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黑色狂欢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第九十九章:黑色狂欢

“廊桥遗梦”里,沈照玉已经把三个盒子打开。 “第一个盒子,是耳钉。第二个,是项链,第三个,是手链。”他解释道“这三种,我的建议是,耳钉可以和手链组成一组照片,项链单独,一共两组,每组三张。” “看来你早有想法了啊?”李冬田笑着说。 “那是当然!我在知道这个案子的时候就开始构思,哪次不是我和王墨池在比?”沈照玉得意地翘了翘下巴“这一次,一定要把他比过去!” “而当我知道我负责的人是林啸的时候,我全盘推翻了我的构思。赵青雅不可能走黑色狂欢的路线,她那么心高气傲,绝对不会用一个新人的造型和他比。那么,她肯定是采用彩妆。” 陈漫兴奋地拍了下手“所以,我们就用完全是另一种风格的黑白照来对抗?沈大哥,你这艺术总监厉害啊!比我们这些时尚圈的人还刁!” 沈照玉很是受用,笑着说“不光这样,我还有一点要求,陈漫你一定要做到。” “照片要尽量拍成旧照片的效果,这样可以凸显黑白对比。” “妙!”这下,连陈楚威都喊高招了。 “如果不是黑色狂欢的出现,我也想不到这一节。”沈照玉摆了摆手,正要示意大家准备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沈总,我能不能说一下我的看法?”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发现说话的居然是林啸。 他是个新人,在这里的哪一个牌不比他大?都选择性地遗忘了他。在其他人看来,新人规规矩矩地接受造型就好了,多什么事。 “你……”沈照玉正要说什么,林啸马上接口了“黑色狂欢是我先画出来的,如果沈总打算采用,我有一些自己的体会,想让沈总指导一下。” 几个人的目光都复杂了起来,这才想起,他确实是新人。但是却是一个凭借黑色狂欢为时尚界带来一场真正狂欢的新人! 现在决定用这个妆,他确实有资格这么说! “林啸。”陈漫忽然笑了“我有话直说,在这个房间里,张蔓玉说过类似的话,别的明星也说过,不过听一个新人理直气壮地说出来,我还是第一次。” 林啸也笑了,问道“难道不好吗?” “verygood!”陈漫竖起了大拇指“有种,这是你带来的风潮,你如果没有资格提议,我们更没有资格!” “是的,林啸,现在我们不是前辈和后辈的关系,而是同行的交流。”李冬田也开口说道。 林啸丝毫不拒绝,他刚才确实是有了一个新想法,而且,这组照片,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必须获得这个代言。 就算对手是赵青雅也一样。 “是这样,我想,为了衬托,能不能把首饰做出一些闪光。不需要完全的黑白风格,反而是‘类黑白,’黑白中其实有其他的颜色。” 这里的都是识货人,这句话刚说完,他们就知道这是个好点子。 “不错。这样反衬更为强烈,色彩对比也更强。”身为摄影师的陈漫第一个表示了赞成“我同意。” “摄影师同意了,我们没有不同意的理由。”沈照玉心情更加畅快,他完全没想到本来是“花瓶”的林啸竟然真的提出了好点子。 他笑着看了一眼对方说“既然这样,那就脱吧。” “啊?”cami愣了,林啸也愣了,愣了愣问“脱?我?” “难道你以为是你的经纪人?”看着他发愣的样子,陈漫笑了起来。 “何兰云没告诉你要半裸?”沈照玉疑惑地问,看着两人一脸不知情的样子,终于放弃了那点希望“肯定是这姑娘忘记了!” “这……这……”cami第一次觉得有种无力感,这事情太乌龙了。自己公司的艺人忘记通知自己,还偏偏是这种大事! 加价?看了一眼这么豪华的化妆间,她说不出口,而且,这事情说到底理不在华夏这边。 她征询地看了一眼林啸,却发现对方笑了起来。 “cami姐是担心我肌肉不够好?”他笑着说“放心,我天天有去健身房。” 他不可能放弃这次机会。 “不过。”他转过头来问道“沈总能告诉我照片要怎么拍吗?为什么要脱?” “你不问我也会说的。”几个人对林啸这种“为艺术献身”的做法很是“感动”,解释道“项链那一组,不仅要裸上半身,而且还要淋上水,抹一点点油。结合你刚才的想法,经过处理,会让水和钻都发出光芒来,造成一种全身钻石的感觉。” “如果你有练过最好,要是没有肌肉,就不用脱了。”沈照玉很奸诈地说“不过我听小云说,你和另外一个人天天都去健身房。我才有了这个构思。” 这个死老头子!cami心中暗骂了一声,就听到林啸平静地说“没问题。先拍那一组?” “先拍这一组吧,小伙子,让我们先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钱’。”陈漫笑着说“看帅哥脱衣服,算是演艺圈最美的差事了。” 陈楚威和李冬田苦笑不已。 在林啸上衣脱下来的那一刻,陈漫就尖叫了起来“天啊!太有料了!大姐,你们公司都是这么调教新人的吗?下次多推荐几个新人来化妆?” cami也吃了一惊,林啸进健身房是最近一个月的事情吧?怎么会一块是一块的? 她不知道,重生回来那一刻,他就深深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很多戏都有武戏的成分,没一个好身体根本吃不住。不过那时候没有钱,虽然现在也不多。就只好在宿舍天天做“三百。” “好!非常好!这组照片,我更有信心了!”最高兴的是沈照玉,他没想到林啸看起来不壮,身上肌肉却相当不错。不像健美运动员那样狂暴,更有一种运动的力感。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项链,就像捧着自己的孩子“它叫‘红娘’,一定会唤醒这组照片的灵魂。” “别急!沈总!”李冬田招了招手,旁边的助手立刻会意地拿出了工具箱,一把小巧的剪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上“第一步还是交给我们来吧,免得弄坏了你的‘红娘’。” 陈楚威也默不作声地招呼助手拿出了工具盒。 他们眼中,都冒着跃跃欲试的光。 “赶快!赶快你们!”陈漫急不可耐“千万要小心,不要弄坏了艺术品!” 林啸自己都不清楚是在说他还是说项链。 “哦,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拍出来了!这绝对是能列入本年度十佳的人物照片!我有预感!”陈漫闭起眼睛,无数美轮美奂的画面在她眼前划过。 房间里,忽然变得寂静。李冬田的手如同蝴蝶一样上下翻飞,在林啸本来就很短的头发上做着造型。 “竟然我光头才长出来的头发也能做出造型?”林啸好奇地看着李冬田的手。 他发现还是低估了造型师的想象力。 但是,他很快闭上了眼睛,陈楚威已经在给他化妆做着最基本的工作,只等李冬田一结束就开始。 工作如同流水一般,有条不紊地操作着。几名大师都是第一次配合,但是高手之间有一种特定的默契,就如同林啸和高兰春的对戏。 他们是在对戏,而这些人是在对艺。 无言的工作,无言的比试。每一个人都力求尽善尽美。 十点半……十一点…… 十一点半的时候,他的造型终于完毕。 凌乱的头发,立体的面部,肤色特意加暗了一些,眉毛有修过……几乎都是一些小地方的改动,但是整个人焕发出来的气势,却和以前那个林啸完全不同。 “我果然是个帅哥。”这是林啸在所有造型做完之后第一句话。 “嗯,如果李浩不在我们公司,你就是公司最帅的了。”cami拍了下他的肩膀,也很惊讶他的变化“太神奇了,竟然能让一个人如同脱胎换骨一样。” “艺术就是这样,化腐朽为神奇。”陈楚威淡淡地说“何况,我们是吃手的饭。” 这是他说过最长的一句话,不过从他眼睛的目光,谁都看得出他对这次的作品异常满意。 林啸在镜子前照了好几次,三面镜,落地镜,如果这时候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人,说不一定一眼看去还认不出他来。 “如果我能有机会,一定要再请三位老师合作一次。除了惊艳我想不出别的形容词。”半晌,他才叹服地说,果然一行就吃一行的饭,换做他,这种妆可能能想得出来,但是要画出来是不可能的。 陈楚威和李冬田都笑了笑,并没往心里去。 “行了,等拍完再臭美。”cami连忙招呼“化妆只是第一步,最难的在摄影这里。往往一个眼神都要调半个小时。” “林啸,我知道你现在非常有魅力。但是,到了镜头前,你必须完全听从我的话,明白了吗?”陈漫也严肃地说。 “ok。” 在房间的另一侧,被一排古色古香屏风挡住的,就是摄影间。 这几乎是一场身体和精神的“折磨。”陈漫对镜头的要求出奇的严格,就算项链低了一丝,她都要求放到最正确的地方。 一点……两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而“铜雀台”和“廊桥遗梦”里的两个人,也接近完工。