……” 他悄悄看了一眼闭上眼的林啸,继续哈哈道“麻烦的是,林先生有个感情长镜。” 林啸闭上眼的眼睛动了动,造型师刚想发作,又咽了下来。 感情长镜头,如果他没记错,他说的肯定是主人公朴康斗拉着女儿躲避怪物时,拉错了人,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怪物卷走的那个大约一分钟的镜头。 所谓长镜头,只是指这一段的长短,往往一部电影要分为一二百场,但是这些场次分割太细,就会造成画面的不连贯性,或者说转换性。长镜头的出现,往往是导演需要一组完全完美,没有任何分割的镜头来表达一件事情,在他记忆中,最著名的,就是日后杜琪峰大事件开场七分钟的长镜头就拿下金马奖。 长镜头,最考验的就是一个演员根本的演技,可以说,林啸值不值得三百二十万美元,这最后剪辑出来的不到一分钟就能看到结果 而林啸更知道,汉江怪物这组长镜头难度绝对是他以往拍过的任何一组长镜头之外! 他不是没拍过,在画皮的时候,他自己都采用过长镜头,但是,汉江怪物这里是默剧! 没有一句台词,没有一点声音,只有纯粹的画面! 最重要的是,这几十秒几乎全部是他的面部特写! 他需要用十成十的功底来表现出朴康斗当时的感情,并且因为没有台词,声音,他的感情如果超出,或者不够,反正就是说不是“刚刚好,”他的名声可就完了。 这可是韩国,韩国人民在政府的引导下,对于中国印象可谓非常差,他挑这个大梁,固然是大势所趋,天地人缺一不可,但是剧组里绝对有非议,说不定边熙峰,朴海日他们就看着他。 他演得不好,没人会服气,说不定下次化妆师都敢落井下石,就你也能拿三百二十万美元? 他心中无声笑了笑,奉俊昊挑这个镜头来做“开门红,”未必没有别的心思在里面。 这个镜头的难度,导演心知肚明,可说演好这个镜头,青龙奖就拿了一半,一旦没演好,剧组肯定有非议,到时候奉俊昊再以导演身份出来力保,林啸还不感恩戴德?就算不,也承了他的人情,在韩国还没有第二条视频网出来的时候,这个人情不值钱?即将到来的影兴会于政府间的对抗,他好意思不出力? “未免想得太好了吧……”他冷笑了一下,不是没看过宋康昊他们的演技,确实高,宋康昊,崔岷植,薛景求,三人都接近一千二百,尤其宋康昊已经突破了一千二百。 可惜,他早几个月前就一千二百冒头了,等着看戏的人,恐怕到时候就笑不出来。 “林先生……您明白了吗?” “了解了。”林啸感到脸上还有刷子在动,并没睁眼,这些大片,他都差不多快背下来了,听不听都一样。 工作人员恭敬地离开了,刚出去,外面一个大约一米七五,一张通红的脸,两道浓眉的男子就瓮声瓮气地问“他怎么说?” “金珉锡副导演……”工作人员吓了一跳,连忙行礼“他什么都没说。” “没说?” “没有。” 金珉锡在临时搭起的板房化妆室外眉头微皱,转了好几圈“没说……没说?” “他是压根不知道这个镜头的难度还是根本不在意?” 工作人员吞了口口水“我看他的样子……好像挺自信的……” “自信个屁!”金珉锡拿出一根烟,摸了几下口袋发现没火,正要开始烦躁,工作人员麻利地递过去一个火机,他深深吸了一口,才吐出了青色的烟圈“他在中国名气是大,但是这里是韩国!我想不通导演凭什么有宋康昊先生不用用他!他值得三百万美元吗?宋先生片酬都没他高!” 他不是核心人员,根本不知道林啸接任汉江怪物中间牵扯到什么事情,那是一件能在三半年后让全韩国都震惊的大事! “我看奉导演也不安心,要不这种镜头真有自信了何必放在第一场,都是一个景,一场一场顺下去就是。” 工作人员不敢开口,安静地听着金珉锡的牢骚。 “行了,你走吧。”金珉锡头疼地挥了挥手“狗崽子的……随便来一个就是三百万美元,当真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三十分钟后,所有人都化妆完毕,来到了汉江边上。 可爱清丽的高雅星,还有穿着休闲装的林啸,以及数百名群演。 金珉锡收起了所有心思,再次给两人讲了讲,特别是林啸,他讲得比高雅星还仔细。 这就是无形中的轻视,也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给一个二十多岁的国际艺人讲戏竟然比十三岁的女孩还详细? 而外围,已经围了不少人。 边熙峰,李泰仁,郑多彬,朴海日,每个人都怀着各种不同的心思站在场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