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恐高(四)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18章:恐高(四)

片场中,郑多彬愣愣地看着林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崔荣培竟然就这么走了,竟然就这么放过了她? 而这一切,居然是她曾经“服侍”过的人帮的忙! 她的眼泪,在那张有些圆的可爱脸庞上悄然滑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这条黑暗中的绳子,把她拉动了,她不知道的是,这条绳子的主人,正在把她拉向人生的另一边。 “林先生……”她小巧的鼻子抽了抽,忽然双手捂住了脸,泣不成声。 “谢谢……谢谢你!多彬谢谢你!谢谢……谢谢……” 在她极力压抑的痛苦中,能隐隐约约听到这几个字。 在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她看到了光。 “林先生……”李泰仁也在旁边开口了,只不过,他脸色很诡异,心情也极为复杂。 上次,他可以说没有给林啸面子,但是崔荣培却给了。 他如何不明白,这其中肯定有对方值得崔荣培如此对待的地方! 他不禁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和对方闹翻,否则,现在sedona说不定就要多出一个难缠的对手。 复杂的是,竟然是林啸帮郑多彬解围,也帮了他解围,他觉得不错的身份,在崔荣培眼里也不过如此,反而是他觉得一般的林啸,崔荣培另眼相看。 这一句林先生出口,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整个人就这么呐呐地站在那里。 “好了,过去了。”克里斯汀娜看着掩面痛哭的郑多彬,心软地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圣徒一样说着“郑小姐,你要记住,只要你还在演,就有希望,林先生出道的时候,还不如你呢……” 林啸掏出一叠面巾递了过去,郑多彬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哭化了妆,但实际上,眼泪已经把她清秀的面容冲洗地如同一道道沟壑。 心中的委屈,苦闷,悲愤,随着痛苦完全释放了出来。 她看着面前那叠纸,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异样的感激。 有人说过,攻陷一个女人最好的时候就是在她最脆弱的时候,郑多彬也是如此。 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只有男友可以依靠,但是却被公司发现,被隔离了,现在,递给她面巾的却是林啸。 她接过了面巾,擦干了眼泪,却并没有还给对方,带着不知道什么样的心情,自然而然地揣进了口袋。 因为太自然,谁都没有觉得奇怪,只有克里斯汀娜扫了郑多彬一眼。 “b的丫头,真便宜你了……老娘c都没吃到!” “都忙自己的去!看什么看!还嫌剧组不够乱吗?”金珉锡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开始赶人“各就各位!自己回到自己的位置!雅星呢?海日呢?先排其他人的戏!今天的事情是剧组家事啊!谁要乱嚼舌头,给媒体乱说,别怪我金珉锡手下不留情!快!快!动起来!” 安静的人群这才有了生气,远的,根本没听清这里发生了什么,在听清距离的,则根本不敢说。 百亿投资的制片人,影兴会顶层人物亲自到场发飙,这种事,不是他们该问为什么的。就算金珉锡不提醒,他们也不敢说,一旦被查出来是谁,那么这个娱乐圈真的会吃人。 “好了吗?”林啸笑着看向郑多彬。 郑多彬猛然点头,就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她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生气。 那是一种对未来的向往,对于生活的热情,从林啸第一次看到她,就没在她脸上看见这种东西。 初次见面的虚与委蛇,紧接着呆若木鸡,随后情绪崩溃,直到现在,郑多彬自己都不知道,她本应该在五个月之后死去的人生,在此刻已经发生了转变! “滴!”系统一声轻轻的响声,林啸忽然发现,郑多彬头上那个骷髅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淡淡的轮廓。 “韩国成就:拯救者,达成率:30%。”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成就达成奖励:演技十点,运动三十点,歌艺三十点。” “任务内容:扭转本应死去的郑多彬人生,已完成:30%。” “完成所有任务:奖励躲避危机一次。” “躲避危机?”林啸疑惑地问。 “属于特殊奖励,此项奖励可选择自己或他人获得,躲避一次重大危机。并且宿主一生只能触发一次。” 逆天的奖励!林啸倒抽了一口凉气。 如果他没理解错,那就是如果会死,恐怕人生会扭曲一次,变成不会。 也许一辈子都用不到,也许下一秒就用到,命运这种东西,没人说得准。 总体来说,是一个任何人都不会放弃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可以选择人赐予!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秦心,如果出了什么事,那他后悔都晚了。 “请问,是否继续?” 果然好心有好报,他笑了一下,却坚定地回答“其实,就算没有奖励我也会继续。” 系统的声音却冰冷地传来“宿主选择继续。” 就再没有声音。 从脑海的世界中抽出来,他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郑多彬,有点哭笑不得。 万万没想到,自己无心插柳,居然开启了韩国的成就,而且奖励如此逆天。 看样子,系统对于人的性命,重视程度高过一切。 人命本就应当高于一切。 “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啊。”林啸说道“三天,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秘诀。” “没问题的!”郑多彬开口了,她竟然微微笑了“林先生,相信我!你给了我机会,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我是恐高,非常非常害怕,但是,这三天,我会克服它!我会拍完汉江怪物!不是为了这部百亿的投资,不是为了奉大导演的名头,而是为了你!林先生,为了你给我争取的这个机会!” 她的眼睛里,燃起了火苗,那是属于刚出道艺人特有的锐气。 林啸深深地看着她,认真说道“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做到。” 李泰仁有苦说不出。 现在怎么办? 自己一力阻止林啸和郑多彬见面,防止对方被挖走,现在呢?又是他自己联系了崔荣培,亲自让林啸指点郑多彬。 这算不算挖坑埋自己?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已经没有任何立场去劝阻这件事,就算想说,脸上也觉得火辣辣的,就像当初他扇郑多彬的耳光闪到了他脸上一样。 “时间很紧,不如我们马上开始?”林啸笑道“我和奉导说一下?” “好的!” 林啸和奉俊昊一说,奉俊昊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不是不知道刚才的事情,毕竟他也是参与者,他疑惑的是,三天?能做什么?能让郑多彬在桥下跑步吗? 跑步都不行,能平稳地行走吗? “可以。”他并没有驳林啸的面子,林啸的身份,他比李泰仁清楚太多了“不过,如果到时候郑多彬做不到,我绝对不会出手,崔荣培先生在影兴会的地位更在我之上。” “拍完这部片子,你就可以和他同级了。”林啸笑道。 林啸带着郑多彬,坐着剧组的车,来到了不远处元晓大桥的底下。 李泰仁也想跟上去,却被克里斯汀娜拦住了“李先生,不介意我们两位男女主的经纪人交换一下看法吧?我对韩国的娱乐圈,可是很好奇呢。” “威利女士……我……” “说起来,年初李恩珠小姐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我……” “听说她去年拍片的时候就有自杀的想法,是真的吗?她的墓在哪里呢?我想去祭拜一下。” “我……” “您说祭拜用菊花还是青松好呢?亚洲这边仿佛都是这个习惯吧?” “……她的墓在高阳市自由路清雅公园……” 在桥的一侧,林啸和郑多彬已经走了下来。 “糟了……”郑多彬刚下车,就低声说了一声,同时看了看林啸的脸色。 “怎么了?”林啸并没有特殊的表情。 “我……我有个习惯……”郑多彬仿佛忽然变成了女孩子“我……在高处会吓哭……一吓哭……别人都会给我抱枕那种人偶……我要这样才能止住哭……” 她很难为情,这算是她的小秘密了,却对她曾经要服侍的人说出来,她都感觉非常荒唐。 “没有时间了。”林啸微微皱了皱眉“郑小姐,你只有三天时间,一旦你克服了,你可以不用抱枕。” 他本来完全可以让克里斯汀娜来训练郑多彬,因为现在的郑多彬,有一股活力,有一种为了生而拼的冲劲。 但是,他实在不放心郑多彬在这桥上会不会一头跳下去。 人心,是最难掌握的东西。 “好,好的。”郑多彬咬了咬嘴唇“那么……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直接开始,不用调整心理。等你麻木了,就习惯了。”林啸说,他们的车停在下方的钢筋支助体入口处,可以清晰地看到支撑元晓大桥的钢筋和其中如同天梯的一道道小梯子。 他非常清楚,对于郑多彬来说,这几道小梯子,就像两座悬崖上铺着木板的索桥。 他向郑多彬伸出了手。 “不用害怕,我快结婚了。”他笑着说。 然而,这句话落到郑多彬耳朵里,她却如同被雷劈中,猛地震动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啸。 半晌,她才浮现出了一抹惨笑“是吗?我昨天刚接到李岗熙的电话,告诉我要分手……哦,祝福林先生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听到这句话,心里就像剥开了一个酸橘子,让她满心都是酸楚的味道。 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许她明白为什么会酸,但是她却不敢往那上面想。 对方在她绝望的黑暗中丢过来了一道绳索,又用手死死抓住了她,是她的大恩人。 只是虽然不敢想,不愿想,那股酸味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慢慢地弥漫到了她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