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恐高(五)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19章:恐高(五)

她的心情,就像踩上了一团云,软绵绵,轻飘飘,却绝不是天堂的云,而是雷雨前的黑云。 她都不知道怎么走上桥的,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才回过了神。 郑多彬,你要振作!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拼命不想让自己胡思乱想,这才发现,他们竟然已经走到了大桥下方。 周围,是一根根钢筋构造体,脚下,原本坚实的钢筋混泥土桥面她却觉得如同一块豆腐,而她的耳中,只能听到涛涛汉江水哗哗水声。 她的心脏猛地加速了,那种“咚咚咚”如同擂鼓的声音,把她的耳朵隔成了两个世界,里面是心跳如鼓,外面是哗哗河水,再容不下其它声音。 恐高症反应来了,她非常清楚,这种东西,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即使是最高明的心理学家也说不出来, 到了这里,已经和其他无关,她要做的,是如何在三天内克服掉恐高。 “怎么样?”林啸的声音传来。 郑多彬脸色死白,拍戏中会遇到太多太多无法预料的事情了,比如她现在,她敢摔,敢打,但是一旦走到高处,立刻两腿发软,浑身无力。 脚下滚过的滔滔江水,仿佛每一浪都拍到她的心上,她的双腿一下失去了所有力气,情不自禁地抓紧了身边的人。 “前,前辈……对不起!”她立刻意识到什么,马上松开了她的手。 林啸身上的衣服,对她来说都是天价,她可赔不起。 她提心吊胆地悄悄看了一眼,发现衣服上已经满是抓痕,皱得不成样子,但是,她刚松开手,却身子一软,这次,却是林啸扶住了她。 “这是为了拍戏,你不用介意这么多。”林啸淡淡地说“既然签了约,就得拍完,言出必行,是艺人的基本守则。” 郑多彬咬着牙点了点头,心中涌上一丝温暖,但是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更是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袭上来,让她几欲呕吐。 “我,我能行的……”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颤抖着放开了林啸的胳膊。 “你先在桥上来回走几次,我不会帮你。”林啸说“恐高反应并不是不能克服,我知道一位艺人,她一个月就克服掉了。” 那个艺人,正是裴斗娜,她甚至更惨,到了大桥上才开始恐高,但是在一个月中,硬是咬牙克服掉了。 郑多彬点了点头,不过行动上,却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移动到靠支柱的地方,然后双手巴着柱子,一步一步,每一步不超过三分米的龟速往桥的另一端移动。 她紧张地回头看了看林啸,对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示意她往前走。 郑多彬一寸一寸地往前挪移着,刚走了两步,忽然,桥面上一辆重型车辆压过,一阵轰鸣的呼啸声,顿时让她吓得一声尖叫,随即,整个人都蹲了下来,死死抱着柱子,眼睛都都是泪花。 她下意识地看了林啸一眼,女人在这种时候,第一个想法大多数都是寻求个依靠。 但是她却失望了,因为,一声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妄想。 “站起来。”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腿都还在发颤,她怎么站得起来? “一辆车就怕了?电影你要怎么拍?站起来。”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是刚才那个和颜悦色的前辈吗?还是拍着自己让自己不要怕的那个人吗? “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你就要这么浪费?我没有这么多功夫来陪你,今天上午结束之前,如果你没有进步,以后你走你自己的路,别来找我了。” 林啸说得很平静,重病就得下猛药,而且他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了,他没有义务为了郑多彬做更多,毕竟他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能帮她到这里,只是因为他知道半年后郑多彬必死而已。 但是,这不是成为保姆的理由。 郑多彬挣扎了好几次,想站起来,腿却如同两根面条,根本使不上劲。 “我……我……我站不起来……”她一着急,声音都带上了哽咽,对着林啸抽泣道。 “五分钟。”林啸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五分钟之内起不来,那么再见了,郑小姐。” 郑多彬目瞪口呆地看着林啸,感觉太难以置信了。 一个人怎么会转变得这么快?难道是第二重人格?再怎么说,也要看一下情面吧? “前辈……我……我做不到啊……”她哽咽地说。 林啸看了看表“还有四分钟。” 郑多彬眼睛蒙上了一层泪花,挣扎了几下,根本一丝力气都用不上。 “郑小姐,你从刚才开始就错了。”林啸缓缓地说“你一直在说,我做不到,却从没想过我一定能做到。我当年出道的时候,拿的钱还是打包价五千的人民币,整整一部戏,夏天穿着古代的衣服全身都捂出痱子,没有人说他要走。拍戏你怕,你舍不得,自然有的是人顶上你的位置。” “这个机会,是你好不容易得到的,你忍心就这么放弃?” 郑多彬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那就站起来,走过去。”林啸指着对面说“还有三分钟,你做不到,我不会在你身上浪费时间,这样我还要得罪崔荣培,我没义务为你做到这一步。” 郑多彬的眼泪止住了。 是的,对方什么身份,凭什么要为了她得罪制片?尤其是在她没有这个资格,不值得对方下注的情况下。 “我……我可以的……”她心中暗暗说着,拼命想站起来,这时候,又一辆车开过,她刚想尖叫,却死死咬住了嘴唇。 “不看……不听……我一定能行……”她咬着牙想战起,却仍然举步维艰,刚站起来了一半,立刻软了下去。 “两分钟。” 郑多彬半蹲着,满头冷汗,脸色煞白地往前挪步。 她已经有点头晕眼花了,她也知道,林啸这是为她好,但是变化太大了,她满以为林啸会循循善诱,手把手地扶着她过,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这种大开大合的方式。 整整一分钟,她挪动了不到一米。 “最后一分钟。”林啸微微皱了皱眉“郑小姐,你真让我失望。” 郑多彬已经啜泣了起来,泪珠顺着两旁往下淌,林啸视若无睹。 她极力挣扎着,却像被地缚灵拉住了腿,根本不能移动。 “三十秒。”林啸叹了口气,他可是知道,裴斗娜就是被这样训练出来的,奉俊昊当初让对方五分钟走到桥头,否则就离开剧组,裴斗娜硬是嚎哭着走完了这一节。 裴斗娜能做到,郑多彬如果做不到,那么就让她慢慢和崔荣培说去吧,舍不得对自己狠的艺人,根本不适合混影视圈。 “二十秒。” 林啸冷冷的声音传来“郑小姐,我去通知你的经纪人,让他扶你下去,以后不用私下找我了,以前的话当我没说过,我不想签一个没用的艺人。” 不用找了!这四个字就像一柄重锤一样打在郑多彬的心口。 这场戏拍完,就见不到他了? 她也不知道心中为什么第一个冒起的是这个想法。 在她最黑暗的时候帮了她一把,这个人已经在她心中留下了太重的痕迹,却再也见不到了? “十秒。”林啸说完,已经往桥头走去。 “前辈!等一下!”郑多彬忽然用出全身力气喊了出来。 林啸停下了脚步。 “我……我可以!”她几乎是哭着说道“我可以的!” “我要的是结果,而不是你在这里哭着说可以。”林啸毫无感情地说。 郑多彬死死咬紧嘴唇,都咬成了没有血色的白,忽然,她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林啸愣了愣,他看到对方竟然一步步爬向了对面! 五体投地,脸上全是泪痕,衣服都弄脏了,她却毫不在乎,哪怕爬得并不快,却仍然坚定地前行。 他仿佛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为了一个角色,哪怕再苦再难也会去做,虽然最后往往没有得到。 “这才是艺人该有的拼劲。”他低声肯定道。 他没有再读秒,而是看着郑多彬一步步爬过去,更没有去帮忙。 过了足足十多分钟,郑多彬才爬到了指定的地方,随后,竟然像个小孩子那样,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 嚎啕大哭,心中委屈,不甘心,如同井喷一样爆发了出来。 良药苦口,虽然明知道,她还是止不住心中的想法。 她知道,她超时了。 她不知道,她是为什么而哭,是委屈?是和这个角色失之交臂?或者还是因为以后见不到这个人。 “好了,哭够了就回来。”林啸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郑多彬擦去泪水,她原本圆嘟嘟可爱的脸庞上,已经被泥沙和眼泪弄成了一团花,她低声说道“前辈……” 一句前辈出口,却再也说不下去,她不是走过来的,而是难看地爬过来的,更不是在时限之内完成,无论那一条,都让她忐忑无比。 但是,她仍然朝林啸的地方走了回来。 是走回来的,虽然她两腿发颤,脸色死白,腰也弓着,却再不是爬回来,而是用那两条颤抖的腿一分米一分米地挪了回来。 ¥¥¥¥¥¥¥¥¥ 最近思维有点堵塞,娱乐文写到现在,该用的都用过了,总在考虑新剧情,审美疲劳也出现了~略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