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新纪元(二)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229章:新纪元(二)

字幕很快完结。 每个人都坐直了身体,再不敢小觑这部从不被他们看重的中国影视人拍出来的电影。 能完美运用这些技术,这个人无愧天才之名! 大银幕中,出现了一个村庄。 一个非常平常的,中国古代到处都能看到的村庄。茅草盖的屋子,黄土磊的墙壁,门口一条瘦得不像话的狗,连叫的力气都没有,或者说,连跑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死了一样趴在门口,如果不是耳朵动一下,恐怕会让人怀疑它是否还活着。 整个村庄,没有炊烟,更没有门口挂着的粮食,仿佛老人到了晚年,暮气沉沉。 “吴雨森还是宝刀未老啊……”蒂姆伯顿赞许地点了点他梳着大波浪发的巨大头颅“这个村子,透露出的荒凉气息,没有通过人物的直接交流,而是用一条狗来作为视角,这个切入点很棒。” 一个青年在挖着野菜,嘴唇发白,浑身衣服几乎快要衣不遮体,从土里翻出一颗小得不能再小的菜苗,两眼放光,想要吃,放到了嘴边,却硬生生放了下来,视若珍宝地放到了怀里。 他迈着虚弱的步伐,朝一所破的不能再破的茅草屋走去,一只手一直按着放野菜的衣服,生怕它掉出来。 “有些眼熟啊……”摩根弗里曼微微搓着下巴,仔细地看着青年。 青年并没有画太多妆,不过满脸的麻子和披散的头发影响了辨识度,再加上脸上一大块伤疤,他一度认为是林啸,却始终不敢肯定。 “他应该是主角……不过这次的主角还真是……有特色啊……” 青年回到家中,所有人心中都一酸,因为床上还躺着一位已经起不来的老妇,床边坐着一位老翁。 破碗,屋里除了床什么都没有,家徒四壁这个词语完全贴切。 青年拿出了那颗小野菜,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宝贝,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幽幽叹了口气“赤壁……发来的资料上写的很清楚,这是中国历史上一场著名的战役……但是……他要怎么表现……这种战争片,最好是利用旁白交代,直接进入正题,这样不觉得剧情会拖沓吗?噢,虽然这一幕是不错……”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在银幕上响了起来。 老妇人顿时睁大了眼睛,老翁立刻把孩子赶到了床下,还来不及行动,一对长长的人马,打着大大的“曹”字,就疾驰入村。 卡梅隆坐直了身子,他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是……” 抓壮丁,这种做法,战时不管哪里都有!要抓的,肯定是青壮! 青壮,无论是中国外国,都是一个家庭延续下去的苗子。 “爹!不!我不要!你让我出去!他们会打死你的!”青年声嘶力竭地大喊,却被他父亲一把捂住了嘴,满眼潮红地看着他,满是沟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让人心碎的微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 这个微笑,仿佛笑到了现场众人的心坎上,是那么无奈,那么心酸,那么……让人心碎。 老者无声,却把他的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心中。 “你如果不下去,我死给你看……”一个虚弱的声音,拨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弦,那位看起来已经说话都费力的老妪,竟然咳嗽着说出了一句话。 心仿佛被狠狠揪了一下,不少人都发出了无声的叹息。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没有人告诉他们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场景,他们就是知道。 从第一幕,就使战争让人感到厌恶。 青年终究是下去了。而老翁扶着老妪,颤颤巍巍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入眼之处,满目疮痍,遍地狼烟,整个村庄已经十室九空。 “但就是这样,仍然逃不过战争的鞭挞……”一位女影评人长叹了口气,想在本子上写点什么,却什么都写不下来。 没有话语,一排排钢刀,老翁不由分说就被拉走,这是一段默片,没有任何声音,只能看到两人被如狼似虎的军士生生拉开。 当老妪失去依靠,摔倒在地的时候,青年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带走。”这是唯一的声音。 没有任何感情,没有任何怜悯,根本不考虑家中唯一一个青壮走了之后,这一家是否能活下去。 “不要啊!”看起来已经没有四两骨头的老年夫妇,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迎接他的,却是一袋不足一斤的粮食,随意地抛洒出去,撒在门口的地面上。 青年睁大了眼睛,全场的人都睁大了眼睛。 那一撒,撒出的是人心。 “呵……”罗兰;艾默里奇发出了一声似叹似呼的声音,他不知道此刻心中如何形容。 人心,不足一斤。 这种酸楚的感觉,从一个小人物展开,拉动了所有人的心弦。 马走了,剩下哭号在破败茅草屋门口的夫妇,平时视若生命的粮食,此刻被他们踩在脚下,老翁刚追了两步,一支弓箭射在了他的脚下。 “爹!!”随着一声仿佛要划破天际的惨呼,一行人在尘土飞扬中离开了夫妇的视线,天人永隔。 卡梅隆的脸色已经完全郑重了起来。 他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紧了扶手。如他这样水准的导演,从这一幕看出来了太多太多。 “开始……我还以为是史诗巨片……现在发现……这绝对是一部反战片!”他双目中精光暴跳“这个编剧……很有想法啊!从战场上最平凡的角色----士兵开始切入战场,一直在不徐不疾地讲述着一场关于战争的故事,厉害……实在厉害!” “精彩的开场……”乔尔;科恩兄弟相互交换了一下脸色,这个开场,已经给电影定下了一种宗旨,这是其他很多大片都做不到的。 如果他们通晓中国史,那么就知道这一段小故事,变动于诗圣杜甫的石壕吏。 这个故事,读起来心中都感觉发酸,更何况以imax影院这样高渲染的方式,完美的画面来体现。 那种酸涩的感觉,虽然不明白中国古代的战争是如何,但是此刻同样萦绕在在场众人心中,挥之不去。 活下去,如此简单的理念,却被一纸诏书,一斤粮食带走,没有人会记得这一对老夫妇,恐怕军士只会记得丢出了一袋不到一斤的粮食。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背靠在沙发上,他同样擅长于类似的感情剖析,他在回味,回味刚才那个十分钟的场景。但是几次反复对比组织之后,他竟然惊悚地发现,就算是自己来写,都不一定能写出这种水平! 这是一个中国传唱千年的故事,用于开场,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高手……”良久,他睁开了眼睛,喃喃说出了两个字。 剧情在进行着,被叫做二狗的青年,带到了曹军,刮去胡须,整理头发,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武器。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杀死了丢出粮食的军士。 天空中明月高悬,地面上一片血红,那名军士被一刀刀剁下去,而二狗的脸上,没有愤怒,是木然,是如同机械一般的挥刀动作。 这一幕,所有人的鸡皮都起来了! 影帝级的表演! 每一个人心中都浮现出这一个词语,让他们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棋逢对手的激动,甚至汤姆克鲁斯,汤姆汉克斯,汤姆威尔金森,杰克尼克尔森等人,倏然之间就像装了个弹簧一样,猛然弹了起来,眼珠一动不动地看着镜头上的二狗。 “五刀……七刀……九刀……”丹泽尔华盛顿看着挥刀如同剁肉的二狗,从身体深处发出一种难言的寒意,随即,他看到了二狗剁着剁着,两行眼泪就这么木然地从眼眶流出,甚至感到了……恐惧! 这种演出,让他感觉到演技上的恐惧! “好!”“完美无瑕!”“戏中精灵!” 不仅仅是他,杰克尼克尔森,麦克凯恩等人,几乎同时低呼出声! 要知道,这几位都是奥斯卡影帝!这种赞誉,他们全部都会留给自己,如果不是演绎地出类拔萃,他们怎么可能奢侈地给别人?还是一个中国人! “有这么好?”几位影帝激动的声音不算太小,尽管已经刻意压低,还是传到了一些记者耳中。 “嘘……”旁边一位资深影评竖起了手指,皱眉道“不要玷污了完美的演出……” “他砍人……是因为他已经回不去了……踏上了元帅……噢,不,丞相的军队……他父母能活下来吗?都是因为他那一把粮食……”影评人说着说着,自己的声音率先哽咽了起来。 那一刀刀,剁的是人心,斩去的是一段永远回不去的岁月。等到他回去以后,恐怕只有两座孤零零的坟头,和那一座在孤风中哀嚎的的茅草屋。 他掏出纸巾,想擦擦眼角,却放了下来,无声感叹。 “他非常清楚,所以,你看他下刀,越来越慢……因为生命的意义已经失去了……他剁碎了这个人,也剁碎了自己的心……”他低沉地喃喃自语“或许……还有我的心……” 最后一刀,一股血浆喷泉一般喷射了出来,也不知道砍到了哪里,二狗眼睛都没眨,仿佛机器人。 他抬头,看着如同染上了血迹的月亮,看着看着,忽然哭了,随后,笑了,最后,爆发出一声如同濒死野兽的嘶哑嚎叫,震起无数鸦雀。 乔治卢卡斯,喉结从刚才就一直颤动,他紧紧靠在椅子上,此刻,忽然情不自禁问了一句。 “这个艺人,是谁?” 他敢肯定,演员表上绝对没有这个人! 林他看过,蝙蝠侠可谓红透美国,这个人应该……可能不是林。 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