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我要拍!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181章:我要拍!

“首先,大学里的正式教授,年薪在十二万左右。”林啸看着资料说“高级教授大约在十五万至十八万之间,不过,我只能给你十二万的年薪。” 他合上资料,诚恳地说“在中国教育界,这是按资排辈的,新人的价码不可能比老人高,我的几个朋友甚至拿的十万不到,我希望你能理解。” 诺兰摆了摆手“还好,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个。哎,如果别的没有什么,那就不用说了,反正我也挂个名而已。” 林啸摇了摇头“诺兰先生,其实我是非常希望你讲课的。” “我开办学校,是为了把更先进的东西播种下去,其他老师来讲课,很可能是墨守成规,而你的不同,你是不同的体系,会带来激烈的碰撞。而只有碰撞,才能擦出火花。” 诺兰想了想,点了点头“也行,不过有一点我必须先说,那就是我讲课的风格很可能和别人不一样。” “没什么,集思广益。” 林啸干脆也不念了,反正其他东西都和合约差不多,念起来他也头痛。 他开始对着屏幕,一边“哒哒哒”地打字一边说“诺兰先生,等会儿一起吃个午饭吧。” “我就在等你这句话!”没想到,诺兰哈哈大笑“林!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看我这一年都瘦了,我就不该让你进蝙蝠侠!” 林啸哭笑不得,苦笑道“也快到中午了,诺兰先生不如在我这里等我一下?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一起去吃饭。” “ok。” 林啸专注地核对剧本,一旦发现任何东西可能用到,立刻记录到计算机上,没几分钟,他就忘记诺兰的存在了。 这剧本太吸引人了,就算是片段地看,也难以不被它吸引住。曹操的奸诈,孙权的果敢,刘备的面慈心辣,通过一名名小兵,一场场战斗侧面勾勒,却无比丰满! 这么好的剧本,让他也提起了120%的精神,每一个细节都仔细核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不觉,他一看,已经十二点了。 “糟糕!”他这才想起,诺兰还在这里等着他呢,对方不好意思开口,现在估计都饿扁了吧。 还不等他说话,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怒喝“快翻页!” 随即,一只大手迅速地把他的手从鼠标上挪开,紧跟着“呼啦”一声,诺兰整个人如同狼一样扑到了屏幕前。 林啸愕然看着诺兰,对方表情非常严肃,甚至眼睛都在冒光,那是财宝猎人看到金山时的目光! 他懂中文?良久,林啸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 三十分钟的时候,管家进来了一次,应该是叫他们吃饭,林啸做了个“嘘”的手势,让他出去了。 诺兰就像一尊石刻的雕像,就这么在电脑前站了下去!椅子在他旁边都没有反应! 四十分钟……一个小时……足足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诺兰才目光涣散地回过头来,看了看林啸,又看了看电脑。 他抬起一只手,指了指林啸,又指了下电脑,脸上的表情林啸都说不出那是什么。 “咳……才写好,准备做做预算。” “才写好?!你说才写好?!你写了多久?!十年对不对?”诺兰声音大得都像要震碎玻璃,抓着林啸的手说“我知道……我就知道……这是你给华纳的回击!这是我们共筑的丰碑!你这是为我们准备的对不对?” 见猎心喜,他是何等眼光,看到这个剧本,还没看多久,立刻明白这能带给他什么。 好剧本对导演,就是毒药,难怪他失态。 “sorry。”林啸收敛了笑容,认真说“诺兰导演,这部戏不能让外国人拍。” “为什么?”诺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啸“为什么我不能拍!” “因为这是中国的历史!”林啸正色说“诺兰导演,东西文化的隔阂,就像我不会妄图阿甘正传那样,这个东西,你拍不了。而且,对于很多剧中的场景,你能体验到,但是拍不出来其中的精髓!” 这句话说完,诺兰呆在了电脑前,林啸本来以为他都要放弃了,没想到,诺兰清了清嗓子,用不算太流利的中文说“其实,我是中国人。” 你够了啊!林啸都快懒得吐糟他了,岔开了话题“诺兰先生,你看这个剧本怎么样?” “噢,林,你岔开话题的技巧真烂。”诺兰撂了撂头发,就像被吹到极致的气球忽然放跑了气,眼角的余光留恋地看着屏幕,淡淡地说“不知道,别问我,不能拍的一概不知道。” 啧,还使小性子,虽然已经领略过一次诺兰奇葩的行为风格,林啸也不禁嘴巴抽了抽。 “那你刚才?”他忍不住刺了对方一句。 “刚才我只是坐太久了,想站站而已。”诺兰口是心非地说。 他不好意思说的是,他也看入迷了。 最初,他只是好奇,看林啸的样子是在做预算之类的,好奇之下瞄了一眼,看到一些宝剑,绳子之类的东西,心中暗想,这应该是部古装片。 不过一层好奇过去,下一层好奇立刻被揭了起来。 林啸现在好莱坞也略有薄名,什么片子需要他亲自做预算? 他就这么往屏幕上看了一眼,这一眼就陷进去了。 以他中文的水平,很多地方看不懂,但就是略过这些看不懂的地方,他都不得不叹服,写出这个剧本来的人是个天才。 林啸的书写速度正好赶上这个老外的观看速度,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默契地看了下去,谁都没感觉到身边还有个人。 直到林啸不翻页了,他却急了,亲自上去翻页,一定要看完这个剧本! “林,我最后问一次,你真的不打算把这部片子给我拍?”就在要出门的时候,诺兰还是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林啸摇了摇头“这一部,只能中国人演,中国人拍。” “哎……”诺兰失意地摇头“是谁说上帝关上了一扇窗户,又会打开另一扇门?我感觉我是住在一间铁屋。” “好了,去吃饭吧!”林啸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吃完饭,诺兰兴致缺缺地告辞了。林啸却坐到了电话前,拨通了秦忠的电话。 “帮我联系日出的名誉教授,我后天会去北京,大家见上一面。” “你写好了?”秦忠的声音有些担心“他们意思很明白……如果剧本不好,他们不会为我们学校挂名的。而且这批老艺术家口味都很刁,不好的不拍,商业化的不拍,有时候我想按着他们的口味拍影视公司还能不能活下去。” “已经写好了,我给他们看过之后,就会上报广影部,他们批准了我们立刻就开始启动这台庞大的机器!” “这么有信心?”秦忠笑了起来“也是,你还没让我们失望过。不如我找人给他们看,你上报广影部?” “不行,这两边的人都是我必须亲自去见的。” 第二天下午,林啸从南京起飞,降落到了北京。 当他踏进破晓的时候,员工们遇到都会自觉地打招呼,甚至有的年轻员工还会露出崇拜的神色。 每个成功的企业都会有一个精神支柱,而林啸,就是破晓的精神支柱! 可以说,破晓每一部大卖的片子,都少不了对方的身影。 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上午,他提前来到了约定地点。 事关他计划中的影视改革,他不得不慎重,尤其面对一批老牌艺术家,他必须表达出尊敬。否则让一群年龄是他两三倍的人等他,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没想到,有人比他到得还早。 高兰春揉着两个钢球,坐在屋里的沙发上,笑盈盈地看着他。 “高老师,你怎么到得这么早?”林啸看了看表,他都提前了一个小时,没想到对方更早。 高兰春笑着点了点头,笑着让他坐下,如同看一个出色的晚辈一样看着他“小林,当初我们合作,是在2000年,转眼,这就过了六年了啊。” “你来迎接我们,恐怕你会不服气,因为来的人没有一个人的片酬能高过你,甚至只有你的十分之一。但是你却必须叫他们老师。” “高老师,我没这样想。”林啸诚恳地说“来的都是中国老辈艺术家,是我国的常青树,尊敬是应该的。” “你能这样想就好。”高兰春点了点头,停下了手中的钢球,伸出手“你先把剧本给我看看,我看看还能不能更精彩一些。” 林啸心中涌起一阵热流。 他明白了,他们请这批老艺人挂名的时候,说的很清楚,剧本不好,他们根本不会演,更别提给日出挂名。 现在别人挂在三大校,为什么要来挂你一个新学校?全中国求着别人挂名的一本二本海了去了。他们的名字还没这么廉价。 高兰春这是怕林啸今天耍大牌,特意比他更早来提醒一下他,而且准备帮他过目一下剧本,生怕林啸的剧本不够好让这批老艺术家批评。 毕竟,林啸是在他的师门之下。 想明白了这些,林啸不禁想起了当初乌兰布通那个草原的夜晚,高兰春同样是在林啸还“毫无价值”的时候,给他认认真真地上了一课。他心中一热,恭敬地从随身包中拿出一叠剧本递了过去。 “请高老师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