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新纪元(三)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230章:新纪元(三)

之所以悲痛,是因为看到了人变成机器。 当大家还没有从二狗变成机器的悲痛中缓减过来,二狗终于站到了战场上。 他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主人。 曹丞相,鲜衣怒马指点江山,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或许,他只不过是杀的一袋袋粮食。 “这老头有点意思。”同为老演员的摩根弗里曼饶有兴趣地看着曹操“这应该是这部戏中一个重要的角色,身上霸气很足。” 但是,他们很快地笑不出来了。 不管是摩根弗里曼,还是其他艺人,马上领悟到了赤壁演员阵容的强大。 曹军奔袭当阳,途中停下补给之处,正好是一个不小的村落,军士们有说有笑地和全村人笑闹,甚至邀请村长进丞相营畅饮。村长高呼丞相贤明,跪伏于地,当拔营离开时,全村妇孺儿童夹道相送。 曹军离开一里地,刚才摩根弗里曼感兴趣的曹丞相,在风中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村庄的方向,两个冰冷的字眼,让人怀疑这部戏是不是来摧毁人性的。 “屠村。” 鲍郭安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脸色平淡,甚至没有一丝丝的犹豫,仿佛在说吃饭一样简单。 这两个简单的字,让台下所有人都起了一片鸡皮。 寒意,从心底弥漫到肌肤。 这部戏,有了重量,从二狗杀人开始,到现在,已经在他们心中变得沉甸甸。他们想说什么,想表达,想交流,但是发现,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安静地观看。 仿佛一丝话语,都足以摧毁这种血腥中的宁静。 “丞相!”旁边立刻有人上来劝阻。 曹操拉着马,往前走了几步,傲立万军从中,冷然道“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他的手轻轻挥了挥,三缕长须迎风飘扬“鸡犬不留。” 这句话,本不是在这个情况下说出来,但是为了效果,仍然出现了。 死寂。 如果说开始二狗信念被摧毁的时候,那段天人之境的表演可以让人为之折服,那么此刻曹丞相的两个字,枭雄二字毕露无遗。 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东方人拍起真正的战争片来,竟然如此狠辣,如此的……真实! 曹丞相错了吗?没有,对于任何可能泄露行军路线的人,宁杀错勿放过! 但是,他轻飘飘的两个字,换来却是伏血漂橹,刚刚还追着士兵要糖吃的小孩,做梦都想不到,就是他们口中的叔叔亲手用长枪把他们串了起来。 当然,他们打的是“刘”字旗号。 此刻,已经没有一个人抱着“原来这就是秀技术”的心情来看了。 开始的石壕吏,二狗的杀人,现在的吕伯奢,无一不让人感觉心脏隐隐作痛,喉咙里就像堵了个核桃,硌得发痛。 没有拍村庄如何,但是谁都知道,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消失。 “愿主保佑战争中无辜的灵魂……”一位女影评,此刻眼眶已经潮湿,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手不受控制了,在胸口画着十字。 她感觉自己的心变成了一颗洋葱,被人一片片地剥下,碰到了最让人流泪的那一层。 “好片!”罗兰;艾默里奇紧紧盯着银幕,开场已经二十多分钟,如果是剧本有问题,别想在在场的人眼睛底下隐藏破绽,但是现在,通过一首首凄凉的挽歌,他找不出一丝瑕疵! “最难得的是,所有情节都是串起来的。”旁边的人,不知道何时接口了“开始,从二狗开始,他加入曹军,以曹军军士的目光看待着一切……中国有本书叫史记,我觉得……这也是史记……这是辉煌战役下真实的记录史……” “你相信吗,我现在已经开始期待这场大战了……我也不清楚是为什么,或者说我不愿想……我想看看这场战斗之后,还剩下什么……我想看看,这场战斗有多少二狗……噢……当初我看其他名片的时候,也是这个感觉,看到开头,就想一直看下去……” 剧情在推动,很快,到了当阳大战,被曹军追上的百姓,无一不被视为刘备残军,杀戮殆尽! 一条当阳路,十万冤死魂! 没有人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刘军,丞相说有,那就有。 抱着父母的大腿被一起杀死的孩子,哭号着被一枪刺穿的夫妇,根本走不动被军队踩死的老者。 他们都是刘军! “呵……”全场都发出了一阵嘲弄而痛心的感慨。 “这是个英雄……”基努里维斯有点痴狂地看着踏在几乎是尸体铺成道路之上的曹操,云淡风轻,一丝血迹都不曾沾上,只是不知他的手已经变得血红。 “这部电影,我觉得差不多知道为什么索尼会请这么多人了……他是要我们见证一部奥斯卡大电影的诞生……当然,如果后续情节水平不降的话。” 终于,惨烈的血腥气味稍微有点消散了,白马银枪的赵子龙怀抱阿斗,于曹军中七进七出,一杆银枪耍地水泄不通的时候,竟然不少人觉得畅快。 刚才的惨烈,被一杆如同游龙的银枪硬生生破去了七八分。 “这是何人?”大军之中,曹操马鞭指向赵云问道。 “常山赵子龙。” 曹操抬了抬眉毛“生擒。” 摩根弗里曼眼睛都亮了起来。 越看,他越能感觉到曹操饰演者深厚的功底,只言片语之中,王霸之气显露无疑,甚至他有种错觉,就算这人的命令是屠城,他也不会觉得抗拒。 “这是一个有望冲击奥斯卡的艺人。”他在心中下了这个评语,却越来越不安地抓紧了扶手“这部戏,怎么现在出现的每个人演技都这么可怕?是我们太小看中国电影了?开始我只是觉得有意思,现在这个丞相……我只能说就算我来演也不过如此!” 但是,接下来,他们已经无暇发表感慨。 第一次!全世界第一次!他们是第一批!第一批领略到3d超大场面的震撼! 一支支利箭,一把把刀枪,仿佛下一秒就能刺到自己身上,而赵子龙英姿勃发的身影,为他们留下了太多印象。 银枪如龙,白马如雪,身影好似云中燕,灵动而迅猛,无情而潇洒,洪精宝为这部片子特意设计的心血之作,此刻再次显示了出来。 “咚!”当一支箭被赵云一枪挡下时,那种下一秒就要射进自己脑髓的紧迫感,让在场的人身子全部不由自主地后倾! 就在他们想回复的时候,赵云一枪对准大银幕刺来,终于,有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啊”的惊呼。 那一枪,仿佛要荡平整个影院,让人感觉在这一枪下毫无生机! “嘘……”威尔史密斯摸了摸额头的冷汗,取下3d眼镜揉了揉眼睛“我的天,我不能再这么看下去了,天知道他会不会把我脑袋扫掉!” “这一枪,我就知道了他怎么才能杀出重围!” 当阳大战,以张飞如同天神下凡一般,金锁阵前一声大喝,一矛刺断大桥结束。 不能用大喝,这样会让观众感觉不真实,抽离了观众的代入感。 斯皮尔伯格悄悄抬起手腕来看了看夜光手表。 四十分钟! 他抬起头,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他看到了卡梅隆投过来的目光。 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要说的话。 这么长的时间,如果还不能够评判一部片子的好坏,那他们不配做世界电影潮流的引路人,而两人的目光都流露了一个意思。 这是一部经典! 起码现在是这样。 四十分钟,如同疾风骤雨,根本没有给人停歇的时间,直到现在,才有影评人稍微有一些舒缓,在自己微型手提上开始打字。 而就算这样,他们也是心不在焉,打两个字记录下必要记住的信息,立刻抬头看大银幕,生怕错过什么经典镜头。 “真的太难以想象……中国电影竟然和世界无缝接轨……我本来以为,第一个是张……”他按捺住心中激动的新潮喃喃自语。 同时,他也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激动。 “大导演,兴奋了吗?”好不容易到了舒缓的情节,英姿煞爽的孙尚香出场,各人终于忍不住开始了交谈。 他们需要交流,战争的残酷好像一把石磨缓缓碾磨着他们的心,而恢弘大气的3d,十万火箭,刚才那天外飞仙般的一枪,无不让这批全世界最顶尖的影视人每一个细胞都激动得无以复加! 到了他们这种地位,追求的就是变革!求新,求变! 斯皮尔伯格点点头,有点尴尬地说“我没想到,这部片子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想……每一个3d镜头都用到了刀刃上,并没有因为炫技术而用技术。最关键的是……” 他看向大银幕,凝重地说“它通过画面讲故事,并没有像张一样通过台词讲故事,就算不明白中国历史,我们看这部片子也能完全理会。中西交流一直是东方电影难以打入西方的重要元素,而我们竟然不知不觉,全神贯注,不愿错过一个细节看了四十分钟!这部片子竟然还是好莱坞一贯认为晦涩难懂的中国片!” “我刚才回想了很多,这部戏为什么让我们如此投入看了四十分钟?我们都如此,那么影迷呢?中国的影迷呢?这是他们的历史,恐怕会百分之两百地投入。剧本的创作者是个天才,而吴雨森好像超水平发挥了,剖析人心和热血沸腾的大场面把握得相当好,二狗和曹操,刘备的饰演者演技几乎无可挑剔!起码这部片子,他不再是‘鸽子吴’了。” “我兴奋的……是遇到了一个可怕的对手……”他敲着扶手,轻轻地说“我有预感,这部戏,恐怕会成为奥斯卡的黑马!” “噢,不。”他笑着矫正了“上映之后,就是热门。” 旁边的人愣了,他没想到斯皮尔伯格评价如此之高。 他如此,那些影评则看着空无一物的打字版悔青了肠子。 一个字没打,还不是一个人,几乎全部都是这样! 这要他们回去怎么交差?!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曹军再一次路过二狗那个小村庄时,二狗申请了回家。 迎接他的,是一座塌了半边的茅草屋,他疯了一样在四周寻找,什么都没有。 最后,他找到了曾经那个装粮食的袋子,袋子捆得很紧,里面粮食一粒未动。 他记得,当时粮食是天女散花一样散开,甚至可以想象,这些粮食是怎样一粒一粒被捡回来。 他抱着袋子嚎啕大哭,没有青壮的老人家,在这种十里无人烟的地方,怎么活得下去。 曹丞相八十万大军雄踞赤壁之上,大军之后,却是一片狼藉。 哭声撕心裂肺,甚至嗓子都哑了,在苍茫的黄土地上慢慢飘飞。 他垒起了两座坟,坟里分别放了一粒粮食,那个袋子,被他挂在了身上。 “我要用他……”卡梅隆忽然平静而坚定地开口了“这样的演技……这样的艺人……埋没在中国太可惜了……” “如果说第一次还是碰巧,那么这一次又是什么?连续两次碰巧?”他苦笑着自言自语“影帝的苗子啊……” 一位记者,感觉眼睛有点发痛,正当他准备掩饰性地擦擦眼睛的时候,却听到了旁边一声声低低的啜泣声。 他惊讶地转头,却发现身边一位女影评者已经泣不成声,只是用手死命捂着嘴,不至于声音太大。 他递过去一张手巾,女记者说了声sorry,轻轻擦了起来。 “你知道吗……这个孩子……在战场上……在杀人的时候都没哭过一次……就算面对着杀疯了整个长坂坡的赵云的时候都是这样……现在……他才是个人……哪怕这个人只存活于这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