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恐高(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16章:恐高(二)

两人针锋相对,火药味浓得化都化不开,剧组的其他人噤若寒蝉,低着头话都不敢说。 两个人,无论哪一个都能一言决定他们的生死,根本没他们开口的份。 “很惊讶吧?”克里斯汀娜轻声道“这种事情,在中国肯定看不到。” “在你们国内,哪个投资对导演不是圣徒一样供奉着?就怕导演心情不好,拍出一部大烂片来。但是在韩国,因为中心制度的不同,导致了这一切都有所不一样。”她吐出口香糖,又找了一片草莓味的丢进了嘴“可惜,中国要设立个金酸莓奖,看他们还敢不敢拍烂片?” 林啸沉默地听着,这句话,他听克里斯汀娜说过很多次,但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制片人中心制有什么不同,却是在现在。 “在中国,制片人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管好剧组的钱,导演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给。但是在外国,这一点完全不同,制片人的工作非常繁重,最高权力时间是在片子决定投资的时候。”看着片场中针锋相对的两人,克里斯汀娜继续说“中国之所以制片人不够专业,那是因为中影这个政府机构就是最大的阻碍。” 林啸心中一动,他想到了和李安,吴雨森的冰岛盟约,虽然现在还没开动,不过他估计,这个时间很快了。 “如果要改革中国的影视制度,有什么办法?”他貌似若无其事地问。 “没有办法,中国没有分级制度,没有配额制度,只有‘和谐制度,’要改革,你必须首先在广影部担任要职。或者让广影部不敢轻视你的提议,真真正正当做一件要事来看。”克里斯汀娜仿佛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一语中的“说起来,你倒有一些这个资本,但是,你缺少国际名誉。如果有一座国际奖杯为你坐镇,广影部会更加看重,比如‘中国首任戛纳影帝得主,’‘中国首任金球奖影帝得主’等等。总之,你身上的筹码越多,越能够让他们无法不重视。但最关键的,是你亲善大使的身份一定不要丢掉。” 她接着说了下去“外国的制片人,首先要具备的不是融资能力,而是敏锐的市场捕捉能力。影片的实际利润等于公司会不会支撑下去,有赚才能拍,为什么文艺片少?那是因为文艺片票房都不高,它唯一的反弹期就在于获得奥斯卡大奖之后,会出现票房,dvd,点播,网络直播四大渠道的突然暴增,所以,才有文艺片都为了拿奖这句全球闻名的词语。比如你的蓝宇,票房如何?可谓惨淡吧?但是它却为你带来了人生第一座影帝奖杯,让你的事业,片酬都走向另一个高峰。” “但是,奥斯卡每年只有一部,所以更多公司选择拍商业片。并不是商业片导演就是烂导演,只是他们更明白有了钱才能谈文艺这个意思。而且,商业片打出了名气,再拍文艺片票房也不至于太惨淡。” “所有的这些,都需要制片人来决定,今年大家期待看什么片子,我们这个本子拍不拍,拍了在什么时候上映,决定什么档期,有什么样的对手……噢,说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侠影之谜的制片弗兰科一下,这是个人才,竟然能抢在世界大战前十天上映。真是生死十天啊……世界大战对于那个暑期档的收尾横扫,你应该也看到了……同期对手,可谓死无全尸。” “正因为如此,所以外国制片人才有这么大的权利。”她滔滔不绝地说完,林啸听得非常仔细,这是一个和中国完全不同的制度,对于和上一世已经不同的中国,可以尝试,但是,谁来推动?这等于和广影部要权,对方会不会给?国家会不会点头? 克里斯汀娜对着崔荣培和奉俊昊继续说“现在,制片权利顶峰期已经过去,转入了导演权利的顶峰期,但是制片仍然有他强大的威慑力,通常制片是不会和导演对上的,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因为一个女艺人对上了。” 林啸也感觉有点奇怪,他唯一能猜到的,就是李泰仁可能不知道找了谁的关节,给了崔荣培什么许诺,说动了对方。 “崔先生。”奉俊昊脸色仿佛一潭深水,根本看不清想法“既然您对我选的艺人不满意,那不如连我这个导演都换了,您来导如何?” “呵呵,奉先生,您言重了。”崔荣培微微笑了笑“其实艺人的选择是该你来把关,不过……” 他不着痕迹地对林啸递过去一个目光“对于‘大方向’的把握,您还是应该注意一下。” 奉俊昊的目光闪了闪,他仿佛明白了什么,诡异、地没有再说下去。 “他看你干嘛?”林啸这个方向,正好能看到崔荣培的目光,克里斯汀娜好奇地问。 林啸沉默,过了好几秒才说“他是影兴会的人。而且地位恐怕不在三大导演之下。” 克里斯汀娜吹了个口哨“林,你有点小看影兴会了。” “这个组织,在韩国的影响力绝对超出你的想象。”她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他们可以说是联系最高层和最底层影视圈一条最重要的纽带,领头人全部都是韩国影视界的各中翘楚,要么就是一方大佬,可以说,影兴会明面上的高层和背后的高层就等于韩国的影视圈!” “这其中的灰色利润,是在用政府拨给的巨额扶助金盈利,他们不可能放手,这次韩国的配额风波,就是政府已经无法容忍影兴会对影视圈的操纵,借着美国由头对影兴会下手,却发现影兴会已经成长到了一种一旦动手恐怕要伤筋动骨,影响到韩国影视圈根本的地步。” 林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崔荣培这句话,为他解开了心中的谜团。 昨天,因为他的出色表演,奉俊昊动摇了,他在影兴会的利益和大导演的利益之间飘摇不定,但是显然,影兴会对他并不太放心,剧组中有着影兴会的钉子,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崔荣培,所以,才有了崔荣培今天特意到场,看似刁难郑多彬,实则警告奉俊昊。 奉大导演,橄榄枝不要乱伸,否则,郑多彬就是你的榜样。 敢对一国大导演当众隐晦地警告,影兴会的实力可见一斑。 这一出戏,唱到这里就算完了,不过,还缺少了最关键的一项。 那就是杀鸡儆猴。 郑多彬,无疑是那只鸡。 “郑多彬小姐。”崔荣培抬起自己雪白的指头,轻轻搓了搓,仿佛捏死了一只毫不起眼的蚊子“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剧组的进程,我觉得您并不适合呆在这个剧组。” “什么?!”第一个尖叫起来的,却是李泰仁,他立刻跳起来说道“崔先生,这和我们的约定不符!” 全场肃静,韩国娱乐圈,上下级极为泾渭分明,当红组合,不是影帝影后,天王天后,挨打挨骂绝不鲜见,甚至可说是三五天就有一次,至于郑多彬这种刚冒头,勉强称得上半个一线的艺人,崔荣培压根不在乎。 “请注意你的措辞,李先生。”崔荣培没开口,身边一位目光凌厉的女士就说话了“什么约定?请不要随意给崔先生设陷阱,否则我将以诽谤罪起诉你,如果你不想在首尔最高法院见面的话。崔先生的身份,不是一个sedona娱乐的经理比得上的。” 李泰仁嘴唇颤抖,他万万想不到,竟然是这个结果! 感到了来自林啸的压力,他打通关节,付出好处邀请了崔荣培,毕竟郑多彬正在上升势头,冷藏太久就得不偿失了。他需要对方真正地归顺公司。 “还真是他。”林啸的目光冷了下来,李泰仁去找崔荣培,显然是想让崔荣培给奉俊昊施压,让郑多彬远离林啸。却根本不知道崔荣培真正想敲打的是奉俊昊,正好找不到由头,李泰仁想借虎驱狼,谁知道是与虎谋皮。 林啸的心中已经转过千万次想法。 如果,现在让崔荣培动手,奉俊昊绝对不会出手,反正刚开拍,还有个备用的裴斗娜。但是,这样就等于再一次看着郑多彬死亡。 第一次,他给了对方一根绳索,对方挣扎着等到了这个机会,第二次,对方爬到了他的面前,想伸手拉住他的手,却出现了一把剪刀。 她强颜欢笑的脸,在李泰仁面前强忍的平静,以及那天颤抖着帮林啸褪去衣服的手…… 林啸叹了口气,他有预感,如果这一次放任郑多彬走了,下次见到,恐怕就是她那封著名的遗书。 自己给了她希望,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收回了手,这比直接杀了她更痛苦! 他暗中看了郑多彬一眼,只见对方身子微不可查地颤动了一下,脸都变得雪白。 为了得到这次机会,她已经忍了太久,这几天,每天都仿佛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等到了这次机会,却生生被眼前这个叫做崔荣培的男子打断了。 对方的高高在上,根本不是她能够抗衡的,就算韩国三大影帝影后,都得给对方面子,她算什么? “你干什么!”克里斯汀娜几乎叫了起来,一把拉住林啸的衣服“你疯了?!你要出去?!你想想对方是什么身份?!影兴会在韩国几乎等同于美国的编剧协会加导演协会!这是韩国!这不是中国!你还不是全球通吃的艺人!” “救人。”林啸平静却坚定地说“克里斯汀娜,如果你眼前有一个即将跳水的人,正在做着最后的犹豫,你会怎么样?” “当然是救人!”克里斯汀娜同样坚定“只要是个人,他就会去救!这是人性!如果没有这种人性,那还能叫人吗!” 林啸盯着她的眼睛说“现在,我就是去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