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the host(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43章:the host(二)

一月二十五日。 首尔最大的影院,首尔影院,曾经的汉城影院汉城两个字已经被拆了下来,改为首尔。 此刻,人山人海。 这里,是怪物的首映式主场,现在,怪物整个剧组的重要人士已经在影院里就坐。 首映式,和首映礼不同,首映礼不禁电影重要人士必须到场,更有其他艺人,部门的捧场,并放映一些精彩片花,和观众互动,接受记者采访。但是首映式,是在于电影上映这件事。 大投资的电影一般都会二选一,而本来影兴会准备的是首映礼,现在却换成了首映式。 王的男人给的压力太大,他们怕,怕搞得那么隆重却被中型投资击败,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人真的不多!”宰政等五个人来到影院前,高兴地喊了一声,不管电影好不好看,但是预告片他们很喜欢。 但是,最可恶的是,预告片上并没有那只怪物的身影,只有尾巴,脚趾,看的他们心痒不已。 “五张怪物的电影票,我们有预定的。”走到电影院前,他们兑换了票,进入了影厅。 “人真少啊。”裴宰政走进电影院,看到一半都没有坐满,笑了笑“我就不喜欢人太多,这样的人刚刚好,不挤,随便坐,哪像看王的男人,听说场场都几乎满员,那不得挤死?” “宰政哥,咱们都是电影系的,大家都知道,恐怖片,异形片,本身票房就不容易出彩,历史上最著名的异形,当初也是口碑堆出来的第二月票房,这本来就是小众嘛……爱情才是大众,你等着中午的王的男人,保准又是满座。谁愿意花钱来看怪物呢?” “那也是。” 与此同时,另一个小型影厅中,怪物剧组的重要成员,已经严阵以待。 林啸,郑多彬,边熙峰,朴海日,高雅星,崔荣培,金珉锡,奉俊昊,历历在目,这次,就连崔荣培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谁也想不到,本来年底以为是他们对决“台风,”结果变成了怪物对决王的男人。 不管输赢,王的男人都赢了,它们炒足了眼球。 娱记,影评,拿着手提电脑,笔记本的,都没有开口,甚至有的人向前排投去怜悯的目光。 “真可怜……遇上这种千年不遇的黑马……”一位影评叹着气打开手提,摇着头说“他们赢了还好,输了的话,恐怕……” “谁能想到呢……电影就是这样,台风投资这么大,showbox这次可亏惨了……” 就在这时,忽然,电影后方的门打开了。 并没有人率先进来,而是大约三四十名黑衣墨镜的保镖如同潮水一样涌进了影厅。 “怎么回事?”“黑社会?”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惊惶不定地看着后方的门。 大约过了四五分钟,那些保镖对着联络工具说了句什么,才看到在七八名保镖的簇拥下,一位男子缓缓走进了影厅。 “咣!”大门关上,本来看电影从没有关大门的习惯,而这次,却关上了大门。 几十名保镖训练有素地布满整个片场,尤其是大门处,堵得严严实实。其他的人,有的开始拿出一些奇怪的仪器,在全场走着。 影厅内鸦雀无声。 “谁啊!”奉俊昊皱着眉头,他心头本来就火大,这下就得爆发出来。 他刚站起身来,就感觉被人拉住了。 “你想死吗?”崔荣培冷冷地看着他“你乱叫试试,你看韩国还有没有你这号人!” “崔先生,您是在威胁我吗?”奉俊昊冷笑一声。 崔荣培定定地看着他,忽然放了手“很好,请便。” 奉俊昊冷哼一声,刚要开口,却头上一片冷汗。 他站起来的瞬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七八名保镖,七八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身体! 他额头上的冷汗不要钱地往下淌,嘴巴张了几次,却发不出一个音节来,腿都有点发软。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坐下的,只感觉,他刚才要再动一下,现在绝对是个死人。 “呼……”坐下后,过了好几分钟,灯光照耀下忽然苍白的脸色才有了点血色,咳嗽了一声,挽回面子一般说“这……这是做什么……” 崔荣培嗤笑“卢武铉先生的宝驾您也敢惊动,劝还不听,没被当场击毙算你运气好。” 这句话一说完,周围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半晌,金珉锡才颤声开口“总……总统先生?!青瓦台的总统先生?!” 崔荣培点了点头。 “你认识他?”林啸试探地问。 “见过几次,没有接触。”崔荣培含糊地回答,随即笑道“这种阵仗,除了总统亲临,还能有谁?还真是想不到啊……看样子,这次总统先生也有点坐不住了。” “王的男人在前,却不是由影兴会拍摄的。他在确定对方超过三百万人次之后亲自观影,现在却出现在怪物首映式,这代表什么?” “一旦汉江怪物不尽如人意,迎接的将是整个韩国媒体的攻讦。总统先生亲自签署的削减配额,这是在无形地警告影兴会呢……”他笑着看向脸色苍白的奉俊昊“奉导演,小心哦……如果总统先生觉得不好看,您的大导演梦想恐怕就要从此消失了呢……” “而且……”他环视了一圈全场,笑眯眯地说“据我所知,汉江怪物这一场的上座率非常的不乐观。” 就在这时,“刷”灯光暗了下来,打断了崔荣培的话。 头顶的灯光熄灭,而银幕的灯光却亮了起来。 “mr.金。”一间亮着灯光的实验室出现在银幕上,一位看上去和颜悦色的老者用手在水槽上抹了一把“尘。” 另一边,同样穿着蓝色大褂的韩国男子转过了头来,满脸恭敬。 “我最讨厌尘。”叹气的声音从音效极好的音响系统里传出来,老者摆了摆手“噢,现在不用做。” “你现在,把这些东西倒到水槽里。”老者指着旁边一堆玻璃瓶。 “那是福尔马林?”男子问道。 “no,这是甲醛。”老者微笑着说,将手中的瓶子转了一圈“确切地说,肮脏的甲醛。” “你现在,将它们全部倒进水槽,每一瓶的每一滴。”老者说得非常自然,已经开始净手。 “您……您说什么?”男子的表情有些震愕,同时感觉不可思议。 “现在,now。” “但是……这是有毒的物质……”男子说话有些打结“如果这样做……它们会流入汉江的……规矩是……” “金先生。”老者笑得非常和蔼,此刻却莫名地让银幕前的观众感觉有些不寒而栗“汉江如此宽大,我们的心胸是否也应该向汉江一样宽大?” “总之,这是命令。” 烟雾,在带着防毒面具的男子面前升起。 他做了,他听从命令,把这些东西倒进了水槽。 “他怎么能这样?”一位年轻人不满地低声说“这可是我们的母亲河!” 现场开始有人感到不满,但是更多的记者,娱记,影评,目光首先看向了影厅中央。 中央那个被十几名保镖面容慈祥的老者。 银幕余光照耀下,对方脸上无悲无喜,如同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那样,一片淡然,仿佛任何事情都惹不起他的生气。 尽管只是眼角余光的偷瞄,但是一名保镖仍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咳嗽。 全场肃静,所有人齐齐撤开目光。 “他生气了吗?”一名记者问旁边的影评人,对方胸牌上挂着cine21的字样,这是韩国一个非常有名的影视评论论坛。 “看不清楚,光线太暗,不过……好像没生气。” “涵养可真够好的。”记者嗤笑了一声“这么明显的讽刺美韩关系,我们都看得出来,我就不信堂堂一个总统看不出来。这是明显在讽刺美韩关系!美韩美韩,美在前韩在后,美国就算说话再强势,韩国就算再不愿意做,但仍然要做。而执行这些条令的,就是这位总统大人!” “呵呵,卢武铉大总统恐怕万万没想到,自己来观影,准备在王的男人这个顺风旗帜下给影兴会压力,结果竟然看到一部讽刺影片。” “不一定,也许只是偶然。毕竟看片名,这是一部灾难片,确切说是异形片。” “先看下去。” 周围的人已经轻声讨论了起来,毕竟,总统观影,这种情况可不是次次能遇到,韩国历史上,也只有鱼和王的男人有此殊荣。 画面转到汉江上,两位闲来无事的中年男子正在钓鱼,其中一位,忽然发现了什么,用杯子舀起了一杯水。 “你看,这是什么?” “好多脚……死了吧?是变种吗?” “没有,刚才还在动呢。” 一位男子饶有兴趣地伸出手去碰了碰,却不小心打翻了杯子。 “小心点!这可是我女儿送我的。” “哎……游走了游走了!” 画面再转,倾盆大雨落下。 一位男子站在元晓大桥上,周围的人拼命呼喊着,而一双脱掉的皮鞋,谁都知道这位男子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